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三章:前世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029 2019-04-15 22:15:01

  穿戴好衣服,丫鬟正要往她头上戴着金玉钗,却被她抬手拦下。

  “不用了,就戴那根碧玉钗吧。”早上那是做给旁人看,如今却可以由着自己性子来了,这根碧玉钗,是他第一次送给自己的生辰礼物,也是从那个时候,她对他动了心,从此一发而不可收拾。

  如今再次戴上它,不过是想到有些事情,从什么时候开始,便从什么时候结束,这一段感情,终究还是得落到这无疾而终的下场。

  丫鬟不敢质疑她的决定,若是当初,在萧玉儿还没进府前,她还可以随意散漫,放肆而行,可自从萧玉儿进府之后,这整个秋安院中的下人都被她塑造了一遍,稍有小心思的丫鬟小厮皆被发卖了出去,作风严苛到无人敢造次生事。

  就连二房三房跟相爷那边,对上夫人雷厉风行的作风都要先掂量一番再敢惹她们秋安院的人。

  说来,这也是她唯一佩服夫人的地方,如果不是夫人的功劳,她们秋安院的人连同二公子,都要被旁人欺负死了,只是,夫人到底还是一个女子,一个女子如此厉害,总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

  “好了没有?”跟前传来一声不耐的话,丫鬟赶紧屏息贯神,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投放到手中的动作上。

  片刻后...

  “夫人,好了。”敬畏地退向一旁。

  “嗯。”没有过多地打量自己在镜中的妆容,萧玉儿起身便往门外走去,丫鬟赶紧去提夜间照明的灯笼跟在她的身边领路。

  “夫人小心些,这边有台阶。”行至一处地方,丫鬟细声地提醒道。

  “好。”

  女子的声音比起往日竟带了一丝温柔在里面,丫鬟心下有些震惊,忍不住抬头看了一眼,却见萧玉儿还是一脸肃冷的表情,便唯诺地低下头去,应该是自己太紧张所以听错了。

  她们夫人向来有母老虎之称,又怎会做些与她作风完全不符合的事情,温柔什么的,应该是不可能的吧?

  相府二公子住的地方,不管是院落还是阁楼,皆是以秋字开头,秋风,秋月,秋安,秋水,她住的是秋月阁,沈黎安住的是秋风阁,秋风秋月,本该是寓意极好的名字,但奈何秋风瑟瑟,秋月凉凉,也就注定了,这两间阁楼的主人近在咫尺,却远在天边的距离感。

  “夫人,到了。”因为秋风阁与秋月阁的距离不算太远,所以未走多久,萧玉人便看到了昏黄夜色中三层阁楼下悬挂的那块秋风楼的牌匾。

  抬头看,上面几个大字还是沈黎安年少时自己提笔题上去的,虽然她未见当时场景,但单看这字迹,飘若浮云,矫若惊龙甚至整字一笔而下,有如神仙般纵逸,却也有着不可忽略的磅礴气势,想来年少时他也是曾有过远大抱负理想之人。

  只是世事难料...

  “夫人?”耳边传来丫鬟再次响起的声音,带着几分疑惑。

  不再多想,挥了挥手,让她退下,便走入了阁楼之中。

  淡淡的檀木香充斥在身边,镂空的雕花玉台中射出斑斑点点细碎的烛光,房间当中放着一张花梨大理石,上面摆着各色菜肴,正冒着热气。

  萧玉儿一踏入房间之中,便被坐在饭桌后面的男子察觉,放下手中的竹简,抬起头来,目光定定地看着她的方向,绚然一笑,声音温柔的仿佛前些日子斥她无理取闹的人并不是她。

  “来了?”

  他向来如此,哪怕俩人之间有再大的冷战,过不了几日,他便会如此妥协地叫她过来,仿佛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

  若她刻意提起,也会想法子将话题绕过去,以前,她还会觉得他很温柔体贴,可时间久了,她这才明白过来,所谓的妥协,不是代表着信任,只是不愿与她在一件事情上多费唇舌罢了。

  用他的一句话来说,玉儿,我们本是夫妻,是要携手共度一生的,无谓的争吵其实并没有什么必要,我不想让你生气,更不想影响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相敬如宾不好吗?

  相敬如宾不好吗?

  呵。

  相敬如宾当然不好!

  她要的是与所爱之人共度一生的白头偕老,谁稀罕你的相敬如宾!

  罢了,多想无益,他的心思向来难猜,她猜了那么多年,也不想再猜了,爱与不爱也不想再去纠结那么多了,所幸,她这一生,也快要过去了,至于他,不管他将来另娶她人也好,对别的女子温柔也好,她都不想再在乎了。

  有的时候,对一个人绝望,不仅仅是一件事情上的决定,而是日积月累的失望而叠加起来的,失望多了,也就不再奢望了。

  “嗯。”咽去嘴里那股血腥的味道,踱步上前,正待在他旁边坐下,想了想,还是寻了离他最远的那个位置落座,如今想要离开了,竟是连接近也是不愿了。

  见他嘴角笑意有瞬间的凝滞,她知他向来敏感,而且以他的聪明,即便眼盲,也能凭着耳朵与直觉感知到她的情绪,若是以前,她还会稍稍刻意掩饰一下自身的情绪,可今日,她却是累的什么也不想顾忌了。

  “乏了?”耳边再次传来一句,似是关心。

  她抬头看他,目光凝视着他那双没有丝毫波澜起伏的眼睛半响,嘴角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轻轻地点了点头,像是在回应他,又像是在对自己说着。

  “嗯,乏了。”她淡淡地笑着,眼底的光芒叫人看不清情绪。

  心脏之处又开始钝痛起来。

  这股子毒素蔓延的太快,即便她吃了那么多解毒丸,也只是起到暂缓的作用,本想再陪他用一次晚膳,可她此刻的情况实在不容乐观。

  咬了咬嘴唇,强行克制住体内逐渐蔓延开来的疼痛,那下毒之人当真是怨毒了她,也不知她到那里寻来这如此折磨人的毒药,若是还有时日,她还真想跟她好好讨教一番,她虽医术高明,可在毒术上也是小有研究,若不是她将这毒药下在沈黎安送她的碧玉钗上,恐怕她也没那么容易得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