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四章:前世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619 2019-04-16 23:32:01

  想起头上的碧玉钗,她这才想起,竟忘了将上面的毒药抹去,不过这碧玉钗中的毒想来下了已久,以至于若要除去,也只能落得个钗毁玉碎的下场,她这个人吧,比较念旧,反正都没多少时日里,就是再受上一些伤害又有何妨。

  “黎安。”她轻轻地唤着,却发现对面男子在听了她的话后身形一顿,似是不甚理解。

  也是,除了刚嫁入相府时的温声细语,时隔七年的温柔,定是让他有所惊诧了,不过无妨。

  “玉儿,你可是有什么事?你若是...”

  看着他皱眉的动作,和他脸上担忧的神色,萧玉儿柔柔一笑,若是此刻还有第三人在此,或者沈黎安能够看见的话,那他一定会察觉到对面女子身上的不对劲,只可惜,这整个房间之内只有她们二人所在,而沈黎安...看不见。

  “你先听我说。”下意识地摇了摇头,音色中带着几分疲倦。

  虽然话语被打断,可沈黎安却依然好脾性地没有丝毫怒意,抿了抿嘴角,点头道:“你说。”

  从袖中掏出那封早已写好的信,眸光闪烁地看着上面墨迹已干的两个字,仿佛有什么东西,划破记忆的时空,带着千帆过尽的沉寂,如大浪淘沙般细细地铺垫在她的眼底,脑海中,那些过往的曾经在此刻汇成一幅幅画面让她心情百感交集,连身体上的那份疼痛,也顾不上去计较。

  “玉儿?”

  “嗯?”神色有些茫然的抬起头来,眼角那滴泪珠触不及防地滚落下来,划过脸庞,带着一丝滚烫的温度。

  她悄然拭去,尽量用冷静的口吻对他说道:“这些天,我已经寻到了将你眼睛治好的法子,所有的疗程我都写在这封信上,里面还附有一张神医葛先生的名帖,你若是有空,便让信任之人去将葛老请过来为你医治,他对医术向来执着,只要你答应他将你眼疾治好之后将这治疗眼疾的方子赠予他,想来他也不会拒绝...”

  她的声音越发温柔,仿佛回到了初见时那般,少女轻轻地扯着他的衣袖,让他留下来,清糯的嗓音仿佛含了糖果一般的酥软人心,甜如浸蜜,又带了丝丝的害羞,撩人心弦,动人心扉。

  因为眼盲的缘故,他听觉向来比常人更为敏锐,所以自然听出了她声音中毫不掩饰的疲倦,细听之下,语气中好像还含了几分解脱,这是前所未有过的事情,让他向来沉着冷静的心态泛起了丝丝涟漪。

  “那你呢?”下意识地出口打断她的话,五指紧紧地抓着手下的扶手,语气中有着连他自己也未曾察觉的紧张。

  “我?”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问,萧玉儿看着他清俊温润的面庞,视线停落在他那双沉寂的眼眸之上,突然有点心疼。

  “我啊,最近有点累,想休息一下,反正有葛神医在,想来我的用处也不大,就不凑上去了。”抬手揉了揉有些疼痛的太阳穴,她徐徐说着,垂着眸叫人看不清眼底的情绪。

  “可...”

  “好了,我乏了,就先回去了,不用送了。”起身,走近他的身边,将手中的信塞入他的手中,转身便欲离开。

  右手手腕却突然被抓住,温热的触感有那么一瞬间让她感到了一丝温暖。

  “你的手怎么这么凉?”感受到手下的冰冷,沈黎安再次皱起了眉头,抬头目光没有丝毫焦距地看着她有可能会对过来的视线方向。

  此话一出,萧玉人立马将手抽了回来,有些敷衍地回道:“想来最近天气较冷,比较畏寒罢了。”

  “记得多穿些衣裳。”他抿了抿唇,温声叮嘱道。

  “好。”她回的有点心不在焉。

  “...昨日库房新进了些上好的狐毛,你让丫鬟拿去给你做件披风,出门披上,就不冷了。”

  “好。”他总是这样体贴,却不知这种温柔对她而言却是最致命的毒药。

  “既然想要好好休息,这些日子就别去药庐了,让丫鬟给你做点好吃的补补。”

  “好。”药方已经研制出来,药庐也没必要存在了。

  “如今采薇走了,你身边难免少人服侍,若是需要,便叫管事再帮你寻几个机灵的丫鬟送去秋月阁,你看如何?”

  “好。”丫鬟再多,贴心的总归只有那一个。

  “...既如此,那要不今日便宿在秋风阁吧?”

  “好...嗯?”突然察觉到不对,扭过头看向身后的男子,不知何时,他已经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此刻正站在她的身后。

  她的目光略略只看到他脖颈的位置,往往,她只有仰头才能注视到他的存在,可现在,她已经懒得再去仰望,所以也并没有看到,男子眉宇间,那一闪而过,可能连他自己也不自知的期待。

  “不了,我已经习惯宿在秋月阁了。”明明应该是酸涩的话语,在她口中却没有丝毫多余的感触。

  当初因为他身边的那个丫鬟一气之下搬到秋月阁去住,后来将药庐搁置在了那边,久而久之,俩人自然而然的也就分地而居了,而对于这件事,他除了说上一句无妨,你喜欢便好,便再无下文。

  心脏又是一阵紧缩,疼的她额间已经冒出冷汗,有一种想要剧烈咳嗽的冲动,不再理会身后之人,她抬步就往门口走去,快要走出去的那一刻,她听到他迟来的一句话。

  “玉儿,秋月阁虽好,但也要记得回来,好吗?”

  温润的嗓音带着几分低沉,就像是在哄一个离家出走的小孩,包容着她的一切任性小脾气。

  门槛处已经抬起的脚悬空了片刻,还是毫不犹豫地迈了出去。

  回来吗?

  不了。

  待到耳边已经听不到那清浅的脚步声,沈黎安这才迈步去将房门关上,落下锁杠,转身的一瞬间,浑身的气场变得凌厉起来,朝着空中某个地方看了一眼,一个黑影立马出现在他的面前。

  单膝跪地,语气虽冷漠,却极其恭敬。

  “主子。”

  犹豫了片刻,沈黎安将手中的信封递了出去,刚才还温和的嗓音,此刻却变得极为冷清。

  “念。”

  行至一处湖心亭,萧玉人接过丫鬟手中的照明之物,抬步往湖心亭走去。

  “夫人,夜深了。”丫鬟看了看天色,觉得实在不宜久留,鼓了好大一股勇气,才说出这句话。

  没有往日里冷言的斥责,只有一声平淡的嗯声。

  “我知道了,你们先回去吧,我想自己一个人待上一会儿。”话毕,已经寻了一处凳子坐了下来。

  丫鬟不敢再多言,可让她们离开,却是万万不能的,只好隔着老远的距离,在那守着。

  过了一会儿,另一个丫鬟拿来一件披风送过去,湖边毕竟风大,更别提晚上,虽然夫人平日里声严令色,但也未曾亏待过她们这些下人半分,所以一个个照顾起来也算是尽心尽力。

  “谢谢。”靠着桌面发呆,迷糊中有人给自己披上了一件披风,下意识地便感激地回了这么一句,回头却对上了丫鬟一脸不可思议的眼神,神色怔松片刻,并未多言,只是挥了挥手,让她下去。

  小丫头肯定吓坏了,毕竟今天的自己与往日比起来反常太多。

  摇头不知所谓地笑了笑,指尖笼了笼身上的披风,脸色突然一白,颤抖着肩膀用披风做掩护,掏出绢帕捂住嘴巴,将头侧向湖心亭的那一边,殷红的鲜血浸透洁白的绢帕,从指缝中潺流而下,衬的她的手指越发的白皙。

  好累啊,好想睡。

  眼皮犯困地耷拉了一下。

  今天的月亮好像被乌云遮住了啊,真可惜,看不到了。

  嗯,就睡一会吧,睡一会就好,这些年来,她真的太累了。

  双眼缓缓地合上,弥留的最后之际,似乎听到远处有人在焦急呼唤她的声音,好多,好多,她已经分辨不清是谁在叫她了。

  放在桌沿边上的手,终究还是无力地垂了下来。

  月亮终于冒出了一个头,柔和的光芒静静地罩在她的身上,将她苍白的脸颊,还有嘴角那一丝殷红的鲜血都照的万分清晰,只是靠在桌上小憩的人儿却再也无法睁开眼睛看看这盼望已久的月光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