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六章:没安好心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181 2019-04-18 23:20:29

  “借花献佛。”萧玉儿笑眯眯地帮她说了这么一句。

  “啊对对对,就是借花献佛,还没安好心,咦,小姐,你今天怎么不骂我了?平常奴婢这么说何姨娘她们你都会反驳奴婢的啊。”把心里的那些憋屈全部发泄出来后,采薇这才发现,今天的小姐好像有点不对劲。

  然后,她就看见自家小姐耷拉下去的眼帘,透着几许哀伤的痛意。

  “采薇,你知道吗?前些日子我之所以感染风寒,并非是天气原因,而是因为中午的时候我跟萧杏儿在池边玩耍,她‘一不小心’绊了我一脚,让我栽倒在池中。“

  “后来她将我拉回岸上的时候哭的满脸泪痕的跟我道歉,让我不要告诉任何人,不然她就要受罚了,我心软,便答应下来,跟着她偷偷换了衣裳,便回来了,可发着高烧躺在床上的那几日,我越想越不对劲,当时我们之间明明离的那么远,她又是怎么到我身后的?又为何要故意将我引向池边,如今想想,当时的自己真是太蠢了,明明是那般拙劣的伎俩,我却还是因为她那点眼泪所迷惑,没有选择去深究。”说着,双手便忍不住地握成拳,眼中的痛意极其明显。

  前世嫁入相府后,怀孕艰难,大夫说,这其中有不少原因是因为掉入池塘这件事引起的,那萧杏儿其心歹毒,把自己从池塘里拉出来之后,不赶快拉着自己去换衣服,而是跟自己哭诉个半天,以至于她顶着一身湿漉漉的衣服站在秋风中瑟瑟发抖了良久,又怎么会不生病?

  虽然她后来学了医术之后自个渐渐调理好了身子,但因为后来发生了许多事,便没有心思再去怀上身孕,若是她重生在池边那一刻,即便依旧还要掉下池塘,她也要拉上她一起掉下去。

  萧杏儿,有一句话叫做,不是不报,时候未到,老天爷既然给了我二次生命,我相信,它一定是想让我好好报仇,将你们这对母女,一道送入地狱!

  还有娘亲的死,当初娘亲虽然被何姨娘母女的事情打击到,从此郁郁寡欢,甚至一度想跟父亲和离,但也决计未到投湖自尽的地步。

  前世她查了许久,可因为时间相隔甚远,所以一切‘痕迹’早已被抹去,可如今她重活一世,前世未曾查清的真相,这一世她必然继续,若是让她查出娘亲的死跟何氏母女有关,她萧玉儿,一定会让她们活得生不如死。

  “小姐,何氏母女实在是太过分了!难怪当时小姐你回来的时候换了一身衣裳,你说是因为吃东西不小心弄脏了,所以换了,奴婢竟然还真就信了你没有多想,都怪奴婢蠢笨,不过小姐现在想明白了就好,这何氏母女是真的不是个东西,她们如此对付小姐,肯定是想把夫人留下的那点嫁妆吞掉,不行,小姐,我们可不能那么便宜那对母女,只是老爷不在,府里又是何氏当家,这下可怎生的好。”抓了抓头发,采薇急的跟烧锅上的蚂蚁一样,就差跳了起来。

  萧玉儿扯了她的衣袖,安抚出声道:“别急。”

  采薇一对上自家小姐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睛,立马就冷静了下来,恍然道:“对对对,不能急,不能自乱阵,阵...”

  “自乱阵脚。”

  “对对,不能自乱阵脚,小姐真聪明。”采薇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呀,让你平时跟我上学堂的时候不认真听课,就知道坐在角落里打瞌睡,这下知道成语的重要性了?”无奈扶额,将梳妆台上的一盒口脂拿起来端详片刻,打开嗅上一嗅,又放了回去。

  “小姐,你说得对,以后小姐上课的时候,奴婢就坐在角落里好好听,这成语说到一半又说不出的感觉真是太憋屈了,骂人都不爽了。”

  “.....”关注点怎么这么不对劲呢?

  “罢了,随你,多读点书总是好的,对了,我们刚才说到何姨娘,你平日不是最喜欢听八卦的吗?那我考考你,这何姨娘的身世,你可知道?”摇了摇头,抬头笑的一脸轻松地岔开话题,并将梳妆台上另一盒还未拆封的口脂递给她,“送你了。”

  “谢谢小姐。”采薇欢喜地接过,又想起先前萧玉儿问的话来,立马自信昂昂地回道:

  “小姐,这何姨娘的身世虽说不是人尽皆知的地步,但也不是无迹可寻,奴婢听她身边的丫鬟说过,这何姨娘本是前任巡抚的女儿,因为春游的时候遇上了山崩,一家四口就只留下了何姨娘一个人侥幸活了下来,都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何姨娘家里那一群七大姑八大姨都跟何姨娘一个德行,把她家那点家产分的干干净净后对于何姨娘这个累赘更是嗤之以鼻,何姨娘走投无路了这才求到老爷门下。”

  “这么说,何姨娘在娘家是半点亲戚也靠不上了?”左手拿着一根发带,右手拿着一根玉钗,萧玉儿想了想,还是将发带递给了身后正在给她打理头发的采薇。

  “那倒也不是这么说,以何姨娘如今在将军府的地位,巴结她的人多的数不胜数,不过大多也只是利益往来,奴婢听说何姨娘那个娘家舅舅,是个老手赌徒,经常赌输了就向何姨娘借钱,当然,是有借无还的那种。”

  “哦?是吗?”萧玉儿眯了眯眼,眸中划过一道冷光,继续问道:“我记得,府中中馈出入都是要记账的,没有特定的需求都是不能乱动的,何姨娘当初嫁过来的时候可是什么嫁妆也没带,她哪来那么多钱接济她那个舅舅呢?”

  采薇愣了愣神,立马反应过来,咬牙切齿道:“可恶的何氏,定是又拿了夫人的嫁妆去倒贴娘家,真是见过脸皮厚的,没见过如此不要脸的!”

  萧玉儿右手搭在面前的梳妆台上,食指和中指轻敲,带起咚咚的轻响声,声音若有似无的带了一丝威严。

  “别急,你先去收拾东西,吩咐好小厮准备马车干粮,我们去洛阳看望一下外祖父,前些日子生病的时候外祖父差人来看望过,那管事嬷嬷说外祖父近来身子也不太好,我们去探望一下。”

  “诶?诶!小姐,我们不是在说何氏吗?怎么扯到洛阳去了?”

  “.....”请恕她收回那句外憨内秀的话,这丫头,她都提醒的这么明白了,算了,反正她在自己身边还会待上很久,平日里多多教导一下便是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