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八章:毒经残卷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279 2019-04-21 15:57:41

  “您好,我想请问一下,你们这里,最近有没有新进一些别的医书,除了这个楼层里面的。”

  容山书店不仅卖书,还收书,只要是他们认为有价值的书籍,都会买下来,然后经过一些改良批注,放在书店里面卖,萧玉儿之所以会特意问上这么一句,是因为她记得,上一世这个时候,容山书店的确收了一批不错的医书。

  其中有一残卷,是一名曾经很有名的毒圣所撰写下来的小传,虽说记录比较零散,但却也有着很大的价值,之所以被当成医书被容山书店误收,关键是因为这名毒圣是个性子古怪之人,他所追求的毒术向来是一半医人一半害人,若不收集整张卷轴,光凭这一半的残卷,是很难看出这是一部毒经卷轴的。

  而她之所以知道这些,也只是上一世习得医术之后,偶然闻得这么一件趣事,说是有一个不识货之人将此残卷买去,当做医书用,一开始还好,可到了后期,那些被治好的病人纷纷出现了不良的反应状况。

  那人虽说是个大夫,却着实没有见过这种情况,一直到被他医好的五人都相继死去,他本人也被下了大狱,秋后问斩,而做为将此残卷卖出去的容山书店,也被皇帝下令封掉了好一阵子,这件事情才慢慢沉淀下来。

  之所以没有直接封掉呢,也曾有过猜测,能在京城这种地方开这么大一个书店,背后没有点后台是绝对不可能的,至于后台是谁,与她无关,她也不想去查探。

  她只要那残卷就好了。

  算算日子,现在应该还没有卖出。

  “这位姑娘虽然看起来眼生,对小店的规矩倒是懂得许多,您说的没错,就在前日,我们书店新进了一批医书,不过还没有经过后期改良,所以还没有拿出来卖,姑娘要不先看看别的,我们这里其它的医书也很好看的。”

  老人一副精神抖擞的模样,笑起来的样子就像一尊弥勒佛,慈和祥容,不过萧玉儿还是很果断地拒绝了。

  她摇着头,极其认真道:“不瞒老先生,以往我都是托人来买书的,这层楼里面喜欢看的书,我大多看过,所以...”

  这话着实不假,上一世她可是把容山书店里每一本医术都细细琢磨过的,若让她回忆,她还能记起好几本书籍当时所在的地方在哪里。

  后面的话自然不用再说,对方也已经心知肚明,不过老人倒是有些诧异,这小姑娘看起来年岁不大,却这么喜欢看医书,莫不是还是个小神医?

  当然,这也只是一个玩笑似的想法,毕竟看人家姑娘这一身装扮,也不像是贫穷人家,无需学来什么技艺来混口饭吃,大概是真的喜欢吧,既然如此,送上门来的银子不赚白不赚。

  “如若小姐不嫌弃那些书籍并未重新包装过,老朽这就去将之拿出去供小姐挑选。”

  “无碍,有劳老先生了。”对待老者,无论那人的身份地位,萧玉儿都一视同仁的恭敬。

  老人眼里闪过一丝欣赏,举止大方又有礼,不知是哪家的姑娘。

  “不敢不敢,那这边,就烦请小姐先帮老朽照看着了。”因为书店许多书童都去别的分店送书去了,所以一时之间他也找不到看守之人,面前少女眼神清澈如水,没有丝毫的浑浊,老人很是信任地说出了这句话。

  萧玉儿点了点头,便代替老者守在了书柜前,目不斜视,对于柜上的账本更是连一眼都懒得去看。

  老者走到一半回过头来瞥了一眼,满意地在心里点了点头,继续离开。

  待了一会儿,萧玉儿突然听到楼上有脚步声渐渐落下来,睫毛动了动,没去理睬,只是在心里算着,那老先生还有多久才能回来。

  “小姐,我回来了。”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时,楼下也传来脚步声,采薇快步踩着楼梯的声音隔着老远便传入到萧玉儿耳中。

  揉了揉有些抽搐的眉眼,正想着改日要教教她这不可在书店这种安静之地喧哗的道理,便听一声呼痛和嘭通声,该是有人摔倒了,萧玉儿竖耳听了听,一个较为年轻的男声正在斥骂着那人不小心。

  萧玉儿原本柔和的眼神立马转暖为冷,因为她听出了那摔倒之人的声音是采薇。

  耳边那叱骂声越来越过分,萧玉儿嘴角抿直成一条线,当下便挪开脚步,快速推开三楼那扇门,顺着一小段走廊到了楼梯口那边。

  一眼望去,正好看见采薇一屁股坐在地面上,眼眶红红地看着站在她面前还在怒骂的少年,那少年身上也穿着奴仆的衣服,倒是他身后通往四楼的楼梯上露出来的那一小段衣摆和长靴,虽然视线被挡住了一半,但萧玉儿还是可以看出那人身上的衣着和那双紫玉云根靴的价值不菲。

  只是她还来不及多想采薇是冲撞了哪家的贵公子,便听到那小厮模样的奴仆开始骂采薇是故意为之不要脸之类的云云,心下顿时恼怒,不管是哪家的贵公子,任由下人如此放肆骂人,想来也不是个好的。

  “我道是何人在这书店之中如此大声喧哗,好生无理,原来是你啊,还真是巧了,你撞到的姑娘正是我的丫鬟,敢问,我的丫鬟是做了什么,让你如此得理不饶人地骂个半天。”

  信步走来,萧玉儿视线落到那人身上,眸底那一闪即逝的冷光让对面的少年下意识地闭了嘴。

  采薇听见这声音,原本还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顿时就有些控制不住地掉下来,在萧玉儿的搀扶下起身,双手委屈的抹着脸上的泪痕,别提多伤心道:“小姐,是他先撞的奴婢的,虽然奴婢也有责任,可奴婢也已经道歉了。”

  那委屈无助的小模样看得萧玉儿别提有多心疼了。

  “好了,别哭,小姐在这,谁也不能欺负了你去。”抬手擦了擦采薇脸上那跟不要钱似的流的贼欢的眼泪,萧玉儿眉头紧皱,视线直直地瞪向了那边站着的少年。

  视线上下打量他一番,眼看着对方都有些不自在起来,这才收了视线,极其轻蔑地嗤笑一声道:“既然都已经道歉了,你也未曾怎样,摔倒的反而是我这丫鬟,何必如此咄咄逼人下去,若是让人看了去,还指不定说你家主人教导无方,教出你这般无礼无德无言无行的奴才来。“

  声音顿了顿,她又眯了眼说道:”若是往大了去说,免不得叫人猜想,这下人如此,主人是不是也是这样,小肚鸡肠,得理不饶人,半点君子风范也无,比女孩子还矫情。”

  “你....”

  “小风,够了。”那人气的一张脸通红,正欲反驳,却被一道呵斥声所拦住。

  有脚步声从四楼转角处传来,渐行渐近,萧玉儿终于能够完全看到那人的模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