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十二章:委屈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373 2019-04-25 22:56:47

  一身粉色的长裙,上配一件素淡的白纱衣,头发只用几朵珠花簪住,别在两端,垂下一半的发丝则自然地披于身后,垂至腰际之处,面容精致,眉眼很像她娘,只是外面晚风乍起,穿这一身稍显单薄。

  魏铮皱了一双剑眉,眼尾处的皱纹挤在硬朗的五官上,显得整张脸更是变得有些刻板起来,采薇看了一眼,便低着头不敢再瞧了。

  站在他身边的管家见此,心里暗暗无奈,却也只能上前试图将气氛活跃起来。

  “小小姐,你来了,快坐,这些菜可都是老爷亲自吩咐厨子让他们一早就开始做的呢,瞧瞧,合不合你的口味,要是不喜欢没关系,厨房还有备选菜肴,你要是喜欢吃点什么,我这就让他们去做。”

  萧玉儿低头看了一眼桌面上摆满几乎摆满一桌子的菜,什锦豆腐,酸辣鱼片,翡翠芹香虾饺,糖醋排骨...这是要把她喂成猪的节奏啊。

  嘴角不动声色地抽了抽,她有些无奈地笑了笑,“魏伯伯,不用了,这些菜都是我平常最喜欢吃的。”除了一些特定的菜肴她不吃以外,其他的食物她都是不挑的。

  “小小姐喜欢就好。”魏和笑了笑,恭敬地退到一边。

  “坐下用膳吧。”上头传来魏铮肃然的声音,萧玉儿看过去,见老人家已经拿起筷子一本正经地打算开始用膳,便点了点头,寻了个较近的位置坐下。

  旁边传来一道略微诧异的视线,虽很快便收了回去,但还是被一直关注着的萧玉儿给发现了,以往,在这种饭桌上,她都是选择离外祖父最远的一个位置坐下,惧怕他的威严。

  “祖父,吃菜。”见他一直只吃着米饭,神色中像是在沉思些什么似的,萧玉儿见着空隙便夹了一筷子菜在老人的碗里,引得众人皆用一种惊诧的眼神望着她。

  心底有些微微苦涩的味道,她越发认知到自己的不孝。

  魏铮一直知道,他这个外孙女有些畏惧于他,魏和也跟他说过,孩子都比较喜欢慈祥的长辈,可他性格如此,再长着一张如此严苛的脸,也实在没办法和善的起来。

  再加上他年轻时的那些个传闻,虽说半真半假,但孩子年纪小,会被吓到也难免,时间久了,他也就不强求了,即便是对她好也只是在背地里,只是今日,玉儿竟然破天荒的自己要求来魏府小住几日,也不躲避他,眼神间的惧怕之色也荡然无存,甚至还贴心地给他夹菜,说不感动是假的,但事出反常必有妖,难不成是玉儿在萧府被欺负了?

  “祖父,你在想什么呢?”软糯娇甜的声音唤回了自己的思绪,魏铮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正歪头盯着他满脸单纯无辜的少女,将心底那些怀疑都暂且先压了下去,时机不对,还是等用完晚膳之后再找她单独谈上一谈吧。

  “无碍,吃饭。”抬头的那一刹那,声音不自觉地温和了许多,像是怕惊吓到好不容易肯靠近他的少女,举止间有些不自知的小心翼翼在里头。

  萧玉儿看着眼前的老人视线逗留在一道菜上,时不时地偷偷瞥向她,神色间有些踌躇不决,像是在思考着可不可以夹菜给她。

  她的心脏顿时就是一揪,侧头冲他露出一脸甜美的笑容,软嫩的声音有些绵长,像是在对长辈撒娇似的,抬手指了指刚才被魏铮注视过的那道菜肴,“那道菜我夹不到,祖父能帮玉儿夹一下吗?”

  话毕,一双眼睛布灵布灵地眨着,眸中期待之色让人不忍心拒绝。

  魏铮下意识地就夹了一筷子叫花鸡放在她的碗里,想了想,又皱了皱眉头,似是觉得还不够,干脆直接起身弯腰端过那盘叫花鸡放在了离萧玉儿最近的桌面上。

  待做完这一切之后,又似觉得有些不妥,眼神略有些闪躲地看了看他面前碗里的米饭,握着拳头放在嘴唇下轻咳两声,绷着一张老脸,视线却有些别扭看向别处道:“喜欢就多吃点。”

  说完这句话之后,感受到少女的视线依旧还落在他的脸上,老脸有些臊红的感觉,但面上却不显。

  “祖父真好。”萧玉儿笑的很是开心,夹了一块叫花鸡便放在嘴里嚼咽着。

  “祖父也吃。”她将自己面前的那盘叫花鸡夹了一块最大的放在魏铮碗里。

  “嗯,吃。”魏铮面对这样活泼的外孙女,反而有些局促,一时间动作僵硬,神色间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魏和站在一旁,看着这和谐又温馨的一幕,老眼里闪过几分泪光,背过身趁着旁人不注意偷偷的抹去了。

  自从夫人小姐过世后,主人已经很久没有像现在这样,露出如此真实一面的表情了。

  小小姐真的长大了。

  真好。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用完晚膳之后,魏铮将萧玉儿叫去了书房,古朴的陈设和书案上堆积如叠的账本透露着书房的主人平时有多忙碌,萧玉儿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头,有些心疼。

  外祖父已经年迈,却还是要管理这么多的事物,实在是劳心又劳神,只是外祖父本是孤儿,这一手打下的‘江山’现如今没个亲人继承,完全交给旁人也不放心,一时半会她倒也想不出什么好点的办法解决。

  “玉儿,坐下跟祖父说说,在萧府最近过得还好吗?前些日子感染风寒可还有大碍?怎么会一不小心掉到池塘里去了呢?”

  屁股刚在软塌上坐好,便听隔着一张矮几的老人说了这么一句话,心下咯噔,但也立即反应过来。

  想来是那嬷嬷在萧府探望她的时候把府里的一切都暗地里摸了一遍,自然也就知道了她并非感染风寒,而是落水一事。

  只是当时只有她跟萧杏儿二人在,丫鬟婆子也是后来赶过来,所以是落水还是被推下水从,除了当事俩人,倒也无人知晓,但她外祖父何等精明一个人,听他语气笃定,分明是确信了她落水一事绝非偶然,只是碍于她护着那人,所以才有此一问,不敢贸然插手,以免惹她不高兴。

  她的这位外祖父,在处理其他事情上都非常果断利落,可一对上她的事情,便变得有些畏手畏脚起来。

  这种无私而包容的爱她前世是瞎了眼才没有发觉。

  眼睛有些酸涩,泪水盈满整个眼眶,欲落不落的样子,显得整个人楚楚可怜。

  魏铮眉头紧皱,眼底深处开始笼罩一层杀气,他这个外孙女平日里有什么委屈都喜欢自己咽着,骨子里那份倔犟跟她娘一样,也极少会在人前哭泣,更别提在他面前,如今这般模样,想来是受了大委屈了。

  心疼,想杀人,但又怕浑身的戾气吓到身旁的少女,只得强忍了下来,从怀里掏出一块灰色的帕子递过去,语气尽量温柔下来,“玉儿不哭,先跟祖父说说,祖父会为你做主的,玉儿不要怕。”

  想了想,还是探过身子,尝试着伸出一只温厚的大手摸了摸她的脑袋,试图安抚少女越发难过的情绪。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