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十三章:欺人太甚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497 2019-04-26 12:01:00

  于是,萧玉儿便将萧杏儿推她下池塘,还有何氏吞她娘亲嫁妆,并在外人面前诋毁她名声的事一并说了。

  她也看出来她家祖父是个直爽的性子,不喜欢弯来绕去,索性直截了当地述说委屈,反倒效果更佳。

  果然,她话一说完,她家外祖父便控制不住地捏碎了他面前矮几的一个桌角,后又赶紧用衣袖遮住,像是怕吓到了她。

  但语气依旧难掩火气。

  “真是岂有此理,那何氏母女简直是欺人太甚,竟然敢如此欺负于你,还想吞掉你娘亲的嫁妆,当真是当我魏家无人吗?玉儿你放心,此事外祖父一定为你做主,还有你那个爹,就知道打仗,连自己女儿被欺负了都不知道,也是个废物,等他回来了...”

  面前的老人越骂越得劲,萧玉儿缩着脑袋不敢吱一声,心底默默为她爹点了一根蜡烛。

  “其实祖父,这事跟爹爹没关系的,爹爹性子比较粗您也是知道的,这后宅大院的事他到底还是没想那么多,而且那何氏母女也是一对惯会装的,若不是此次落水让我一下子想通了许多事情,恐怕如今我还以为她们是好的呢。”

  说到这里,萧玉儿眼底的难过之色更重了,自嘲一笑,嘴角扬起的弧度变得有些勉强起来。

  “不用替你爹说情,他一个大男人要是心眼多点,当初也不会让那何氏...说到底,还是当初我太过于信任你爹,贸贸然把你娘嫁过去,结果害死了你娘,也害苦了你。”眼中笼上一层自责与悲伤,那么一瞬间,萧玉儿觉得面前的老人好似一下整个人就老了十几岁,鬓角的白发越发显得突出。

  萧玉儿越心下揪紧,一股难掩的伤感弥漫于整个心房。

  隔着一张矮几,她探过身去,小心地扯了扯他的衣袖,努力扬起一抹灿烂的笑来,明媚如初春的太阳。

  “祖父你放心,玉儿已经长大了,谁好谁坏,如今玉儿已经能够分清了,玉儿希望祖父能够借给玉儿一些可靠的人,再让魏管家随玉儿回萧府一趟,再过两年,玉儿就及笄了,娘亲手中的嫁妆,也该由玉儿重新接管了,祖父做为玉儿娘亲的娘家,派人来协助外孙女打理母亲遗留下来的嫁妆,也是理所应当,无可厚非的事情。”

  魏铮有些惊讶地看着自己这个外孙女,突然发现,孙女真的是长大了,心思多了,也知道该怎么保护自己了,只是骨子里那份倔犟跟她娘一样执着,想要自己动手吗?也好,人总是要成长的,既然想自己独立成长,那祖父就做你最坚强的后盾,玉儿,祖父虽然年迈,活不了多少年岁了,但有生之年,一定会为你铺好一条阳光大道。

  抬手摸了摸面前少女仰起的一颗小脑袋,魏铮眼神之中的慈爱几乎快溢出来,恍惚间,似乎透过面前的少女看到了另一个同样倩丽的身影。

  同样的自信,同样的笑靥如花,他也同样说过要好好保护她的,最后却还是拧不过她让她嫁给了那个男人,最后落得一个忧郁而终的下场,他悔恨啊,那可是他捧在掌心里呵护的女儿,可她死的时候还不过花信年华。

  飞快地捻去眼里的伤痛,良久,他缓缓开口,声音带着几分克制的压抑。

  “好,不过单单让魏管家去一趟也不行,这样吧,祖父再给你几个机灵点的,又有点武功底子的人你一并带回去,平日里帮你查点事情啊什么的也方便,关键时刻还能保护你,要是有人敢再欺负你你也能立刻欺负回去,你看怎么样?”主要是为了保护她,他们魏家,也就只剩下这么一条血脉了。

  这倒是萧玉儿没想过的,不过外祖父替她考虑的如此周全,她自然不能拒绝这番心意。

  “好,玉儿都听祖父的,不过祖父,玉儿还有一件事情想要请你帮忙。”想要要说的事情,萧玉儿搓着双手,明显有些局促。

  魏铮眯眼一笑,向来严肃的脸上此刻难得露出一丝平和的笑容来,他轻轻地敲了敲面前少女的脑袋,在她抬起头的那一刹那,又立马敛去了笑容,绷着一张老脸,表情佯怒地皱着眉头道:“怎么,还当你祖父是外人不成?有什么事就说,支支吾吾的,掂量个啥?”

  听了这话,萧玉儿顿时就果断多了,开口便道:

  “玉儿想外祖父为我准备五百石粮食,要耐吃的那种,最好多些干货,我想随这个月的家书一并差人送给爹爹,听说边关下了大雪,昨日我又梦到爹爹在吃树皮,所以就...”

  一番单纯无所忌讳的话逗笑了面前的魏铮,原本绷紧的表情也松散下来许多,他继续揉了揉面前外孙女的脑袋,颇有些开心道:“你倒是梦的好,不过吃树皮倒是便宜那厮了,要吃草根才好呢,若是我的意思,别说是五百石粮食,就是一粒米我也不给那蠢货送去...”

  “哈切!”远在边关帐营与众将士讨论战况的萧护突然便打了一个大喷嚏,揉了揉鼻尖,身旁的副将立马关心上前。

  “将军?”

  “无碍,咱们继续,刚才说到哪了?”

  “外祖父~”萧玉儿嘟着嘴巴开始撒娇,一张可爱的小脸逗得老人瞬间又柔了眉眼,松了口。

  “不过既然我家外孙女都说了,那祖父就当这五百石粮食是送予你的,至于你后来想给谁,是扔是丢,那也是你的事,祖父就不管了,不过五百石份量不轻,都能养活他整支队伍一段时间了,那蠢货自己也吃不完,岂不是浪费?”

  “那我不是怕爹爹到时候又把粮食大公无私地分给其他士兵嘛,所以我就想着多送点也省得他分了。”萧玉儿煞有其事地说着。

  “....也是,就你那个爹,这种事情他还真干得出来,既如此,那五百石便五百石吧,要不要再顺道送些棉被过去?”

  “可以吗?谢谢外祖父。”萧玉儿开心地弯了眉眼,答应迅速。

  魏铮:“.....”其实他也就随口那么一说。

  不过既然孙女高兴,那送就送吧,反正他也不差那么点东西。

  “那祖父,玉儿回去写家书了,还是早些给爹爹送过去。”事情解决了,萧玉儿便起身告退,回房琢磨这月的家书该怎么写了。

  魏铮看着她离开后,便将魏和叫了进来。

  “老爷。”

  “去通知下面,准备五百石粮食,还有几车棉衣,等玉儿写好了家书,差人速度送去那蠢货那里。”

  这句蠢货听得魏和有点无奈,自从小姐死后,老爷对姑爷从来都是蠢货废物的叫,不过称呼没变,但怎么今日却破天荒的送起粮食来了,还送这么多?老爷不恨姑爷了?

  “是小小姐?”试探性的问上一句,立马接受到一个极具嘲讽性的犀利眼神。

  声音冷的像寒冬腊月里的一块冰凌。

  “你觉得我会有这份善心去给一个间接害死我女儿的人送东西?”

  果然,老爷还是对小姐的死耿耿于怀。

  “那我这就去办。”周围的空气瞬间降了好几度,魏和赶紧俯身告退,避免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巧玉阁内,采薇踱步在房中走来走去,小姐怎么还没回来。

  正想着,门就开了,进来的人正是她家小姐。

  立马迎了上去,将她身后的房门关上,然后接过她递过来的披风,侧头问道:“小姐,怎么样了?”

  “外祖父答应了,所以,现在替我准备笔墨纸砚吧,我要写家书了。”

  “奴婢这就去准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