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十四章:故友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424 2019-04-26 12:03:15

  魏铮的动作不可谓是不快,第二天一早,粮食和棉衣连同萧玉儿准备的家书,一并被送往了边关。

  虽说解决了此事,但萧玉儿临时打算留在洛阳多陪陪她祖父一些日子,想要学学如何管理财务,毕竟她祖父做为生意人,又是洛阳第一首富,这生财之道自然不同凡响,前世她只学了如何管理内宅,其余时间都耗在药庐,但现在不是前世,所以她想要多学一点技能,正所谓技多不压身嘛。

  对此,魏铮表示很支持,甚至隐隐还有些期盼,他本就打算死后将魏家所有的财产都交给他这个孙女,但同时又在担心他这个孙女不会理财,而且一个女孩子身负如此厚重财力,难免不会惹来一些居心不良之人。

  但经过昨夜谈话他也知晓自个这个外孙女并非是个笨的,相反十分聪慧,如今她自愿在他这学习如何管理财务,他自然是倾囊相授,更是派了他那几位最得力的门店掌柜轮番教导。

  时间久了,萧玉儿倒也真的学到了一些真材实料。

  这日,萧玉儿被她外祖父强烈要求出来逛逛街,总是学习太过伤脑子,还是要适当放松一下,当然,他还派了一位保镖随身保护她的安全,毕竟洛阳说乱不乱,说不乱也确实有那么几个不长眼睛的。

  “呦,这是哪来的小娇娘,长的可真是好看,不如随你爷爷我回去做个三十九房姨太太,爷保你吃香的喝辣的。”

  “哦,抱歉,我口味偏淡,而且...”上下打量一番,萧玉儿将视线嫌弃的瞥向一边,“你太油腻了。”

  话毕,直接挥手让旁边那保镖将人‘打’发走,然后接过采薇手里的面纱直接戴上,无视路人惊奇的眼神,目光自然地往前面继续走去,顺便抬头看了看天上难得一出的太阳。

  嗯,到中午就可以回去了。

  “没想到光天化日之下还有登徒子,这洛阳的官府实在是太不管事了。”采薇跟上来,愤愤然道。

  萧玉儿眼神目视前方,声音十分平静地说道:“知道为什么有一句话叫做民不与官斗吗?”

  “为什么?”

  “因为民无权无势,而官有,这就好比于一杆天秤,哪一方的‘东西多’,便能掌握其所有的主动权,将另一方压制的死死的,一个道理,那胖子之所以肆无忌惮,不过是仗着他有一个好出身罢了,他家里一定有人的权利比洛阳知府还大,以至于让对方畏惧其实力而对那胖子的所作所为象征性地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明白吗?”

  “那小姐,我们刚才岂不是得罪了那人?要是他反过来报复我们怎么办?”采薇开始担心起来。

  萧玉儿又是一笑,她摇头道:“这又是另一个道理了,正所谓一山还有一山高,放遍整个洛阳的权贵,最大的也不过是那和亲王府,听闻和亲王有一子,不学无术,性格恶劣,纨绔贪玩,经常上街调戏民女。”

  “其实和亲王府本在京城地带,但有一日,皇帝最宠爱的小公主偷溜出宫玩耍,便被这和亲王世子给当街调戏了一番,公主出行,皇帝怎么可能不知道,特别还是自己最宠爱的小女儿,所以,这和亲王世子当场便被暗处保护公主的隐卫们给打的差点没了半条命,和亲王也因为教子无方而被迫迁回这洛阳老家了。“

  “你家小姐我虽然只是大将军之女,但比起一个被皇帝厌弃的和亲王府,还是能嚣张一下的,毕竟爹爹这会可是在替皇上守着江山,这要是出了将军府大小姐被和亲王世子当街调戏的事,皇帝第一反应肯定是想到这和亲王世子曾经调戏过他心爱的小公主,再加上要给父亲一个交代,怒火之下,这和亲王世子可就要遭殃了。“

  “听说那个小公主也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听了这事怎么可能无动于衷?若是她再在皇帝耳边哭诉一下当初,掉上那么几滴泪水,估计遭殃的就不只是一个和亲王世子了,所以,打就打了,没啥了不起,若真要清算下来,吃亏的反而是他们。”

  “小姐,你想的真多,奴婢都没想到这么多呢。”采薇一脸崇拜地看着旁边的少女。

  萧玉儿摇了摇头,没有再说一些什么。

  有的时候,她也不想想这么多,但人总不能一直单纯下去。

  可能是冤家路窄,走过一个街头,转角处萧玉儿竟然又碰到了那和亲王世子,正顶着一张鼻青脸肿的猪头脸带着几名奴仆踢着路边一个书摊,嘴里还骂骂咧咧的,明显是拿人泄气。

  萧玉儿皱了皱眉头,往那边走了过去,那和亲王世子见了她,顿时就瞪直了一双熊猫眼,怒火中烧地撸起袖子走过来,然后,跟在她身后的保镖便直接走到她面前,同样撸起了袖子,一个是肥肉满满,一个是肌肉有力,两者的差距极其明显,那和亲王世子啜了一口痰吐在地上,撂下一段狠话,便带着随从扭着他那个肥硕的大屁股一摇一摆地跑掉了。

  至于他说了什么狠话,声音太低,她没听清。

  “算你跑得快。”采薇在她旁边挥了挥拳头。

  萧玉儿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转身便要离开,袖子却被扯住,扭头看向采薇。

  “小姐,你看那人多可怜。”采薇指了指那被和亲王世子踢翻的书摊,此刻正有一个书生打扮的年轻男子正弯腰捡着地上的书籍,身上脸上都有一些被打出来的伤痕,只是半张脸被垂落下来的头发遮住,所以看不大清全貌。

  收回视线,萧玉儿一脸认真地对着采薇道:“帮得了一次,帮不了两次,而且,看那人打扮,应该是读书人,读书人都有自己的自尊心,最不喜欢旁人无端的同情。”话毕,便要继续往前走。

  “啊,小姐,你看他晕倒了。”一声尖叫,萧玉儿皱了皱眉头,到底还是停了脚步。

  片刻,转身往那书摊处走去,让保镖去试图唤醒地上晕厥那人,凑巧看清了那人的面貌。

  呦呵,倒还是个熟人。

  廖清河,未来的中书令大人,三科进士,怼天怼地怼皇帝的一代牛逼人士,不知道她死之后,这货死没死,就冲他那毒舌的嘴巴,满朝官员,就没有他不得罪的。

  不过这人倒是挺正直,是个清官,前世所有人都在议论她的坏名声,就他清新脱俗地说了一句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不可妄言。

  虽说这为人刻板了一点,倒还算是个好人,既然遇见了,就当看在前世的份上,帮他一把也无妨。

  不过,印象中那个怼天怼地怼皇帝的廖清河年轻时竟然还被和亲王世子欺负过,倒是个肚量大的,后来发达了竟然没报复那个死胖子,要是她,就不会这么轻易算了。

  她打小气量就不够大。

  “小姐,是真的晕了。”那保镖检查一番后抬头回道。

  萧玉儿又看了一眼那张苍白到没有丝毫血色的脸庞,挥了挥手,下了决定,“采薇你在这把他这书摊收拾一下,你,背着他,我们去医馆。”虽然这点小伤她也可以治,但人到一定程度就有一定想法。

  伤势太轻了,没兴趣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