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十七章:明目张胆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041 2019-04-26 12:14:46

  七日后,宣和书店二楼厢房内,萧玉儿倚窗而坐,目光看着坐在她对面的少年,面前的桌上铺着一幅千山百景图,画风精致,即便是细小的枝叶也是栩栩如生之态,而萧玉儿而是听他在讲解这幅画中的不足之处。

  其实她本来是想来书店挑几本医书回去看的,凑巧看到这幅画,觉得颜色鲜艳,画风独特,目光便稍稍逗留了片刻。

  岂料收购廖清河字画的书店正是这家宣和书店,自从他的字画放入书店售卖之后,便经常供不应销,这一日他如往常一般前来送字画,便看见一抹淡蓝色的身影站在一幅画前,身随心动地上前打了声招呼,之后自然而然地便谈及了画作。

  其实私心里他也是想多跟她相处一会,所以便也没有拒绝随她进入厢房之中慢慢品鉴这幅千山百景图,虽说大部分都是他在讲,她在听,但偶尔她附和的两句却能够掐中要点。

  廖清河顿时有一种寻得知己的喜悦感,不免忘却时间,一直到面前这幅千山百景图无处可说,他这才觉得嗓子有些干哑,正想喝口水润润,面前便出现了一杯已经倒好的茶水,是对面少女身边跟随的那个小丫鬟所倒。

  “谢谢。”点了点头,双手礼貌地接过,一杯入喉,这才感觉缓了过来,也正是因为如此,才发现外面夕阳渐斜,天色已经不早了,顿时有些羞愧起来。

  “抱歉,一时兴起,不免多说了几句,竟忘了时辰。”起身,略有些局促地站在原地,拍了拍双袖,跟个毛头小子似的,不敢抬头去看对面位置上少女的神情。

  一阵窸窣声响起,萧玉儿也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他面前,轻笑中带着些许疑惑,像是在不满他这番举动。

  “为何要抱歉?廖公子你才学多广,在字画领域又有其独特的见解,正所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反倒觉得今日出来这一趟收获颇丰,若不是明日便要启程回京,否则我还真想要再与廖公子你多见几面,一起品鉴品鉴这名词画册。”

  这番话说得坦坦荡荡,没有丝毫暧昧的语气在里面,反而让廖清河有些自惭形秽,恨不得在地上找一个洞把自己整个人埋起来,这样他那点悸动的小心思便无人可知。

  “你,要走吗?”思绪有些混乱,有些反应迟钝地察觉到对面少女话中的重点之处,内心仿佛被泼上了一盆冷水,瞬间结成了一片冰凌,冻住了所有未言的情绪。

  萧玉儿点了点头,想到昨夜父亲寄回来的那封家书,眸色不着痕迹地变了变,淡淡地勾唇道:“马上便要入冬了,再不回去,家中‘亲人’恐怕要惦念了。”

  这番话说的合情合理,而且人家回家又岂是自己能够阻拦得了的,就连念头都是罪恶。

  “那,我还能见到你吗?”袖下双手紧握,鼓足了勇气,廖清河这才说出这一句话来。

  看着他明亮到有些异常的双眼,萧玉儿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只好顺着他的话点了点头,回道:“当然可以,来年春闱,你上京赶考,到时我们若是有缘,定会再见的。”

  话毕,便退后半步,微微施礼,便转身带着采薇一道离去。

  此刻她心中想着的皆是明日回去之后该如何对付那何氏母女,又如何兵不血刃地将自个身上那捆绑的娃娃亲给退去,所以并未察觉到身后那道灼热的目光一直跟随着自己的离去。

  “小姐,那廖秀才...”采薇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回程的时候正想跟自家小姐提个醒,便见萧玉儿拿着书卷倚靠在身旁的车边上酣然睡去,眉宇之间的疲倦之色很是浓重,有些心疼,便将说了一半的话题打断,拿起一旁的毛毯给她轻轻盖上。

  昨日小姐房中的烛火一直亮到天明,小姐如此辛苦,就是为了回去能够好好对付那何氏母女,其他事还是不要让小姐烦心好了。

  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萧玉儿便告别外祖父,带着魏和等人坐上了回程的马车,临近傍晚,一行人这才浩浩荡荡地回到了萧府。

  这次回来,魏铮又给萧玉儿准备了几大箱子的金银玉器,皆是上乘最好的,说是给萧玉儿准备的零花钱,零零散散算下来,没个十万,也有个九万两,何氏看着这一箱箱东西搬进来之后,那双浑浊的眼睛里亮光就没暗下过。

  萧杏儿站在何氏身边,面上挂着天真灿漫的笑容,袖子里的那方帕子却差点被她扯碎,心底的妒火仿佛被火焰烤过一般蹭蹭蹭地往上涨,让她浑身都变得有些滚烫起来。

  凭什么她萧玉儿就能当萧府的嫡出大小姐,凭什么她萧玉儿就能有一个洛阳第一首富的外祖父,凭什么!到底是凭什么!

  “哼。”

  一声轻哼带着些许警告意味地落在何氏母女耳边,仿若平地惊雷,炸得何氏母女心里一咯噔,立马将所有不甘,贪婪的小情绪全部收敛起来,目光警惕地看着站在萧玉儿身边的那个老人,那双眼睛仿佛可以看透一切般,嘴角的那抹嘲讽让她们有些心慌地撇开视线。

  到底是一个落魄户家的女儿,上不得台面,他还没说什么呢,光是眼神就将她们出卖了。

  不知道他们家小小姐平日里在这萧府中过得是怎样的日子,难怪主人让自己来了这萧府之后要多多观察,现在只是稍稍看上一眼,这对母女便心虚成这样,往日里肯定没少对他家小小姐使绊子。

  一想到他们家小小姐平日里在这萧府中肯定没少被欺负,他的心就跟放在炭火里烧过一般,疼的啊,虽然小小姐不常去洛阳看他们,但小姐却是在魏家长大的,对于小姐这位唯一的女儿,他是打心底是当做自己外孙女来疼爱的。

  正在这时,魏和看见几个下人正从他带来的人中接过那些箱子往一个地方抬,眉头一皱,便开口大声问道:“那几个下人,你们把东西往哪抬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