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十九章:这还只是开始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511 2019-04-26 12:24:24

  付钱?当然没付,萧玉儿娘亲的嫁妆一直是她娘亲在管理,她心底早就默认这两家店铺是她们母女的东西了,拿自家店里的东西还要付钱,岂不是笑话。

  看何氏母女半响无言,魏和眼里的冷意更甚,嗤笑一声,声音里带上了些许威慑。

  “哼,当初小小姐年幼,所以这才将小姐的嫁妆交给你等保管,如今我看你们倒是将小姐的嫁妆用的很顺啊?怎么,以为我们魏府不来人,小姐的嫁妆就是你们的了吗?真是好大的脸,竟然还敢跟我说一直紧着最好的给我们家小小姐,拿着我们家小姐的嫁妆给我们家小小姐添置物件,这不是应该的吗?你们也没少拿我们家小姐的嫁妆买东西吧?”

  “魏管家这是说得什么话,都是一家人,哪来的你我他,分得如此清楚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们萧府分家了,这传出去对萧府的名声,还有玉儿的名声,那都是不好的,还有我身上这件衣服,也是上次玉儿挑选剩下的那些布料里头剩下的。”何氏眸光闪了闪,抬起袖子便要抹眼泪,表情更是戚哀,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魏和算是看出来了,这对母女就是喜欢装,如此做作,真是恶心死人,他顿时就有些看不下去,挥了挥手道:“虽说你只是一个靠着给主子下迷药才得到一个小妾位份,后小姐死后才顶替小姐做了这萧府夫人的女子,本就不期望你些什么,但这动不动就哭的性子还真是让人反胃。”

  见何氏脸色有点不愉,他又嗤笑道:“怎么,我说错什么了吗?我什么都没说错,可你这么一哭,我就是有理也变得没理了,不过你还是收起你那一套小伎俩吧,比起宫里那些贵人的勾心斗角,你这点委屈的功夫还真是没到家,只要是个聪明的,就能一眼看破。”

  “我也不跟你废话,今日你管你如何诡辩,反正老太爷也都提前准备好了,这次来萧府我们带了几名会算账的二等管家来,明日...也别等明日了,省得多生事端,现在,我便派人随你去交接小姐当初嫁过来的那些嫁妆,还有那些陪嫁过来的店铺账本,不论大小,一并交由我带来的这几位管家重新核对校正信息。“

  “是黑是白,一查便知,若是没有任何不对之处,那老朽定当对你赔礼道歉,但若是查到了有什么不对之处的话...哼...我家老太爷当年走南闯北惩治人的法子多了去,到时候他若是亲自上京前来,就别怪老朽我在这里没给夫人留点面子。”

  此话一出,何氏顿时煞白了整张脸,脚步踉跄地往后退了一步,再顾不上哭泣。

  脑子里更是一片浆糊,没想到这魏和行事作风如此犀利,说给她留面子,却半点没给她留余地,这些年来,她除了自个和女儿身上用的,贴补娘家也出了不少银子,而这些银子都是私下里从萧玉儿她娘亲的嫁妆里扣出来的。

  还有那些店铺,其中一半都被她碍于人情塞了不少亲戚进去,这些亲戚平日里手脚便是不干净的,但碍于她将军府夫人的面子,这点小利小息她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如今好几家店铺都是表面生意兴隆,但背地里账目却是亏空许多,这账本一旦交出去,以那个老太爷的性子,即便是老爷顾念几分夫妻情分肯护着她,她这将军府夫人的位置恐怕难保。

  若是此事再宣扬出去,那杏儿可能也要跟着自己一道毁了。

  不,不行,这账本绝对不能交出去。

  “夫人。”原先支走的那嬷嬷又回来了,何氏看了她一眼,心安了不少。

  幸好她有先见之明,让嬷嬷先去把那些账本都藏了起来,虽然刚开始不知道这魏管家的目的,但她这些年已经习惯了一出事便先去把账本藏起来的行为,时间久了,也就成了习惯。

  而代替那些真账本的,就是她原先拟好的那些假账本,现在,她只要带他们去把那些假账本拿出来,任由他们查了去,今日这事就算可以平安度过了,等他走了,她自有办法再从萧玉儿这个小贱人手里拿回那嫁妆。

  “魏管家这边...”话刚开,便被面前老人那晦深莫测的一个笑给打断了思路。

  视线转到他身边的那名下人身上,刚才他在那老头耳边好像嘀咕了一些什么,从嬷嬷走后她就没在这魏管家身后看见这名小厮,如今嬷嬷一回来,他就出现了...

  糟了!

  “娘,你捏疼我了。”耳边响起女儿吃痛的声音,原来自己下意识地握住了旁边人的手,何氏眼底一慌,赶紧放下。

  萧杏儿有些不满地嘟了嘟嘴,毕竟是自个娘亲,倒也没说什么,比起这些,她更担心面前这个老头嘴里说的话。

  把嫁妆都收回去?

  这怎么可以!

  她跟娘亲都是靠萧玉儿娘亲这份嫁妆才撑得起来台面,往日里她跟姐妹们逛街才能大手大脚地买东西送人,得到别人艳羡的目光,如今若是把这份嫁妆收回去了,那她以后要买漂亮的裙子怎么办?她以后还怎么在姐妹面前显摆?

  “娘。”心中不愿,却也一时半会想不到什么办法,只好扯了扯旁边娘亲的衣袖,指望她能够想出什么法子,能让萧玉儿她们不把这份嫁妆拿回去,不然她以后在京城贵女圈子里还怎么立足?

  她本就是妾生,就算母亲抬了正室,但因着萧玉儿她外祖父的原因,她一直得不到嫡出的身份,至今还是庶出的地位,若是再没了足够的银钱去讨好那些贵女,她就完了。

  何氏自己也正心烦意乱着,自然顾不上管自己这个女儿,她心里有个猜测,很快,便在不远处缓步而来的几个人手上抱着的物件上证实了。

  身形有些虚脱地软了下来,身体仿佛被掏空一半,有一股想要逃跑的冲动。

  完了,一切都完了。

  “夫人这是怎么了?可是身体不好?既如此,那便回去好好歇着吧,至于查看账本的事,就由我们这些下人来干就是了,哦,也谢谢夫人身边的嬷嬷带路了,不然我这几个小的,还真是找不到这些账本,没想到夫人对这账本如此看重,竟然还专门开了暗道藏起来,此等用心,实在是让我等望尘莫及啊。”话到最后,魏和还捋着胡须啧啧地叹了两声,何氏两眼翻白,立马就晕了过去。

  “夫人,夫人...”

  “娘亲,娘亲,你怎么了,你别吓杏儿。”萧杏儿白了一张脸担忧地看着倒在嬷嬷怀里晕厥过去的何氏。

  “还不快把母亲扶回房里,再去请大夫来瞧,想来母亲平日里替我管理娘亲留下来的那份嫁妆也是心力交瘁,毕竟母亲本就不善于打理家务事,不过母亲放心,玉儿在祖父那里也学了不少管理方面的知识,以后娘亲的嫁妆还是由我来打理吧,毕竟我才是她的亲生女儿,总是麻烦母亲也是不行的,母亲还是好好休息才是正道。”

  一直站在魏和身后看好戏的萧玉儿这时站了出来,看着倒在嬷嬷怀里的何氏神色关切地说了这句话,言辞之间皆是体谅的口气。

  何氏闭着的双眼上,睫毛狠狠地一动,但还是很快沉寂下来,这回是真晕了。

  被气晕了。

  萧玉儿脸上担忧之色不减,眼底深处却泛着淡淡的冷光。

  以为装晕就没事了?这还只是个开头,好戏还在后头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