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二十章:你在威胁我?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491 2019-04-26 12:29:31

  魏和的动作不可谓是不快,连夜便带着魏府来的那些账房先生一起把那些被何氏私藏起来的账本一一核对了一遍,偏房里的灯通宵达夜的亮了一个晚上,一直到第二天下午,所有账册这才全部理清,果然,其中的亏空不是一般的多。

  萧玉儿听到魏和过来汇报这些漏洞的时候,正在喝着下午茶,闻言撂下茶杯便从身后的软塌之上站了起来,即便是她早已学会了隐藏情绪,此刻面上也忍不住露出了几分薄怒,一旁魏和更是气的胡子都快翘了起来。

  “那何氏母女还真是狼子野心,竟然敢如此败坏小姐的嫁妆,小姐虽说已经死了,但小小姐你还在,按道理,这些嫁妆往后都是要归于小小姐你的陪嫁之中的。“

  “何氏名义上是你的继母,最多也只能帮小小姐你照看那些嫁妆,却是动不得其中分毫的,可如今,她们竟敢如此堂而皇之地将小姐留下来的嫁妆败坏至此,那些流水账更是弄得稀里糊涂,里面不知道亏空了多少,真是,真是...”

  说到最后,魏和心里只剩下满肚子的火气无处宣泄。

  “魏伯伯,您放心,以前是我不懂,可如今,何氏母女敢如此动我娘亲的嫁妆,不管她们吞进去多少,我都会让她们加倍再给我吐出来,若不然,就别怪我萧玉儿对她们不客气。”手掌往桌沿上狠狠一拍,魏和看着心疼,正想说些什么,萧玉儿便寒着一张脸跟他擦肩而过,出门往荷栖院的方向去了。

  那荷栖院正是何氏的住处,此刻何氏母女正被萧玉儿借由关心之名变相地软禁在里面,不得随意出入走动,防止她们狗急跳墙,给逃了。

  不过她量她们也舍不得就这样离开镇远将军府,毕竟将军府夫人的称号不是轻轻松松便可以得来的,若是真的逃了,就她们那个娘家,别说是收留,不出卖就已经很不错了。

  还不如留在将军府中挣扎一番,说不定她那个心软的爹还会念及旧情饶过她们一次,至于往后,她们自是有法子再将自己的地位重新拾回来。

  只是萧玉儿已经不是以前那个萧玉儿,经历过一世的沉淀,放虎归山这种事情她是绝对不会去做的,既然要做,便要做的不留余地,让她们永世不可翻身!

  竟然敢动她娘亲的嫁妆,那就要做好被她踩在脚下的觉悟。

  “小姐你怎么到这边来了?账房那边对好账了吗?诶?小姐...”

  “嘭。”

  荷栖院的房门被她一脚踹开,采薇被萧玉儿的气势所吓倒,不敢再有任何言语,随着旁人一道默默退了出去。

  “萧玉儿,我娘都这样了,你还来干什么?”见门口那红衣少女目光凉如寒潭之水地看过来,萧杏儿本想怒骂的念头就像被冰冻住一般,连着原本想要向前的脚步也下意识地停了。

  脚步更是往后畏缩地退了几步,眼神闪躲地瞥向床榻之上还在昏睡的何氏,一时之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眼前的萧玉儿就像是一头吸血的怪物,那眼神,黑幽的仿佛是一个无底洞,恨不得把她整个人吸进去。

  她从未见过这个样子的萧玉儿,就好像从地狱归来的恶鬼,让她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不敢再轻易靠近,偏偏她嘴角还勾着笑意,平静无波却异样的诡异,让她整张脸都变得有些邪肆起来。

  “你,你想干嘛?”眼见着她步步逼近,萧杏儿疾步退到床榻边,摇着床上还在昏睡的何氏手臂,满脸的急切害怕,都快哭了,她感觉萧玉儿好像想要杀了她似的,不,不是好像,她就是想要杀了她!

  “二妹妹怎么哭了?姐姐我只是想来看看母亲而已,你先放开母亲的手臂,母亲还病着呢,你这样摇她她会不舒服的。”

  唇角继续上扬,萧玉儿神色越发的漫不经心起来,视线从旁边梳妆台上掠过,顺手拿了一把剪刀放在手中随意把玩着,那锋利的刀口如剑刃般锋利,好似不管剪什么东西都能轻易剪断似的,再加上她今日穿着一身红衣,配着那一脸冰冷的表情,简直不要太吓人。

  偏偏此刻房门被下人从外面关上了,整个屋子里的光线显得有些暗沉,萧杏儿虽说有些小心机,但也没见过这等场面。

  再加上她本就心虚,猜想萧玉儿肯定是查清了那些账目要来找她们算账的,更是惊吓得不行,整个人瑟瑟发抖地往何氏身边靠,就盼着何氏快点醒来给她一点庇护。

  可何氏没有如她所愿的醒来,而是继续昏睡着,这让她的心底有些暗暗的发凉,好似丢进十月的冰窟里,牙齿都跟着哆哆嗦嗦地打起颤来。

  “你要干嘛?你别过来,杀人是犯法的,你要是杀了我爹爹不会放过你的,萧玉儿你可要想清楚了,我们虽说是同父异母,但你们之间还是有那么一丝血缘的牵绊,你要是杀了我就等于背上了弑妹的罪名,你的名声也会跟我一道毁了的。”

  撕裂的语气带着故作坚强的勇气,嗓音却依旧颤抖的不像话。

  “呵。”

  一声轻笑,带着几许讽刺,萧玉儿目光有些慵懒地看向她,那毫不在意的视线让萧杏儿更加害怕了。

  紧接着又听到她说道:“名声?这种东西我有什么好在意的,我爹是当朝镇远大将军,我外祖父是洛阳第一大首富,即便我名声坏了,以我爹的权利,以我外祖父的财富,我一个人照样可以潇潇洒洒地活一辈子。”

  “而你,只不过是一个妾生的庶女罢了,即便现在你母亲得了将军府夫人的位置,那也改变不了你庶女的地位,你要知道,在一些官宦人家中,庶女要是不得宠,那地位可是比丫鬟还不如,算了,与你说这些干嘛,我又不打算杀你,毕竟,你的血太脏,我怕脏了我自己的手。”

  “你...”

  萧杏儿气的整张脸红了又白,白了又青,跟个调色盘似的,可碍于此刻这荷栖院里里外外都是萧玉儿从魏府带来的人把守着,她就是喊天喊地也喊不来人帮她,相反还会惹恼面前的少女,所以即便她心里再如何气愤,她也只能暂且忍耐,更何况此刻萧玉儿手里还拿着一把对她足以构成威胁的剪刀,她更是不敢如往日那般随性而为。

  “玉,玉儿姐姐,你以前不是对杏儿很好的吗?为什么现在要对杏儿这般?是杏儿做了什么惹玉儿姐姐不开心的事让玉儿姐姐生气了吗?若是这样,那玉儿姐姐惩罚杏儿便是,杏儿绝对没有任何怨言,在这萧府之中,只有我姐妹二人是爹爹的子嗣,要是我们之间闹得不愉快,爹爹回来之后看到也会不开心的。”

  眼珠子转了转,萧杏儿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说出这番话。

  萧玉儿本就只是存了吓唬吓唬她的心思,如今她说出这番话来她的眼底倒还真的显了几分杀气,手中剪刀一转,露出最锋利的一面,对着她,声音不含半分温度,“你在威胁我?”

  竟然还敢搬出爹爹来钳制她,她倒是聪明,不过,她对自己的地位看得未免有些太重了,在爹爹心中,除了已经死去的娘亲,便是她最重要了,若是让爹爹知道,这对母女企图害她,她就不信,他爹心再软,还能任由他这宝贝闺女被这一对大小白莲花欺负了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