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二十二章:莫名心慌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352 2019-04-26 12:35:30

  跪在众人最前面的是平常伺候二公子的贴身小厮陈临,他神色愧疚地对着站在他面前的老丞相重重地磕了一个头,不顾疼痛,抬起一张满是泪痕的脸来。

  “相爷,都是奴才的错,如果不是奴才想着去帮公子拿披风耽搁不了多少时间,便将公子一个人留在了湖心的凉亭之中,公子也不会出这种事,相爷,这一切都是奴才自己一个人的错,请相爷不要迁怒于他人,要杀要剐,奴才一人承当,只求公子能够快点好起来,奴才即便是死,也死得安心了。”

  “呵,倒是个有骨气的,不过你以为你一条贱命能有多重要?不过是个奴才罢了,如果杀你一个,我的安儿此刻便能够完好无损地醒来,你早就死了,我也不急着罚你,安儿向来疼你们这些小厮,若是知道我将你们都杀了,定是会自责,你们就给我跪在这里,什么时候安儿醒了,你们什么时候再起来,若是安儿迟迟不醒,你们就不用再起来了。”

  正说着,一名小厮匆匆跑来附在沈渊仲耳边通报了什么事情,沈渊仲脸色不虞,哼了一声,用力地拂了下袖子,撂下一句狠话便快步离开了。

  地上跪着的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却还是胆颤心惊地透过帘子看着床榻之上正在由御医诊治的人,眼中满含期翼,二公子要是不醒,他们照样得死。

  所以二公子啊,你可一定要快点醒过来啊,奴才们的命可就都栓在你一人身上了。

  .....

  沈黎安感觉自己做了一个很长的梦,等他醒来的时候,旁边的枕头已经湿了一大半,他的神色有瞬间的呆滞,黑暗中,他抬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眼睛的方向,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个较为老态的声音,他们在说该怎么医治他的病情,风寒?落水?

  他本是个聪明的人,听了半响之后瞬间了解到自己此刻的处境。

  难怪,他的眼睛本已重见光明却又突然看不见了,难怪,他还能听到陈临的声音,原来,他竟是重生了吗?

  眼眶有些酸涩,用了不知道多大的耐力,他才克制住了自己不发出任何响声引起不远处人的注意。

  内心的波澜仿佛滔天洪水般将他所有的思绪都覆盖,眼角一滴泪随着他闭眼的动作落入耳边的鬓发之中。

  苍白的薄唇轻轻地颤抖着,掩在被下的双手紧抓着身下的被单,好似不这样,他便控制不住自己从床上站起来,跑去见那个人,那个,他曾以为无关紧要,最后却用一生思念的人。

  玉儿。

  “啪。”

  茶盏突然落地的声音惊得采薇立马推门跑了进来,正看到自家小姐一脸失魂落魄捂着心脏的位置,站在软塌的旁边,而在她脚边不远的位置处,一个破碎的茶杯带着水渍正顺着缝隙流向更远的地方。

  心里有点担忧,跑过去搀扶道:“小姐,您没事吧?”

  被搀扶着往床榻那边走去,萧玉儿努力忽略心中那抹忽然的刺痛感,抬起头冲着面前一脸担心的采薇道:“无妨,只是一不小心把茶杯打碎了,你出去找人收拾一下吧,有些吓到我了。”

  “没事就好,那奴婢这就去找人收拾。”检查了一下萧玉儿身上并没有沾到任何的水渍,采薇放下心来,出去唤人了。

  萧玉儿看着她离开,视线这才重新落回在自己身上,目光有些茫然地看着自己左手手心的纹路,脸上的笑意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眉头紧紧的皱着。

  很奇怪,刚才那一刹那她突然感觉很是心慌,就好像,有什么超脱出自己掌控的事情发生了,可这种感觉也太过莫名其妙了,难不成是自己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嘴角一抿,察看了一下自己的脉象,却是正常,那这没由来的心慌就更是毫无道理了。

  罢了,多想无益,明日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自己去做,还是早些休息吧。

  轻叹了一口气,转身掀开被子躺到了床上。

  所以等采薇带人进来收拾碎片的时候,萧玉儿已经安稳地睡去,她是真的累了。

  “嘘,小声点,别吵着小姐睡觉。”

  “哦哦。”丫鬟们立马点了点头,偷偷瞅了一眼床榻那边之后,拾起碎片的动作便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不敢发出丁点的动静扰到床榻上睡着的人儿。

  而此刻,丞相府中,夜深人静,秋安院内灯火通明,夹杂着些许惊喜的声音,他们的二公子终于醒了,而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饶恕了他们这些下人关照不当的罪行。

  下人们一个个感恩戴德地对着床榻上脸色苍白,却一脸温柔的男子磕了好几个响头,这才遵从着他的吩咐离开了房间,宫中来的御医开了几个药方,嘱咐要好生调养之后,便也离开了,快宵禁了,宫门也要关了,他还有些东西要回宫收拾。

  “陈临,你还跪在那里干嘛?”虽说看不见,但也因此沈黎安的耳朵变得特别灵敏,视线准确无比地落在了帘帐外跪着的少年身上,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却带着几分病态的虚弱。

  这让陈临的内心越发的自责和煎熬。

  公子身体本就不好,如今都快入冬了,却让公子落了水,若非他半路转回想要问公子需不需要再拿一条披风,及时把公子从湖里救了上来,恐怕现在他就无法跟公子这样平静地对话了。

  咬了咬嘴唇,陈临双手撑地,弯下身子朝着地上重重地磕了一个头,那声音,震的床榻上的男子微微皱了皱眉头。

  “这是干什么,此事不能怪你,是我自己不小心。”虽说心里清楚是有人推了他,也知道这人是谁,但沈黎安并不打算将这些事告诉面前的人,其一,陈临只是一个小厮,什么也做不了,即便强出头也只会搭上自己的性命,其二,他自己的事情,不想让旁人代手。

  抬手揉了揉有些温烫的额头,记忆中第二日他便发起了高烧,此刻刚刚清醒,头脑也有些昏沉,并不打算再与旁人多说一些什么,便挥了挥手,语气疲倦道:“你先下去吧,我有些困了。”

  陈临本想再说一些什么,见此,也只好垂下了眼帘,低了低头,默默地退了出去,并细心地关上了房门。

  烛光摇坠,带着温暖的弧度,沈黎安的世界一片黑暗,却还是能够仅凭温度追寻到那一抹光明的存在,嘴角上扬的弧度不知何时抿成了一条薄凉的直线,视线不转,却对着空中叫了一声,“出来。”

  温润如玉的脸庞上多了一丝阴霾的存在。

  “属下该死,没有保护好主人,属下本想现身搭救主人的,但当时暗处还有人在观察着...”

  一身黑衣的人出现的同时,烛台中的暖光也在刹那间熄灭,隔着一片黑暗,黑衣人仿佛感觉到一道有如凝滞般的光芒落在自己身上,带着深冷的气息,侵肆着他身体每一寸的温度,连着血液也变得冰凉起来。

  主人这是生气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