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二十四章:你有什么资格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198 2019-04-26 12:42:20

  这几日,何氏难得回了一趟娘家,她想着平日里也没少接济她舅舅家,如今自己出了事,向他借点钱应该也会借的。

  可是没想到,她舅母一张刻薄的嘴当场就在那里给她哭穷,还想着向她再要点钱,这让何氏气的。

  若不是顾忌着她此刻将军夫人的头衔,传扬出去惹人闲话,她是真的想跟她们撕破脸皮,可是她到底还是个好面子的,只能黑着一张脸无功而返。

  原以为只是她舅母是这样尖酸刻薄,唯利是图的小人,可她找遍了以往受过她帮助的所有娘家人,得到的皆是含糊其实的敷衍,有的甚至只是给她几两银子便想将她打发出去,甚至还有的察觉到了什么,刨根问底地套她话想要知道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好借机奚落她一番。

  可她哪里敢将所有的话说出来,萧玉儿那小贱人可是警告过她,丢她的脸可以,绝对不能丢将军府的脸,再者,这种事情本就不是什么可以好说出去的,她自然找其他借口掩瞒了过去。

  “混蛋,平常一个个对我有求的时候殷勤的跟个狗似的,如今只不过是向他们暂时借出点银两,就这样含糊其辞,分明是不想借予我,还说得那般冠冕堂皇,既然如此,你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萧玉儿那贱人娘亲的嫁妆吞的可不是我一个人,真当我是冤大头,没留点后招吗?呵。”

  回到荷栖院,何氏便开始摔东西,吓得躲在一旁角落里的萧杏儿瑟瑟发抖,怕的不行。

  她从未见过娘亲如此狰狞的表情,凶恶的仿佛要把什么人撕碎似的。

  “阿娘。”见动静停了,萧杏儿抬起畏缩的脖子,小声地唤了一句。

  “杏儿,过来。”何氏看到了自己的女儿,表情总算柔和了一点,平缓了一下此刻暴躁的心情,招了招手,将人唤到身边。

  萧杏儿犹豫了一会儿,但还是走了过去,然后便被自家娘亲一把抱住,搂在怀里哭泣。

  何氏这几天为了收集银钱,是根本睡不着觉,一张本来还算得上是富态的脸已经瘦了一大圈,眼眶突出,睫毛下面是一圈青黑色的眼袋,嘴唇蠕动颤巍着,晶莹的泪珠顺着她异常苍白的脸颊落在了怀中萧杏儿的肩头,惊得萧杏儿身子一颤,心下更是慌措无比。

  娘亲这个样子,是不是代表着事情已经没有回旋的余地了?那她怎么办?要是事情暴露出去,那她将军府二小姐的地位还有吗?娘亲还能在将军府夫人的位置上待着吗?在京城那些大家闺秀面前她以后还怎么抬得起头来?

  “阿娘,你想想办法啊,距离十日期限只有六天了,要是真的没有筹集到那么多钱把亏空补上,萧玉儿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若是父亲再知晓,那就完了。”

  越说越害怕,越说越伤心,萧杏儿对萧玉儿的恨越发强烈,恨不得噬其肉饮其血,但她也只敢想想,对于现在的萧玉儿,还是很恐慌的。

  更何况她背后现在还有她从洛阳外祖父家带来的人撑腰,她跟娘亲就更拿她没办法了。

  “杏儿别怕,银钱的事情娘亲有办法让那些人乖乖献上来,娘亲手里有他们的把柄,若他们不想玉石俱焚,尽管弃我们娘俩不顾,只是若是真的这样做了,往后娘家那边那些人恐怕就要恨透了我,到时候我们娘俩就真的是举目无亲了,这是下下策,不到万不得已娘亲是不会这么做的。”

  听到事情还有回旋的余地,萧杏儿立马推开何氏,欣喜地劝说道:“阿娘,那些人本就就都不是个好的,这种亲戚不要也罢。”

  “话虽这么说...”何氏还是有些犹豫,毕竟那是她的亲生舅父,也算是她另一个家,若是以后她在萧府出了点什么事,好歹还可以回娘家,如果真的把娘家那边的人得罪透了,那她就真的是无路可退了。

  “阿娘,你还在犹豫些什么,你也看到了,萧玉儿带来的那个魏管家有多厉害,筹集银两本就需要时间,再过两日恐怕就来不及了,阿娘!”萧杏儿急的就要跳脚。

  她完全没有体会到她娘亲的苦衷,只知道不将眼前这件事解决了去她就真的完了。

  何氏眉眼间还是有些犹豫,大脑被女儿的声音吵的烦不胜烦,便先让萧杏儿下去。

  萧杏儿说不动她娘亲,咬了咬牙,也只好愤愤地离开了。

  看着女儿毫不犹豫离开的背影,何氏眼底有一些刺痛,但很快便垂下了眼帘,落到如今这种地步,说到底是她咎由自取,可开弓没有回头箭,即便是知道错了,她也只能一直错下去。

  半柱香的时间过后,何氏差人去将萧玉儿请了过来。

  以前是叫,如今恭恭敬敬地请也还得看人家有没有时间,心情好不好,乐不乐意见你。

  直到傍晚,萧玉儿这才百忙之中抽出一点时间去看何氏。

  娘亲的嫁妆里头有许多流水店铺要重新管理,以前何氏安插进去的亲戚全部都要裁掉重换新人上去顶替,其中往来复杂,不是一两日便能办完的,所以说倒不是萧玉儿刻意在摆架子,而是她当时是真的没时间见何氏。

  本来一从店里回来便打算去见何氏的,想想,自己这么勤快干嘛,便又去用了晚膳才去。

  到荷栖院的时候,何氏黑着一张脸,心情明显不好,但萧玉儿故意忽略到她脸上的表情,自顾地走到最上面的座位坐下,举手投足间皆是慵懒随性的动作,仿佛并不把何氏当一回事。

  “说吧,找我来有什么事。”没有过多的铺垫,她懒得跟她打太极,直接了当地问了出来。

  何氏看了一眼站在她旁边的采薇。

  萧玉儿抬了抬手,对采薇道:“你先下去吧,有事我会叫你。”

  “小姐...”采薇看了一眼脸色阴晴不定的何氏,有些担心。

  “嗯?”萧玉儿语气严厉了些。

  “是。”

  待房间里只剩她们二人,萧玉儿又再次问出口。

  “想说什么赶紧说,我过会还得去核算一些账本,忙的紧。”手中的茶杯放下,加了一点力道,哐当的声音落在何氏的心头,让她心底原本自信的情绪多了一丝紧张。

  现在的萧玉儿她真是越发看不透了。

  “我想跟你做个交易。”她勾了唇角,笑的有些僵硬道:“你应该不知道,你爹跟你定过一门娃娃亲,而男方,正是相府那眼瞎的二公子,你若是不想此事宣扬出去,你娘亲嫁妆的事便就此罢了,否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