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二十五章:街头偶遇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428 2019-04-26 12:46:00

  “否则如何?”

  话还没说完,何氏便看到坐在扶椅上的萧玉儿嫣然一笑,露出一抹鄙夷的笑容来,目光寒凉地锁定她,不带丝毫情绪地打断她的话道:“否则,你便要将此事说出去,让老丞相知道,从而逼迫我嫁给他那个孙子?”

  她嗤笑一声,嘴角若有似无的带着一丝轻佻。

  “不得不说,你这个如意算盘打的是真响亮,不过吧,你是把自己想的太聪明还是把我想的太愚蠢,你以为,这件事我就不知道?”

  “没有十足的把握,我怎会轻易给你们十日喘息的时间?”

  她的眸光渐寒,“如今父亲可都还不知道你对我娘亲的嫁妆动了手脚的事,还有萧杏儿故意绊倒我让我落水一事,前前后后,林林总总,你若是真的不怕死,大可以说出去。“

  “我倒要看看,世人是信名声差到极致的你,还是信被你迫害无辜可怜的我,还有老丞相那边,我早已有了法子,到时候即便你将此事说出去,他也会无动于衷,不会对我产生任何影响,何栖,我给了你一条生路,你若非要往死路里钻,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嘭的一声,她一掌拍在旁边的桌面上,目光中凌锐的光芒带上了一抹戾气,何氏惨白着一张脸,绝望地往后退了两步,噗通一声退坐在地上,满脸颓废。

  完了,真的完了。

  “小姐。”采薇听到动静,推门而入,正好看到何氏一脸震惊无法置信地退坐在地上的模样,心下疑惑,却还是第一时间地跑到萧玉儿的身边察看她有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无碍,放心。”回过头,萧玉儿敛了眸底的冷意,目光柔和地看着采薇说了这句话。

  脚步往门口走了几步,又扭头看了一眼阴影处神色还没缓过来的何氏,声音平静的没有丝毫波澜道:“十日之期依旧有用,别再试图耍什么小心思,有这些时间还不如好好想着去哪里弄钱,那些亏空若是补不上来,我定会让你跟萧杏儿尝尝,什么叫生不如死,我萧玉儿,从来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你若是不信,尽管试试,看我有没有这个能耐!”

  话毕,便走出了房间,采薇紧跟其后,顺手关上了房门,走时还不忘对着何氏哼了一声,惹得走在前面的萧玉儿一脸无奈地转过头来,冲着她说了一句,“过来掌灯,带路。”

  晚上夜路看不清,萧玉儿又是个惯会迷路的,所有天一黑,很少外出走动。

  第二天一早,照例,萧玉儿去了一趟慈玉坊,那边的账册最乱,里面许多人也被何氏替换掉,如今要从里到外的清理,总会有那么几个无理取闹的,便颇费了一点时间。

  但也只是一点罢了,软硬皆施双管齐下,也都是些逞口舌之能的,三下两下就打发了,也不敢再回来闹事,毕竟慈玉坊的账目亏空上他们这些人不说跟着何氏吃了点‘肉’,但也没少喝‘汤’。

  “从今日起,慈玉坊各项事务就交给于管事来管理,底下若再有一些鸡鸣狗盗之辈,必严惩不贷,当然,若各位对慈宇坊做出贡献,也会有相应的奖赏,只要是一心为慈玉坊好的,我萧玉儿是不会亏待你们的。”

  打发了一个企图闹事砸东西的工人差人直接送往官府,萧玉儿站在众人最前面,撂下这句话,语态郑重而威严,眼底的寒光让人不敢轻视。

  “是,大小姐。”

  底下人纷纷应和,有点聪明的人都明白了,从今日起,大小姐该是正式接过何氏手中她娘亲的嫁妆来亲自管理了。

  还有站在大小姐身边那位老人,从言语,谈吐,精明程度上,都不亚于最顶级的管事,听说大小姐的外祖父是洛阳第一首富,那这人不用多想,便知是哪里来的,有那位的帮助,何氏又如何斗得过大小姐呢。

  “那这里便先交给魏伯伯了,我便先回府里看账册。”见事情差不多都处理完了,萧玉儿揉了揉有些酸痛的眉眼,对着站在她身边为她撑场面的魏和笑了笑,在得到对方的点头回应下,带着采薇往门外走去。

  将军府的马车正在慈玉坊外等候,天气越来越冷了,外面下起了丝丝细雨,早上没吃什么,这会看着快正午了,便有些饿了。

  “先去食满楼吃点东西再回去,有些饿了。”揉了揉应声而响的肚子,萧玉儿笑得有些羞涩,脸颊微微泛红,快速进了马车。

  肚子咕咕叫什么的,有点不好意思。

  采薇跟在后面,忍着笑不敢笑出声来,但还是弯了眉眼对着赶车的车夫吩咐了一下,之后便随着萧玉儿进了马车之中。

  车中搁置了一个小火炉,里面烧着些许银炭,入冬之后,天气越发寒凉,小姐向来畏寒,若非必须要出门一趟打理这些琐事,恐怕是恨不得窝在自己的小院里过了这个冬天再出来。

  不过听说承和那边还不太冷,小姐近些日子一直在打听葛神医的下落,想来过些日子办完萧府的事情便要去承和寻那葛神医了。

  不过那葛神医真的能够治好相府二公子的眼睛吗?若是,那为何丞相以前没有去请人来为他孙子医治呢?

  心中众多疑惑,但采薇也知道自家小姐一旦下定决定的事是很难改变的,便也藏起了那些不解,没有说出来徒增烦恼。

  大概一炷香的时辰,车夫便拉了缰绳,将马车停在了食满楼门前,这些日子,凡是在外面办事,小姐大多是在食满楼用的午膳,一则食满楼是小姐娘亲的陪嫁店铺之一,二则,也是不想回去见到那对倒胃口的何氏母女。

  一下车,便有小厮迎出来,笑着一张脸弓腰道:“大小姐来了,包厢已经准备好了,今日小姐想吃些什么呢?”

  因为近些日子都在食满楼用午膳的原因,食满楼的掌柜便特意为萧玉儿留了包厢,倒也还算机灵。

  “嗯,先进去吧。”冷风吹的萧玉儿皱了皱眉头,抬腿踩上那几层台阶便要食满楼里面走去。

  小厮赶紧在前面领路。

  “公子,小心些。”正好这时有另一辆马车驶来,将将停在萧玉儿马车的旁边,萧玉儿不置可否,一心只想远离外面这股冷风,脚步不觉快了些,却在听到下一个声音的时候,瞳孔微缩,心脏骤然停拍,连着脚步也顿了顿。

  “无妨,我自己来。”那温雅如暖风的嗓音在飘飘细雨中显得格外醇和,却让萧玉儿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真是见了鬼了,今天难不成是流年不吉,怎会吃个午膳便碰到了这个她打心底不愿见到的人。

  “小姐?”见萧玉儿停了下来,跟在后面撑伞的采薇有些迷惑的唤了一句。

  蓦然回神,吸了口气,平缓了一下心态,这一世,她们不过是一对陌生人罢了,无需过于介怀,冷静。

  许是心理作用,这般安慰下倒还真是沉着了许多。

  回头,对着撑伞的采薇温柔地笑了笑,“只是突然想到了方才可能落了一本册子在慈玉坊,我们先进去吧。”

  “哦,好,待会奴婢差人去拿。”采薇不疑有他,体贴的将伞沿往上抬了抬,为萧玉儿遮去更多的风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