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二十六章:这是什么狗血的猿粪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193 2019-04-26 12:48:19

  点了点头,萧玉儿并没有看沈黎安那边,许是不愿见,便连个眼神都没有瞟过去,听了采薇的话之后便自顾自地往前走去,随着领路的小厮上了二楼,进了专门为她留的包厢之中。

  整个过程,冷静的连她自己都有些怀疑,一直到进了包厢之中那惴惴不安,急速跳动的心脏才让她明白过来,不过是反应稍微迟钝了些许罢了。

  毕竟是曾经用生命去爱过的人,说不在意就不在意,那她心也太大了。

  不过...

  右手轻抚心口,她低着头,嘴角的笑意变得有些自嘲起来。

  真正的不爱是在经年过后再见到那个人内心也不会起丝毫波澜,但她却还是有些失态了。

  果然,‘修行’之路漫漫,她还得再接再厉。

  “小姐,食满楼新购了一些新鲜海味,要不要尝一下?”面前响起采薇期待的声音,萧玉儿抬头,看着坐在对面拿着菜单几乎快落下口水的她,有些宠溺地笑了笑,温言道:“好,你若爱吃,便点吧。”

  在没有旁人在场的时候,萧玉儿对采薇还是很纵容的。

  只是冬天吃海鲜,嗯,她家丫鬟的口味真是越来越独特了,不过还好,她有钱,养得起。

  “谢谢小姐,那我这就去厨房挑选了。”因为海鲜没有特定的,所以采薇喜欢直接去厨房看,看中哪个就吃哪个。

  萧玉儿见她高兴,便也随她去了,只是叮嘱了不要选的太多,省得吃不完浪费,毕竟冬日里的海鲜还是很珍贵的。

  “小姐最好了。”采薇激动的抱着菜单便跑了出去,差点忘记关门,还是萧玉儿提醒,才折回来有些羞腆地把门带上,然后又蹦蹦跳跳地离去。

  没了丫鬟服侍,萧玉儿倒也不介意,自己动手倒了一杯茶水细细地品着。

  上好的碧螺春入口微苦,却回味无穷,等采薇回来到上菜的时间估计还要许久,萧玉儿想了想,便起身想去马车中将那本她还没看完的残卷拿来看看。

  虽说支使小厮去也行,但她这人有个怪癖,只要是自己珍惜的东西,都不喜欢让别人触碰,所幸她喜欢的东西也不多,珍惜更是少有,这点癖好便无人察觉,不妨事。

  厢房位于楼梯口的右侧,萧玉儿刚出去,正想去拿放在门口角落里的油纸伞,不察,身后正走来一人,她这一弯腰便碰到了对方。

  惯性使然,她往前面踉跄而去,就快撞到柱子上的时候,身后却伸来一只手快速搂住自己的腰际将自己往后面拉去,后背撞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带着几许熟悉的药香。

  “咳咳...”

  许是冲击力度过大,撞伤了人家,萧玉儿不免有些自责地转过身去,做为一名大夫,光是从呼吸,她便能察觉到此人的身体是有多虚弱。

  “抱歉,有没有撞到你哪...”里。

  看着面前这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脸庞,萧玉儿如鲠在喉,剩余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瞪大着双眼,心里一万个卧槽飘然而过。

  这是什么狗血的猿粪,这都能撞见,他的小厮呢?怎么没在他身边?他一个瞎子来客栈吃饭乱跑什么,这里是二楼,就不怕一脚踩空了从楼梯上滚下去?不对,她关心这个干什么,萧玉儿啊萧玉儿,脑子是个好东西,请你有时候还是得带上一下。

  见面前的人披着白色的狐裘披风,单手放在唇下咳嗽的剧烈,整张脸都有些不正常的晕红起来,萧玉儿一时倒没注意他的手还搂在自己的腰上。

  虽说不想再理会这人,但一日夫妻百日恩,让她这么放着他不管她身为一个医者也是良心不安,更何况,对方还帮了她,是因为她才会这样的,那她就更不能置之不理了。

  “你先跟我进来。”厢房就在旁边,站在走廊上多有不便,萧玉儿便直接拉了他的手腕推开旁边的房门将他拉了进去。

  也是此时,她才发现对方的右手还搂在自己的腰上,正要说些什么,他又自然而然地收回了自己的手,话到嘴边,还是咽了下去。

  算了,估摸着他也不是故意的,毕竟以他的人品,应该是不会故意吃她豆腐的。

  背对着那人,所以萧玉儿没看见,她身后的男子微微勾起的唇角和那过分温柔的表情,特别是那双漆黑的眼眸,就像一潭深不可测的幽水,卷着无数的漩涡,仿佛时刻都能把人溺毙在里面。

  目光没有丝毫焦距却还是准确无误地落在俩人被握住胳膊的那只小手上,透过衣料感受到少女温软的触感,沈黎安弯了眉眼,耳尖透露出些许胭脂般的红色。

  “你先坐下,我帮你看看。”将人安置在座椅之上,萧玉儿直接撩起他的衣袖,食指与中指自然而然地搭在他的脉搏之上,并没有察觉到男子眉宇间那一闪而过的诧异。

  肌肤相贴,那柔软的触感让沈黎安内心波动极大,澎湃的情绪像是一头被关押许久的野兽突然冲破牢笼,想要从他的心里逃出来,但理智还是让他克制地将那头野兽重新关了回去,忍住,慢慢来,不能吓到他的姑娘,她现在还小,不经吓的。

  “你最近是不是落水过?看脉象,你体内的寒气有些过重,最近应该还发过一次高烧,这天气本就寒凉,还落了雨,怎的还出来闲逛,也不怕再把病情加重。”说到最后,萧玉儿不免又抱怨了几句。

  自从学医之后,她最讨厌的便是那种不把自己身体当一回事的病人,你说你生病了不好好在家待着养病,大冷天的出来溜达个啥,不知道外面冷容易过了寒气吗?就爱给大夫添麻烦。

  “抱歉,以后不会了...咳咳..”虚弱的嗓音夹着几声咳嗽,他的声音很是温和,就连道歉都那么真诚,微微低下的脑袋,一片茫然无措的表情,像是在接受教育的乖宝宝,看起来既无辜又可怜,这倒是让萧玉儿有些无措了。

  果然,相貌这种东西,很多时候比免死金牌还好用,偏偏沈黎安这人又长着一张如玉般好看的容颜,脾性温柔,气质又那么儒雅,简直是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罢了罢了,对于现在的沈黎安来说,自己还只是一个只见过一面的陌生人罢了,如此训斥,倒还真的是她的不应该了。

  多管闲事也得有个度,萧玉儿,这个人跟你没啥关系了,别瞎操那份不该操的心,你现在应该想法子赶紧解除你跟这人身上定的娃娃亲,这才是正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