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二十八章:龙凤玉佩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089 2019-04-26 12:54:34

  萧玉儿是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态回去的,午膳也没有吃多少,幸好采薇是个心大的,倒也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回府之后萧玉儿便屏退旁人,自己一个人待在房间之中,坐在床榻之上,绷着一张小脸作思考状。

  良久,她才展颜,双手合十,呼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地安慰自己道:“今日的相遇应该只是偶然,反正双方也没有互报姓名,他应该不知道自己是谁,不过去承和的事情该提前了,免得夜长梦多,多生事端。”

  这几天她总是心慌,这可不是什么好预兆,再加上今日又遇见了他,结合前世的种种,她总觉得他对自己的态度怪怪的,有哪里不一样了,可要具体说哪里不一样,她又想不出什么合适的形容词来表达。

  沈黎安那家伙,还真是她的冤家,不过刚才诊脉的时候,他体内寒气那么重,像是刚刚大病初愈了一场,一个瞎子,对相府那些人又有什么危害呢?

  若真要他死他也不该活得到现在,可现在却如此迫不及待地想要将人弄死,除非,他又有了足以让那些人忌惮的理由。

  “糟了,该不是何氏多方打听引起相府的注意了吧?”该死。

  弹跳起身,萧玉儿皱着眉头左右徘徊,冷静下来思索着,推测过后,果然这个理由最为可能,毕竟何氏那蠢货,空有心计没有城府,跟相府那些个人比起来,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

  那一个个精明的,肯定是被怀疑了,以那些人的手段,恐怕过不了多久,娃娃亲的事便会被翻出来,当然,她并不担心这件事会被她们暴露出来,相反,她们比自己还希望她不要嫁给沈黎安。

  毕竟,她的地位在京城闺秀里面也算是相当有身份的,她爹身为正二品的大将军,在边关打了许多胜仗,年关将至,她爹回来后皇帝为了嘉赏他在边疆打战的功劳,定会为他升官。

  记得前世是从正二品升到了从一品,做为从一品大将军的嫡出大女儿,即便是要嫁给王孙贵族,也是门当户对,更别提他一个相府的二公子,还是个瞎子废物,所以自己一旦嫁过去,对相府那些人威胁可是很大的。

  不过沈黎安再悲催,好歹也有他爷爷护着,这位老丞相可不是个糊涂的,相反精明的不行,不然也不能坐到丞相这个位置六七十年还不动摇,这算是开国历史上做丞相最久远的一位了。

  年轻时候也是一位风华人物,这样的人,若是相府有什么动静,特别是事关他大儿子留下来的唯一血脉,怎么可能不注意?时间久了,总会被发现的,所以,她现在必须抓紧时间,在主动权还在自己手上的时候。

  “采薇。”想了许久,萧玉儿抬头朝着门口叫了一声。

  吱呀一声,门开了,采薇端着一盘糕点走了进来。

  “小姐,有什么事吗?奴婢刚从厨房端了一盘小点心过来,你过来尝尝。”

  “先搁着,等会再说,你先替我去收拾一下行李,准备好马车,明日一早,我要前往承和去找葛神医。”

  采薇刚把糕点放在桌上便听到这么一句话,当即皱了眉头,抬头忧心道:“小姐,这么急吗?那何氏那边怎么办?”小姐若是走了,何氏她们又弄什么幺蛾子可怎么办。

  萧玉儿看见了她脸上的情绪,往她身边走近了几步,踮起脚尖去摸了摸她的脑袋,采薇也配合地弯了膝。

  “无碍,我会让魏伯伯看着她,这几天她顾着到处筹钱,恐怕没时间注意到我,承和路途遥远,这次我还会再带小一小二一起去,他们是外祖父配给我的护卫,武功高强,对外祖父又忠心耿耿,有他们一道,也更安全一些,我们争取快去快回,毕竟天气越发冷了,碰到下雪天路滑恐怕还会耽搁行程。”

  这番道理说得通透,采薇想了想,觉得也对,现在不去的话过些日子恐怕就要落雪了,小姐畏寒,大雪天出门又不安全,还不如现在去较好。

  “那奴婢要跟小姐一起去。”她抬了抬头,眼神中透露着萧玉儿要是不带她去她就敢撒泼打滚纠缠到底的情绪。

  萧玉儿噗呲一笑,笑意温和,如六月春风拂过柳梢,格外柔软,“又没说不带你去,你瞧你,还敢跟我急眼不成?”

  “奴婢怎么敢跟小姐急眼。”最多生会儿闷气罢了,不过小姐最近好像对她越来越好了,很多事情也会争取她的意见,她不懂的地方也会细心开导她,唉,要是小姐是个男的,她都想嫁给小姐了。

  “好了,别闹了,快去准备吧,时间匆忙,一路上该准备的东西都得妥善安排好,多带点银钱,以备不时之需,顺便让人把昨日于管事送来的帐册搬过来让我看看,备上一壶热茶,这桌上的茶水有些凉了。”摸摸头,萧玉儿笑的一脸温婉。

  采薇顿时觉得自己该死,身为小姐的贴身奴婢,这么多小事竟然还要小姐来提醒自己,若非小姐性子是个好的,换在别家,她这样的丫鬟都是要打卖出去的。

  只是,她还来不及忏悔,站在她面前的少女便松了手,转身往另一边珠帘卷帐后的书案前走去,拿着上面的一方砚台看了看,便绕过去坐在了后面的扶椅上,拿起书案上放着的一本书籍,翻开几页,便看了起来。

  面容沉静柔和,颇有一幅岁月静好的神态。

  采薇看的出神,还是萧玉儿抬头提醒,她这才垂了眼帘,慌促地跑出去吩咐事情了。

  见她离开,萧玉儿这才放下手中的书籍,起身走到身后的一方书架前,在角落处的一个木格里掏出一块玉佩。

  这便是她跟沈黎安定下娃娃亲的两块信物之一,她手中的是凤佩,而沈黎安手中的是龙佩,说来也奇怪,虽说大燕朝并没有忌讳什么,但以龙凤玉佩为定亲信物的还是少之又少。

  而且,看这玉佩的成色,该是极其稀有的玉种,罢了,多想无益,此去承和多则半月,少则十日,路途遥远,这玉佩还是放在身边比较安全,也省得何氏母女又打什么歪主意,虽然她已经警告过她们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