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三十章:药食相克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300 2019-04-26 12:57:51

  “妈的,是不是没在啊?怎么敲这么久门还不过来开门?”

  站在最前面的士兵长着一张凶神恶煞的脸,看起来很是强壮,只是颇为心浮气躁,火爆的脾气上来,一脚便踹在面前那扇红木门上,就差撸起袖子一头撞进去了。

  守在那担架旁边的士兵较为年轻,面容虽普通但眼神较为精明,时不时还有一丝光亮从中闪过,看起来是个聪明的。

  此刻他听了那火爆脾气士兵的话,同样也皱了眉头,但还是低下头来思索了一番,这才抬起头来回道:“老三老四,你们翻墙进去看看人是不是真的不在,反正现在四下无人,就算翻了墙,也无人发...”

  话到最后,眼角视线处却瞥见一道倩丽的身影,正站在那角落桂花树的后面,貌似是隔壁院落的人,只是面貌被面纱遮住,看不太清,但看她身边那两个护卫和丫鬟,应该是个身份不小的。

  “咳咳...”打脸来的太快,李贡有些尴尬地低下了头。

  “老二,你怎么了?”那被叫做老三的汉子瞥见李贡的眼神,这才发现隔壁还有人站着,且还正在望着他们这边,眉头一挑,憋了一口气便冲着萧玉儿那边大声吼了一句。

  “看什么看,再看小心老子把你们的眼珠子挖出来,滚!”

  若是平常女子,被这么一个凶神恶煞的士兵一吓,肯定要哆嗦着身子讪讪而逃了,可是萧玉儿不同,她不但没走,反而理所当然地提起裙摆朝着他们这边一路小跑了过来,平静的眼神无波无澜,不带半点怕的。

  不过几个士兵而已,且不说她身边有魏寒魏南俩人保护,即便没有,就冲她父亲的名号,这些士兵除非是不想在军营中混了,否则轻易是不敢开罪她的。

  当然,前提是她将父亲的名号说出来,不过她并没有这个打算,最近小弄了几样毒药,正愁着没地方试,若是他们敢无理,那就别怪她对他们不客气。

  走近了,那些个士兵这才看清了面前只不过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如此,再大的气也凶不出来了,男子汉大丈夫跟一个女孩子计较那么多作甚,恁丢脸。

  “小姑娘,你可知道这家的主人去哪了?”李贡眼珠子转了转,脸上挂上了和善的笑意,对着站在他眼前的萧玉儿问道。

  萧玉儿很坦诚地摇了摇头,“不知道,我也是今日才搬来这隔壁,对于周围之事更是不了解,不过你们这担架上的人是死了吗?怎么用白布盖着?”

  这话说的是相当的直白,但看着她那双单纯无辜的眼睛,到嘴的责怪也是说不出来的。

  只是那站在门边的大汉却听不下去了,大跨步走过来,冲着萧玉儿便凶道:“你这个小女娃子知道什么,还不快速速离去,小心我的拳头不长眼。”便要撸起袖子来赶人。

  魏寒佩剑噌的一下出鞘,笔直地横在了那大汉脖子不过几毫米处的地方,神色冷然,“离我家小姐远点。”

  “你!”

  “老三。”

  眼见着场面剑跋扈跋起来,李贡赶紧站起身来。

  抬手让身边的老四拦住了气势汹汹的老三,这才对着萧玉儿这边拱了拱手道,“抱歉,舍弟脾气火爆,吓到姑娘了。”

  “这担架上之人是我们的老大,前些日子刚从战场上撤下来,回来的途中不慎被毒物咬伤了腿,便暂时留在承和这边休养,也找了大夫给老大看伤,就是这房子里的主人,姓葛,听说是承和有名的大夫,医术高明,替我们老大施了针放了毒血又开了些药方之后便让我们回去了,一开始还挺有效的那药方,不过今日一早,老大突然浑身抽搐,口吐白沫,就这样晕死了过去,眼看着就要活不成了,我们这才抬着他来找葛大夫要一个说法。”

  “既然是晕死,那便还没死啊,怎么用白布遮着,你们是想把人闷死?”做为一个医者,萧玉儿心里有点不舒服,嘴角的笑意也垮了一半。

  “不会的,白布薄,透着空气,只是老大晕过去的模样有些吓人,脸色铁青,眼睛瞪大,口中不断还有白沫冒出,实在是怕吓到人所以才...”不知为何,看着眼前少女瞬间转变严肃的眼神,李贡脑袋一空,下意识地便自我辩解起来。

  听此,萧玉儿这才柔和了视线,眸底暖意四散,很快便将那丁点冷意驱逐出去,但她还是没有松开眉头,而是转移话题问道:“只是区区毒物的话,怎么会弄成这样呢?难不成是你们抓错药方了?还是在吃药期间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李贡回头看了一眼他身后那个士兵,平日里老大的药都是他来负责,那士兵见李贡看他,立马回复道:“药都是按着药方直接去药店抓的,绝对没错,而且都是一些平常中药,最贵的也不过是那红舌草,绝对不会错的。”

  “老二,你听那女娃娃瞎讲什么哟,我看就是那葛神医开错了药才害了我们老大。”那脾气火爆的汉子不甘忽视在旁边喊了这么一句。

  李贡这才恍然,对啊,面前站着的只不过是一个小姑娘,他跟一个小姑娘说这么多做什么,这不是废话吗?

  “这几日你们老大吃了什么可否说上一说,小女研究医术也有一段时日,这药物相克的道理还是懂上一懂的,说不定能帮到你们什么忙。”

  “也没吃什么啊,不就是大米饭,肉啊菜啊之类的,哦,对了,前几日老三去山上猎到一头麋鹿,肉质肥美,老大也吃了许多,因为葛大夫有医嘱,不能喝酒,所以老大最近这段时间也是滴酒不沾应该没吃什么不该吃....”

  “胡闹!这红舌草与鹿肉本是相生相克,两者合在一起就是剧烈的毒药,你们应该庆幸你们老大体内被毒物咬伤的毒性还未完全清除,两种剧毒在体内撞击,彼此牵制,勉强维持的平衡,这才让你们老大有些许喘息的时间,否则这红舌草与鹿肉产生的毒性恐怕早就让你们老大死掉,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你们老大毒发的?”

  见萧玉儿言辞令色,信誓旦旦,认真的有点吓人,李贡等人下意识的慌了,“今天一早发现的,然后找了两个大夫看都说没救了,就来葛大夫这,算下来应该快有个把时辰了。”

  “个把时辰,来不及了,起开,采薇,去拿我的银针。”因为心神恍惚的原因,萧玉儿这么一推,李贡身形踉跄一下,还真的被她给推开了去。

  虽然觉得这样貌似有些不好,小姐好像只读过几本医书,实践操作真的行吗?不过在这种关键时刻,采薇下意识地就选择了相信萧玉儿,跑去马车内拿出萧玉儿平常把玩的那袋子银针,自觉地蹲在萧玉儿身边给她递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