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三十一章:拜师?不要!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286 2019-04-26 13:00:37

  “老二,这...”那暴脾气的大汉一看萧玉儿动作麻利地便掀了那白布,目光顿时急了。

  李贡冲着他摇了摇头,再加上面前有魏寒魏南俩人抽剑相阻,一时间竟也奈何不得。

  其实李贡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再加上萧玉儿的行为举止颇有医术高超的风范,让他不知为何竟产生了一股信任的心态。

  他突然有些明白钟南寺的香火为什么要比迦和寺的香火更为鼎盛了,可能是钟南寺的主持行派举止间更有道骨仙风的气质吧。

  气场这种东西,有的时候比起年龄来更让人信服。

  而萧玉儿也果真没有让他失望,他都没看清她的针是怎么下的,那手速快的几乎让人看不清,而每一根针的位置都好像有所顺序,动作稳当利落。

  不过片刻功夫,便起身拍着衣袖看向了他。

  “命是暂时保住了,但还是要及时治疗,你们现在抬着他去医馆找大夫,应该还来得及,记住,抬人的时候悠着点,上面的银针要是晃掉了一根,神仙也救不了你们老大。”

  “小姐,擦手。”采薇细心地递过来一块手帕。

  李贡等人立马蹲到地上那人跟前,观其颜色,白沫不吐了,眼睛也闭上了,鼻尖呼吸也没有那么断断续续了。

  “若我们老大真的能够捡回这一条命来,今日救命之恩,我等来日一定结草衔环相报。”拱手施上一礼,萧玉儿往后退上一步,避开了他这份鞠躬大礼。

  “医者本份,无需相报,你们还是快点把人抬去医馆吧,省得...”

  “不用去医馆了,抬进我院子里吧。”话未完,便被一道苍老但又精神抖擞的声音打断,话语之中甚至还带上了隐隐的一点兴奋在里头。

  不知何时起,那群士兵的背后站了一位黑发白须的老者,正抚须眯眼的看着这边,不,准确来说,应该是看着萧玉儿。

  那视线,落在萧玉儿身上,就像是看见了一块价值千金的璞玉一般,连他旁边的人跟他说话他都懒得再搭理一声。

  “葛神医,你看你什么时候再去给我们家老爷诊治一番啊?”

  见自个被忽略,站在他身边的青衣男子擦了擦额头冒出的细汗,眼神之中甚至带上了几分哀求,这次要再得个准信,回去定会被老爷骂死的。

  “烦死个人了,你,离我远点,我这边有正事要做呢,你回去告诉你家老爷,要想肾不亏,就少吃点那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药,再少纳几房小妾,比什么都管用。”

  葛代也不管这话说的中不中听,听话的人又是怎样憋红着一张脸尴尬的几乎把头钻进洞里去埋起来,甩着袖子便大步沿着众人让开的小道走到了萧玉儿面前。

  “姑娘,我看你骨骼惊奇,智通慧达,是万中无一的医学奇才,你可有兴趣拜老朽为师,老朽还从未收过徒弟,你若拜了老朽为师,老朽这一身绝学尽可传授于你。”

  “......”为毛她有一种碰到江湖骗子的既视感。

  还有,拜师是什么鬼?说好的不轻易收徒呢?怎么这一世变得这么‘饥渴’了?是她记忆错乱了?还是这个世界改变的太快了?不行,有点承受不过来,让她先缓一缓。

  不对,这突然的,让她拜什么师啊,切磋还行,拜师?说真的,这位老朽,咱俩实力旗鼓相当,你是真的没条件当我师父。

  我这一身医术,可是容百家之长,取其精华,又刻苦专研了七年之久,不过你说我是万中无一的医学奇才,这句话虽有夸张之意,但也不尽全否。

  她打小记忆力超群,但理解能力极差,不过这一点在医书上她却从来没发生过,但凡她看过一遍的药材,她都能记住并快速领会其用途,并能举一反三,不然别人穷极一生也研究不出能将沈黎安眼睛治好的药方,她却能在七年的时间里将药方研究出来。

  说来还挺骄傲的,她这一药方若是流传于世,那可对于那些中毒失明之人来说,也算是一份希望,虽然她当时满心满眼想到的只为医治那一人。

  “这位姑娘,你可能不知道老朽的名号,说来也怪老朽平时太过于低调了,在外都不把全名道与别人听的,旁人也只知道的我姓葛,但却不知道我叫什么,你凑过来,老朽可以把名字告诉你哦~”

  看着他那一脸跟诱拐未成年少女无异的笑容,萧玉儿嘴角的笑弧有些控制不住的扭曲了一下,还好被面纱遮挡,外人见不到。

  “咳咳,这位老先生,说来话长,但我们可否先救救地上这人?”没看旁人这几个汉子急的都快哭了嘛,你老能不能把握住一下重点。

  “这不急,只要他还有半口气,老朽都能把他救回来,而且姑娘你刚才不是用鬼谷十八针给他控制住了毒性嘛,一时半会他还死不了,我们还是来谈谈收徒这个问题吧。”搓搓双手,葛代眼神绽放出极其强烈的光芒,有些刺眼。

  对于一位医者来说,毕生所求有二,其一,就是将自己的医术练到登峰造极,其二,就是将自己登峰造极的医术找一个适合的传承之人传承下去,毕竟生命有限,这份绝学若是断在自己手里,每个传人,岂不可惜?

  以前他不收徒弟那是因为他没有找到最好的,如今找到了自然不能放过,就是舍了他这张老脸,今天这个徒弟他也是收定了。

  多好的苗子啊,还会鬼谷十八针,刚才施针的那手法更是精妙绝伦,丝毫不差。

  萧玉儿终于发现问题的关键出在哪里,该是自己施针被这葛神医给看到了,不过拜师这件事,真的有点难搞啊。

  “我们先救人,好伐?”揉了揉眉眼,萧玉儿看着李贡感激的眼神,有些无奈的让他们将担架抬了起来。

  葛代见萧玉儿执意先救人,非但没有丝毫不开心,反而眼睛更亮了,天赋有了,还这么有医德,不当医者真是浪费了,嗯,徒弟说救人,那就先救人。

  “葛神医,我家老爷...”站在他旁边的男子见葛代要进自家院子,完全没有再理会自己的意思,顿时顾不上尴尬,立马伸手去拦他。

  却被葛代一个闪身躲开了。

  颇为嫌弃地拍了拍衣袖,冲着他道:“滚滚滚,老朽能救穷人,富人,但这作死之人却是万万不会救的,你告诉你家老爷,让他死的那条心吧,不过就是晚年少了点‘性’福而已,这么大岁数了,儿子也有好几个了,也该知足了。”

  话毕,葛代便头也不回地跑去开自家院子的大门。

  “可是...”那男子还想说些什么,却被面前的几名士兵拦住去路。

  “还有事?”敢耽误他们老大的治疗,不要命了?

  男子立马怂了。

  “没...没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