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三十二章:就此了断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216 2019-04-26 13:01:56

  因为不想耽搁事,葛代救人的速度不可谓是不快,刚把人推进药庐,不出一盏茶的功夫,便一脸轻松地出来让李贡他们把人抬回去。

  “没啥事了,这次可别再乱吃东西了,不然下次我可不会再救这种作死的病人。”撇了撇嘴,葛代在李贡等人进药庐的瞬间,扭过头朝着他们大嗓门叫了这么一句。

  李贡心中有愧,更别提刚才还在人家门口大吵大闹了一场,冤枉了人家,此刻更是无言反驳,进屋抬了人便打算走人。

  经过萧玉儿身边的时候停了片刻,满脸郑重地承诺道:“今日之恩,我等必铭记于心,姑娘将来若是有用得上我们的地方,尽管来第五军营找我们。”

  “第五军营,可是隶属黎将军部下?”萧玉儿斜了斜眉眼,掐着点问了这么一句。

  李贡诧异地抬起头,有些惊讶萧玉儿竟对军营中事如此了解,“姑娘怎知?”

  站在萧玉儿身边的采薇立马仰起头冲着他努了努嘴,颇为骄傲道:“我家小姐的父亲可是当朝镇远大将军,你们那位黎将军黎汶当年可是我家老爷手下带出来的呢。”

  “采薇!”轻咤一声,萧玉儿回头目光有些警告地瞪了采薇一眼。

  采薇缩了缩脖子,赶紧闭上了嘴巴往后退了两步,但奈何话已出口,无法收回。

  “姑娘竟是萧护大将军家的千金?李贡等人先前多有得罪之处,还请姑娘见谅,不过在下刚才说过的话是不会收回的,姑娘他日若是有什么地方用得上我们兄弟几个的,只要姑娘一句话的事,我等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说得跟要他们上刀山下火海似的,如此壮志凌然,英勇就赴的模样真是愁刹人也。

  “我刚才便说过了,救人本是应该,你们若当真要报答于我,就多杀几个贼寇,为我大燕王朝多守几分疆土,于我,便也算得上是欣慰了。”这一番话说的毫无私心,让人不由得佩服。

  “早闻萧护大将军爱兵如子,没想到萧小姐也有这么一副爱国心肠,在下实在是....”

  “行了行了,废话那么多,赶紧走人。”话未尽,便被一道不耐烦的声音打断,虽说这是很不礼貌的行为,但因为其人是葛代,所以李贡也只是皱了皱眉头,便不了了之了。

  “那我等就先行离去了。”对着萧玉儿再次行了一个礼,李贡便带着一大堆人浩浩荡荡地离去了。

  萧玉儿的目光还未回转过来,面前便有一只手挥来挥去,挑眉,颇为无奈地看向其人。

  好脾性地说道:“葛神医,其实小女此番前来,便是来寻您的,不过,并非前来拜师,而是有一事相求。”

  “好说好说,只要你做了我的徒弟,你的事便是我的事,甭管啥事,都没问题。”拍拍胸脯,葛代耸着下巴的胡须,笑的一脸狐狸模样。

  这老头...

  “我这里,有一张药方,但凡是因毒所瞎的眼疾,皆能治上一二,不知葛神医可有兴趣与我坐下慢慢商讨一番?”伸手从采薇手中接过早已写好封存的信笺,萧玉儿抬手任意指了一处房间的位置,外面天寒地冻,可冷死她了。

  葛代双眼疑惑犹存,但撞进萧玉儿那双自信非常的眼睛里时,却抚着胡须哈哈大笑起来,“你这女娃,当真有趣,走走,我们先进去,你这身娇体弱的,站在这院落之中,可别冻坏了。”

  说着,便直接往他刚才出来的药庐方向走去,萧玉儿眯了眯眼,并未作声,而是跟紧他的步伐进了药庐之中。

  “你们就在外面等候吧。”顺手关上药庐的房门,无视采薇委屈巴巴的眼神,萧玉儿跟着葛代做到了那烧红的火炉旁边坐下。

  “我这里也没啥好招待你的,药材倒有一大堆,你随意,随意就好。”

  环视了一下颇有些凌乱的药庐,葛代有些后悔把萧玉儿带到这里来,这形象树立的太差,早知道昨日他就整理一下好了。

  “无妨。”

  水波粼粼的眼眸在炭火的照耀下显得格外温暖,她轻轻笑着,将脸上戴着的面纱摘了下来,一张花容月貌的脸蛋便出现在葛代眼前,让人不由眼前一亮。

  但葛代最在意的还是萧玉儿手中那信笺,搓了搓双手,挪了一个凳子坐到她的对面,抬起头来问道:“先说说,你找我有什么事?”

  萧玉儿最喜欢的就是如此爽快的问话,莞尔一笑,开口道:“我可以将此药方赠予葛神医研究,但在此之前,我要你带着这药方随我去见一个人。”

  “谁?”

  “当朝丞相,沈渊仲!”

  “哦?”听了这个名号,葛代不由皱了眉头,他一向不喜与权势之人过于接触,但他还是想听听他家徒儿怎么说,便也未急着否决。

  萧玉儿窥他神色,知他想法,倒也不急,而是将手中的药方先递予他看,在他看的过程中叙述道:“相府二公子小的时候曾被毒瞎了双眼,近日我才得知,家父曾与他的至交好友,也就是相府二公子的父亲定下了一份娃娃亲,但此事隐秘,少有认知,唯一的信物也只有那龙凤玉佩。”

  “龙凤玉佩?”听到这里,葛代不由得惊诧了一下,抬起头来向萧玉儿再次确信,得到肯定的眼神之后,噗呲一声笑了出来,摇头晃脑道:“倒是个有胆量的。”

  “时至今日,我猜测龙佩应该在相府二公子身上,可他并未将此事宣扬出去,想来也是于我无意,而我也不想嫁予他,但这份娃娃亲一日不解除,我便一日不心安,所以,我想葛神医随我前往相府,与沈老丞相秘密一见,以医治双眼为条件,将这份不该出现的娃娃亲就此了断,也算是有所善终,不误双方前程。”

  “你这娃娃,倒是大方,可你就没想过,那相府二公子若是恢复了光明,以他的才智,前途无量啊,如此优秀的夫婿人选,你就如此轻易的说不要就不要了?”

  看着他试探的眼神,萧玉儿笑的一脸豁达,摇头道:“再好,也与我无缘,相府那种地方,就像是一个大染缸,并不适合我,我想要的,是自由自在,无拘无束的生活,再说,我父为将,以我的身份地位,要什么没有,过满即失,知足常乐便好。”

  “好心性!老朽就喜欢你这样的人,不过,你既有了药方,为何不自己拿去,还要经过老朽的手呢?”这是葛代最不明白的地方。

  萧玉儿目光投向那火炉之中,一双杏眸之中映照了两簇炽热的火焰,很是明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