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三十三章:切磋切磋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527 2019-04-26 13:03:56

  “我不想让人知道这药方是我研制出来的。”

  “啥?这药方你弄出来的?”目瞪口呆,惊讶到不行。

  萧玉儿:“.....”敢情你老刚才一直以为这药方是我寻来的吗?

  不过,请收一收你这如狼似虎的眼神,我是绝对不会拜你为师的!

  听见是自家徒儿所研制出的药方,葛代立马收起有些漫不经心的表情,目光专注地看向手中那张摊开的药方。

  笔迹清秀,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药方当真是开的精巧绝妙啊,他活了这么多年,自认为自己的医术算不上出神入化,但也算得上是高超,可眼前这张药方却打破了他以往顽固的理念。

  “你这上面加的三钱子能跟这百红花放在一起吗?”指了指其中一处,葛代虚心求教起来,这种配药的方式还真是新奇而大胆。

  萧玉儿倒也不藏私,见问到自己,便一脸认真地回答了起来。

  于是接下来的一个时辰便成了二人一问一答的时间,中间双方还讲了各自的见解,在神医面前,萧玉儿倒也不掩藏她的医术,把该知道的都说了出来,可谓是锋芒毕露。

  但她之所以这样,也是为了打消葛代收她为徒的念想,果然,在讨论的过程中,葛代看向她的目光慢慢的变了,嗯,怎么形容呢,大概是从如狼似虎转变成了昔昔相惜吧。

  “没想到啊没想到,你这女娃娃看着不大,在医术这一方面却有如此了不得的见解和成就,老朽冒昧问上一句,你这医术,是谁教的?”

  萧玉儿愣了愣神,继而回道:“说来话长,也只是多看了一些医书,胡学一通罢了。”

  很是委婉谦虚,但却让葛代更是惊讶的砸了咂嘴。

  古往今来,多少医者想融百家之长,去其糠糟,取其精华,却始终未有一人成功过,不,应该说是今天之前。

  因为现在他眼前不就站着一位成功案例吗?天赋和秉性这种东西,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恰到好处地达到那个境界,较之于他,才智有余,心性不足,便也只能望而却步,无法再前。

  “天才啊!”

  葛代拍了拍大腿,忍不住赞叹了一句,看着萧玉儿的眼神简直可以用羡慕嫉妒恨来形容了,但萧玉儿却始终笑容饱和地看着他,一双秋水之瞳般的眼睛里始终波澜不惊,可以看出她此刻的心境也该是如止水般平静无波的。

  连生死都经历过的人了,又怎能不豁达?

  若是让她去寺庙里与那些僧人论道一番,她也能心平气和地跟人家讨论起佛法里的许多大道理来,若是心智不够慧敏者,还有可能会被她堵得哑口无言,怀疑人生。

  所以萧玉儿很有自知之明的没有去过一趟寺庙,怕影响人家的佛心。

  “葛神医谬赞了,玉儿的医术还远远不够成熟,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

  对于这一句天才,萧玉儿抱之一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许是当局者迷吧,她倒觉得自己的医术还不是很好,不然上辈子也不会面对体内的蛊毒那么无能为力。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的能力有多大。

  “哈哈,你就不要再自谦了,这样吧,你说的那件事老头子我应了你便是,不过你这张药方可要给我好好瞧瞧,正好老头子我最近也在承和呆腻了,玉儿不嫌弃我上门叨扰几日吧?”

  瞧着他挤眉弄眼的模样,萧玉儿眼角一抽,立马明白了他的那点小心思,不过若是解决了这门娃娃亲,她也就没啥大事可做了,让他在将军府待上些日子,俩人切磋切磋医术倒也不错,便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

  “葛老前辈肯来我将军府做客,玉儿自是求之不得,既然已经商议好了,那我现在就去让下面的人去准备回程要用的东西,我们明日,便启程回京。”

  “这么快?”葛代怔愣了一下。

  “不快,就怕再耽搁些许日子要下雪了,到时候道路更是艰险难走,还不如早早起程回京,更为安全。”

  这话说的倒是有几分道理,不过他还答应了明日去东街给那买豆腐的王二麻子看病来着。

  “进门的时候我看你的马车停在隔壁,前些日子隔壁那户人家搬走了,说是把房子卖给了一位京城来的贵人,难不成是玉儿将房子买了下来?”

  萧玉儿也不客气,直接点了点头道:“嗯,本想还会在这边多住几日,客栈又离的远,所幸便买了隔壁那院落住下。”

  真有钱。

  葛代砸了咂嘴,低头沉思了一会儿。

  “这样吧,你今日便先回去,我们后日启程可好,我这边还有一位病人明日需要我去医治..嗯...挺严重的,除了我其他大夫应该都无能为力,只能等死的那种。”

  萧玉儿没有丝毫犹豫地点了点头,笑的一脸明事理。

  “...无碍,毕竟人命关天,医者救人本是应该,不过耽搁一天而已,说来这承和我还从未来过,明日协同丫鬟一起出去逛逛,买些特产带回去也好。”

  真体贴,可惜做不了他徒弟,可惜了。

  头一次,葛代觉得自己的医术还不够高,因为他真的是教不了面前这个少女什么东西。

  人家自己的医术都已经这么高了,甚至还隐隐有赶超他之趋势,唉,果然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被拍死在沙滩上,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

  萧玉儿从药庐里面出去的时候,采薇已经在外面站的有些急了,见萧玉儿出来,立马迎了上去。

  “小姐,你可算是出来了,那个葛神医...他答应了没?”

  萧玉儿瞅了一眼采薇脸上那期待的表情,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采薇立马耷拉下整个脑袋,却还是打起精神对萧玉儿加油打气。

  “小姐,你别急,这才第一天嘛,都还是陌生人,人家不答应也是情理之中,这样,我们在承和多待几天,正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们就住在葛神医家的隔壁,不愁没机会把人拐回去。”

  “.....”这话她听的咋那么别扭呢?

  “好了不逗你了,你家小姐我亲自出马什么时候出错过,明日休整一天,我们后日便启程出发回京,带上葛神医。”轻笑出声,萧玉儿出手快速地踮起脚尖揉了揉采薇额前的齐刘海,把它拨乱之后快速离开。

  “小姐!”采薇跺了跺脚,鼓着一张脸将自己翘起来的刘海弄平,斜眼却看到魏寒魏南两个兄弟正盯着她看,顿时有些羞恼,瞪着一双眼睛冲着他们叫道:“看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

  魏氏兄弟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皆耸了耸肩转过视线去,快步跟上已经走了一段距离的萧玉儿。

  采薇原地哼了一口气,小跑着也跟了过去。

  虽说只是临时的住处,但这房子却早请过人来打扫,连着摆设之类的东西都照着萧玉儿的喜好换了个通透,所以萧玉儿一进这‘萧府’,感觉跟回到自己家的感觉没啥两样,不过一个大版,一个小版而已。

  “今天早点睡,明日带你逛逛这承和城。”回到卧房,萧玉儿对着还在生闷气的采薇说了这么一句话。

  小丫头立马就高兴起来了。

  “真的?那我要吃好多好吃的。”

  这个小吃货。

  “好,明日你记得多带点银钱,喜欢什么就买,你家小姐我买单。”纵容一笑,萧玉儿说这句话半点压力也无,在采薇眼里,形象更是高大了起来。

  做萧府的丫鬟真好,特别是做小姐身边的小丫鬟,简直幸福的都要冒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