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三十五章:九皇子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303 2019-04-26 13:08:54

  没等她郁闷完,男子身后的那帮手下便已经收拾完了那群劫匪,然后回到男子马前回命,正好看到萧玉儿大咧咧的看着他们的主子,顿时凶了一声过来。

  “放肆,这位可是我们大燕王朝的九皇子殿下,你竟然敢如此无礼地直视殿下的尊容,实在是...”

  “闭嘴。”燕明修见眼前的少女飞快避开他的视线,将头低了下去,眉头微皱,斜眼冲着自己的属下抿了抿嘴,周围的空气仿佛又冷了几分。

  “属下该死。”那人惊慌地跪地,不敢再多言一句。

  “孤的身边不需要如此多嘴多舌之人,回去之后你便自请去暗卫营那边待着吧。”

  燕明修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直到他额头冒起了冷汗,这才不急不缓地说了这么一句。

  那人脸色顿时一片死寂般的苍白,但也不敢反驳,掩去眼底那一丝懊恼与不甘,低下头抱拳应下这份惩罚,“属下....遵令。”

  不过说错一句话便要受到如此惩罚,萧玉儿在旁边看的越发的心虚,那她前些日子在书店那样拐弯抹角的骂他,他不会一个不高兴把自己给咔嚓了吧?

  虽说早已猜测到这人身份不一般,但皇子什么的,果然还是有些小紧张,更别提这人处事风格如此冷漠,完了完了,就他刚才看自己那一眼,绝对是把她给认出来了,果然好奇心害死猫,她现在是要讨好求饶一番呢?还是直接撒了毒药把人毒死一溜烟地跑掉?

  前者有些过于没尊严,后者虽然硬气,却有些过于不切实际,果然,她还是...装傻充楞一下,反正她当时戴着面纱,未见全貌,只听声音,应该不会这么倒霉被认出来的吧?反正只要打死不承认,他能奈我何?

  堂堂一国皇子,总不能没有任何名头就乱打乱杀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子吧?更何况还是一位为国尽忠职守,至今仍在驻守边关的大将的女儿,他看着应该不是那种无脑之人,他应该去查过她的身份了,所以大局之前,至少现在,她的性命是无忧的。

  “小女见过九皇子殿下。”微微屈身,行了一个还算端庄的礼节,正欲起身,便听头上传来一句:

  “孤允许你起来了吗?”

  双腿又重新屈了下去,抬起一双无辜至极的双眼眨巴眨巴分外单纯无邪,看得人心痒痒,有一种想要把她这张装可怜的小脸左右开弓,捏上几把的冲动。

  而燕明修也的确这样做了,他双腿一夹,驱使身下的汗血宝马往马车更靠近几分,然后身子往萧玉儿那边侧了侧,伸出一只手探过去,直接捏上了少女在寒冬下分外冻人的小脸。

  滑嫩的触感跟豆腐一样,却不惹人讨厌,只是轻轻一捏,便红了一大块。

  眼底闪过一丝莫名的情绪,燕明修快速松了手,想了想,用另一只手往那张小脸的另一边也捏了一下,不顾少女那跟火烧过一般渐红的双眼,看着她脸上那两坨‘绯红’,满意地勾了勾唇。

  当然,因为弧度过小的原因,从表面上看,他还是一脸冷冰冰,生人勿进的表情,所以萧玉儿哪怕心里怒火纵横交错的沸腾着,却还是没有做出什么‘不得体’的举动来。

  比如,一脚踹在他的马背上让他尝尝人仰马翻是什么感觉。

  当然,她有这个贼心没这个贼胆,人家毕竟也是个皇子殿下,就算不为了她自己,她也要为了她远在边关的爹着想一下,一时冲动的后果不是她能承受的起的。

  不过果然还是好气人啊,这九皇子几个意思,一上来就摸...捏人家姑娘的脸,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吗?不过他这双手倒是跟他整个人的气质不同,很是温热,但也可能是衣服裹多了的缘故。

  “殿下,小女还要赶路,可不可以先行一步?”

  不想再杵在这里被人用看宠物似的眼神上下打量着,萧玉儿抬了抬头,不巧,正撞进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睛之中。

  明明是笑着,可那眼睛之中的冷意却丝毫不散,反而凝聚的越发的多,漆黑的瞳孔也越来越暗沉,仿佛要把萧玉儿整个人看穿一般,令人很不自在。

  “怎么,姑娘贵人多忘事,明明我们前些日子还见过一次的,就在容山书店,不是吗?”他面容硬朗又俊美,即便是不笑,也是自带一股迫人的气场,让人无法不直视。

  眼珠子一转,萧玉儿笑容越发的大,歪了歪脑袋,一脸迷糊不知所谓地问道:“容山书店?殿下此话何意?我们之前有见过吗?殿下估计是认错人了吧?”

  燕明修眯了眯眼睛,眼神顿时变得有些危险起来。

  萧玉儿接收到了危险的讯号,立马故作恍然大悟的模样道:“哦,我记起来了,我好想是去过一次容山书院,不过那也就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而且,殿下如此风光霁月,小女若是真的见过殿下,一定是不会忘记的,唯一的可能就是,小女以前是真的未见过殿下,所以...”

  “所以,你就装傻充愣地想要糊弄过去,你倒是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欺骗本殿下的罪名该当如何?”

  “凌迟?砍头?...或者腰斩?剥皮?炮烙?五马分尸?”

  “.....”

  “你懂的倒是多。”

  “一般一般,我还有车裂,插针,活埋,棍刑,沉河没说呢。”萧玉儿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笑容纯粹的有点可怕,燕明修的那些随从都瞪大了眼睛看着她,跟看什么稀奇物种似的。

  这让萧玉儿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去,不好意思见人了。

  才怪,她就是看了这个九皇子怔愣到有些惊异的眼神有些想笑,但又不好被他看见,所以才故作羞色低下头来偷偷的笑。

  双肩耸动着,无声的笑声太过压抑,只能用肢体语言来表达自己的情绪。

  只是在外人眼里,她这般模样,却像是在偷偷掉眼泪,哭泣了。

  燕明修从未安慰过女孩子哭泣,当然,他也不打算安慰。

  “你若敢掉下一滴眼泪,我就立马把你刚才说到的那些刑罚都用到你身上。”他声音清冷,没有丝毫温度。

  萧玉儿耸到一半的肩膀动作一顿,硬生生地卡在那里不敢动了。

  果然,多嘴的下场通常都是不好的,刚才明明就有一个前车之鉴,她咋就控制不住自己呢。

  “当朝镇远大将军萧护的女儿,没想到个性如此‘特别’,不知道你爹知道了会作何感想。”这句话出来,算是挑明了他的态度。

  萧玉儿抬了抬头,眼里一片了然之色,果然,这货去调查过自己了,不过那又怎样。

  抿了抿嘴,她豁然一笑道:“虎父无犬女,这都是我爹爹教导有方。”

  “.....”

  “你爹要是知道了你说的这句话....”

  可能会气的想要追着我绕着萧府跑三圈吧,打肯定是舍不得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