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三十七章:并不简单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327 2019-04-27 20:48:13

  “麻烦了。”不再多问,也知道问不出来什么,萧玉儿歉意一笑,毕竟人家是因为自己才受罚,而且人家小侍卫也只是单纯的护主心切,主要还是他家那位九皇子殿下管理下属太过严苛。

  所以说她才不想跟这种人过多接近,能让那位九皇子殿下说出一笔勾销的宴会,想想都知道不简单,唉。

  心中一阵烦躁,她这人最讨厌麻烦,偏偏每次总是能那么准确无误地撞到麻烦上面,果然,她还是有一种想把那位九皇子殿下踹下马的冲动,明明书店那次非她过错,可现在却因为某些原因不得不受制于人,身份这种东西,还真是让人不爽。

  不过倒也不是无可奈何,若旁人不招惹她,她自然乐的清闲,可现下这情况,那位九皇子殿下明显是要难为她,她自然也不能就这样乖乖任人摆布。

  女子虽弱,可她除了女子的身份还是一位医者,一位...可医可毒的‘医者’。

  真要把她惹急了,呵呵。

  “回去告诉你们九皇子殿下,希望他记得今日所言,即是一笔勾销,那往后若是不巧再遇,希望殿下能当我是陌生人,彼此再无交集才好。”

  这番话说得有点唯恐避之不及的感觉,那侍卫皱了眉头看去,少女一脸娴静,姿态从容,神色平静,似乎她说出这句话并没有什么不对之处。

  可真多没有不对之处吗?当然不是。

  放眼整个京城,多少闺阁少女见了他家殿下不是趋之若鹜,恨不得跟个牛皮糖一样黏上来,可这位姑娘倒好,巴不得离他家殿下远远的,搞得他家殿下跟洪水猛兽似的。

  不不不,怎么能这样形容殿下呢,肯定是这位姑娘不识货,被刚才的刺杀吓坏了。

  再次打量了一番眼前的少女,侍卫心中暗暗点头,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孩子,看模样也不过十二三岁,罢了,他还没有愚忠到他家殿下有老少通杀的本事。

  调转马头,侍卫一言不发地离去,身后扬起一片尘土,萧玉儿抬手挡了挡,让魏南他们继续赶车,便转身回了车内。

  然后,又对上了两双亮晶晶的八卦眼。

  “.....”

  眸光一闪,她立马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如临大敌的模样吓得采薇顿时不敢再八卦了,面带忧色地凑过来,将手中的暖炉递到了萧玉儿怀中。

  “小姐,没事吧?”

  这事吧,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若是平日,她肯定会说些安慰的话,然后剩下的苦恼自己去承担,可现在,她若说了无事,可能又要面对两双八卦眼,既然如此,那就...

  “有事,而且事大了。”

  绷着一张小脸,萧玉儿神色变得万分凝重起来。

  葛代瞅了一眼过来,放下了手中把玩的棋子。

  “丫头,那个什么宴会,可是有麻烦了?”他听力好,而且就在马车外面,不说全部,但也听了个大概。

  “小姐。”见气氛紧张,采薇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急的双眼通红,但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萧玉儿目光从俩人身上掠过,视线落到手中的暖炉上面,沉静半响,这才开口道:“现在我还不知道那位九皇子殿下打的什么主意,一切回京再说。”

  话毕,她便将视线抬起落到了葛代身上,唇角微扬,笑容却着实算不上轻松,“葛神医,我们再来一局?”

  葛代立马扬了扬手,颇有些泄气道:“还是别了,我算是看透了,你这丫头前面几局都是在让着老头子我呢,老头子我也就不自取其辱了,也不知道你这丫头这手好棋艺跟谁学的,这水准,说是大师级别都不为过了,老朽在你手下竟然连半刻钟都撑不过。”

  萧玉儿笑了,眉梢微挑,眼底一片暖光浮现。

  “葛神医这是在间接的夸自己棋艺高超吗?”

  葛代顿时吹胡子瞪眼地看向萧玉儿,撅了嘴巴。

  “臭丫头,看破不说破不知道吗?”

  “哦,现在知道了。”萧玉儿继续笑,却拍了拍坐在她一旁的采薇的手,让她过去添茶。

  “既然不下棋了,那我便小憩一会儿,采薇,等到了京城记得叫醒我,葛神医难得来一趟京城,若是天色尚早,便带葛神医去逛逛。”

  “不了,坐了好几天的马车,老朽一身骨头都酥了,就想躺倒床上好好休息一会儿,至于逛逛,以后时间多得是,不急在这一时。”

  萧玉儿眯了眯眼看过去,片刻,笑开。

  “也好。”

  她倒是不在意这位葛神医在将军府中多待,只是她自身麻烦还多得是,而且将军府中还有那么一对糟心的母女,难免她们不会惹是生非。

  “丫头放心,你葛伯伯我也不是可以任由别人随意欺负了去的软骨头。”像是看出了萧玉儿的心思,葛代拍着胸脯说了这句话。

  萧玉儿扯了扯嘴角,没有说什么,她哪是怕他的安危受到威胁啊,她是怕别人出事好不好,就他身上那些瓶瓶罐罐...

  丞相府,秋安院内,沈黎安屏退旁人,独自一人待在房中。

  一抹黑衣快速闪过,屈膝跪在沈黎安面前,视线中,那抹白色的身影从书案前抬起头来,眸色无光,却透露出几分深邃来。

  “说。”

  “影魅那边已着手安排好,只需公子一声令下。”

  “嗯,按计划行事,切不可打草惊蛇,我们的重心并非在这丞相府内,即是要做,便斩草除根,绝不能脱离带水,至于名单上那些人,暗中观察即可,待时机到了,我且另行吩咐于你。”

  平淡如水的声音却说着最杀伐决断的话,偏偏脸上的神情还那般温雅。

  影魑觉得主人好似那次落水之后便变得越发令人琢磨不透了,还有这周身的气场,以前他还敢抬头窥上一眼,现下仅仅是跪着,手心便冒了冷汗。

  特别是主人最近的行径,也是越发的诡异,只是作为主人的影卫,对于主人的所有决定都是不容置喙的,所以,即便是心中有再多的疑惑,他也是不敢问出来的。

  比如说,主人特意撇开所有的眼线去了一趟食满楼,大费周章最后却只是喝了一口茶便回来了,真是奇了怪了。

  “怎么,还有事?”

  头顶再次传来声音,影魑这才发现自己走神了,暗恼地皱了皱眉头,立马将头垂的更低。

  “属下这就去办。”身动,下一瞬原地便没了人影,做为四大影卫之首的他,论轻功,自然是四人当中最厉害的,用叶落无声来形容都不为过。

  待空气中再无第二人的呼吸声,沈黎安转身行至窗前,触手是封闭的窗户,指尖微微停顿,到底还是没有打开,而是转而覆盖在了自己的双眼之上,眸底闪过一丝几乎病态的执念。

  玉儿,你放心,这一世我绝不会再让任何人危害到你,在你再次嫁我之前,我会把所有威胁到你的存在通通都铲除干净,这世间,无人再可把你从我身边夺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