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第三十九章:幕后之人

公子有疾无玉不医 汐池 2217 2019-04-29 23:27:45

  “已经查清楚了,过两日那丞相府的老丞相会与吏部尚书在棋玉坊对弈一盘,小姐若是要接近这位老丞相这个时机最恰当不过。”

  话毕,便沉默守在一旁,惹来萧玉儿的好奇,视线落在他那张慈爱却布满褶皱的老脸上,眉头微挑,带着几分困惑。

  “魏伯伯不问我为何要去见那老丞相?”

  魏和轻笑着摇了摇头,眼神温和地看着站在他面前的少女,眸底带上了几分追忆的流光,有些莹润的水光在那双老眼之中闪烁着,声线老态,却带着异样的微哑。

  “小小姐长大了,有自己的主意了,老奴问那么多缘由作甚,只要小小姐开心,老奴也算对得起老爷的嘱托和泉下有知的小姐。”

  最后话尾落音处的那句话他说的非常轻,可不知道为何,萧玉儿却是明白了他所说为何,眼眶酸涩,却强忍着绽放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用力地点了点头,坚定道:“魏伯伯放心,玉儿已经长大了,再也没有人敢欺负玉儿了,魏伯伯还有外祖父,娘亲,都可以放心了。”

  “嗯。”魏和重重地低下头,无声的擦去眼角垂挂的泪珠。

  萧玉儿在一旁笑着笑着,也渐渐红了眼眶。

  娘亲,你放心,今日女儿试探那何氏,就是为了寻找你死因的真相,如今女儿心中有数,相信再过不久,女儿便能将害你的那些凶手全部都找出来,送她们去地狱为你忏悔。

  今日她之所以直截了当地打草惊蛇,就是算准了何氏当时的精神状态并不稳定,甚至面临崩溃的地步,这个时候询问,即便她再怎么掩瞒,总会露出那么一些马脚。

  果然,她的话语和神色都让她更加确定了一个猜测,当初害死娘亲的,何氏可能掺了一脚,但她背后绝对还有人相助。

  何氏心计虽深,城府却远远不够,通过她今日的表现再联想过往的一切可疑痕迹,虽说她现在还不知道背后相助何氏的人是谁,但只是把何氏留下来,与她共谋的那个人总会有按捺不住的那一天。

  而她现在要做的,就是将何氏继续往死里逼,最好是逼得她走投无路,狗急跳墙,这样她才会想到去拉上那个跟她一起谋害娘亲的人。

  那人若是个聪明的,定不会让何氏这个隐患威胁到她(他)的存在,这般鹬蚌相争,她只要站在后面稍加谋划,便能将这二人一网打尽。

  “咳咳...”

  几声轻咳,沈黎安拢了拢身上的白色狐裘,贴身小厮陈临便快步上前来把被沈黎安敞开的窗户又重新关上,嘴里更是担忧地念叨着。

  “公子身子本就不好,如今已然入冬,眼看着过不了几日便要落雪了,公子还要开窗吹风,要是再感染上风寒,病着了可怎生得好?”

  话虽这么说,他到底没敢进一步责备,甚至语气还有点自怨自艾,怪自己照顾不周。

  “无妨,只是一直待在屋中,空气有些沉闷,想要换换气罢了。”

  手中递来一物,摸索是个暖炉,沈黎安轻轻一笑,如那天山上的雪莲花,纯白的让人不禁怔松片刻,被迷了视线。

  “怎么了?”

  像是察觉到了空气中的一丝不对劲,沈黎安微微侧了侧头。

  陈临回了神,似是玩笑地回道:“公子笑的太好看了,要是被那些女子见了,肯定要被公子迷得一见倾心,七荤八素的找不着东南西北了。”

  沈黎安淡笑不语,往日里他对容貌并没有太多关注,此刻心里却想着,若真能迷惑,他倒是想迷得他家玉儿早早地嫁给他,若能一见钟情,那便是再好不过了,毕竟他家玉儿对相貌好似没有太大的抵抗力。

  想起前世小丫头每每盯着他瞧的出神的时刻,心底便像被暖炉烘过一样的熨贴,本该无神的双眼之中更是如同揉进了一湖的春水,有些软色,都快要溢出来一般。

  他心心念念的小姑娘,好想现在就跑去萧府把她抓过来,抱在怀里,生生世世,永生永世,他都不再放手,可是他不能,至少现在还不行。

  他还没有将身边的危险全部肃清,他不能让他的小姑娘陷入到任何威胁之中,所以他只能暂时忍耐,在等待中守望,只要再过两个月,按照前世的时间,他的玉儿很快便会穿着大红色的嫁衣来到他的身边,一纸婚约,两姓联姻,这也是他做为丞相府二公子最大的幸福所在。

  往后所有的岁月里,她都将会是他的妻子,成为他心上独一无二的宠爱。

  “啪嗒---”

  支离破碎的声音让萧玉儿下意识捂住了突然心悸的胸口,采薇推门进来,便看到一地的茶盏碎片和眉头紧皱,单手撑着软塌,神色茫然的萧玉儿,这场景,似曾相识。

  这次,未等采薇相问,萧玉儿便率先开了口,“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总是心慌。”感觉有什么超脱她预想的事情正在发生。

  眼帘轻颤,好不容易缓过神来,她回头看向一脸担忧的采薇,勉笑道:“无碍,可能是过度紧张所导致的,哦对了,雪安姐姐刚飞鸽传书,说是已经从禹州回来的路上,你让魏寒他们带几个身手好的前去接应,我听说禹州那边匪寇较多,她此次与夫家和离,归程定是没有太多保障。”

  “雪安姐姐虽说性子柔软,但骨子里对于某些东西还是非常执拗的,以我对她的了解,除了陪嫁的丫鬟婆子,她定是不肯带任何护卫回来的,从禹州到京城路途遥远,总归是不放心,这样吧,你让魏寒他们从马厩牵几匹好马,快马加鞭赶过去,我这便写信回过去,让雪安姐姐那边也暂且寻个落脚处停下来,等魏寒他们过去再由他们护送回来,不然我实在不放心。”

  脑海中回想起前世她这个闺中好友因为归京途中遭遇匪寇,归程只剩一具冷冰冰的尸体的场面,她的心便忍不住抽痛起来,许是经历过生死,她自己虽说是看淡了,但对于身边亲近之人的生死,她却是有些过于看重。

  许雪安,内阁侍读学士许盛之女,因两家府邸相邻,免不了见过几次,一来二回便熟悉了,许雪安比自己大四岁,印象中这个少女一直都是邻家大姐姐的形象,平日里性格也很是温柔,很少见她发脾气,从小与禹州顺天府丞家的公子结下亲事,十六岁及笄之后便嫁了过去,其后虽偶有书信往来,毕竟少见,若不是她突然写信与自己说她与其夫和离了,她还真以为她会在禹州平安稳当的过一辈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