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逮住一个猫系女友

第四章 鸡同鸭讲

逮住一个猫系女友 树莓糯米糍 3022 2019-05-01 09:00:00

  第二天晚上六点四十。

  “芩妹你能不能把你身上那件破烂的黑衣服换了?”

  朱雀门下人来人往,苏梓芩和任彩彩站在最高顶,眺望着远处的长安皇城发呆。

  “到时候谈不拢要打架,跑路的时候多不显眼啊,穿个红衣服一抓就抓你。”

  任彩彩特地换下了白衣换上了一套水红色的半袖长裙,仙气飘飘,打扮的漂漂亮亮的一点都不像去谈事的,倒挺像去约会的。

  任彩彩在苏梓芩旁边笑着骂她,一边游戏里打字喊话。

  “渣男你在哪?”

  “来了姑奶奶,别催了。”

  苏梓芩踮起脚看了看不远处浩浩荡荡的一群人,手肘碰碰任彩彩,自己就先跳下去了。

  果然是暮成雪那帮人,为首的不是帮主朝暮也不是副帮主岚州雪,反而是她的好姐妹岚州陵,穿着件孔雀绿的衣服,骑着一匹小黄马,傲慢的走了过来。苏梓芩忍住了没有笑,在她这边看着,就像在看一颗倒立走来的玉米。

  帮主和副帮主似乎还没有和好,隔着几个人,跟在岚州陵后面,也朝这边走来。

  其他的几个人应该都是拥护副帮主岚州雪的帮众,帮她来讨伐苏梓芩。

  走进后,双方隔着一定的距离站定。苏梓芩也不打招呼,就这样双手抱胸看着,还是任彩彩率先打破双方僵局。

  “各位,首先感谢你们百忙之中来赴约,我们这次见面主要是想把事情说开,避免没必要的误会。我旁边这位路边的野花你别采,是我朋友,也是被你们误会和你们帮主有一腿的人。”

  任彩彩开的是附近语音聊天,用假装很温柔的语气说道。耳机里和现实中双重声音跑进耳朵里,苏梓芩打了一个寒颤,觉得自己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

  “如果是误会,那那天水水在副本门口看到的人是谁?”

  “这个问题,你可就要问你们帮主了。”

  岚州陵和岚州雪都转头看向朝暮。毕竟是自己的帮主,就算他找了其他女人,可岚州雪还是不忍心过于责骂他,只能同岚州陵把火撒在小三身上。

  感受到自己情缘炙热的目光,朝暮顿了顿,没有开麦,只是打字说:

  “各位,我和阿雪也说过很多次了,这个事,其实就是一个误会。那天冰水看到的人真是我老板,我们也没有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我也只是任务性带她打本。”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那你至于和你老板共骑吗?”

  “共骑,完全是因为当时我的马饱腹度只有几了,碰巧包里又没有马草,就和老板一起共骑了一下。”

  “出副本也需要骑马?”

  “……”

  三个女人一台戏,自己当观众。

  苏梓芩听着这牛头不对马嘴的回答和逐渐偏离重点的对话,突然觉得这个事情似乎变得有一点有趣了。

  可一旁的任彩彩就没有这么淡定了,她来不及打字,直接一串语音私发给了朝暮。

  “你咋回事?不是说好解释清楚的吗?你直接说ID啊,你这不越描越黑吗?直接说重点啊。”

  朝暮是语音给任彩彩发过来的,估计当时不好意思在附近频道开语音是怕觉得尴尬,毕竟还在和自家夫人吵架呢。

  “其实我后来想了一下,我觉得这事我还是得讲义气。如果我直接告诉了岚州陵我老板ID,她不会相信我说的这些,只会直接冲去找我老板麻烦,就像上周她不就直接悬赏了你朋友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现在我们趁着大家都在,把事情解释清楚了,一切就圆满了啊。”

  “你就是维护她,哪里有这么巧的事,这套说辞我都骗不过,更别说你媳妇儿了。”

  “可这不是说辞,这是事实啊!”

  “我管得你的,总之今天叫你们过来就是和他们说清楚,免得某些人不知好歹,打扰我的花做日常。”

  任彩彩撇了撇嘴,却还是耐着性子的开语音给其他人解释。

  “各位,请问那天的目击证人在吗?”

  “水水有事没来,你有什么就直接说。”

  “我想找她当面核实一下。”

  岚州陵没有发话,因为岚州雪终于动了,她扭着腰款款走到苏梓芩面前,气势不可小觑。

  “是你勾引的阿暮?”

  没有人回答她,因为苏梓芩还在回味刚刚任彩彩的话,看样子她知道原委,并且可能在事发当天就得到消息了。

  “彩彩,你知道那老板是谁?”

  “路边的野花不要采,跟你名挺像的。”

  任彩彩轻轻拍拍苏梓芩目瞪口呆的脸,顺手丢了桌上一个橘子给她。

  “怎么,你认识啊?”

  “嗯……昨天刚认识,说起这事,还挺复杂玄幻的。”

  “那就以后说,吃你的橘子,这里我来回复她。”

  苏梓芩瞄了眼列表,土豪的头像是灰暗着的,似乎她并不知道这一场因她而起的大戏。

  “副帮主,首先我朋友她不是小三,这件事我知道整个过程,我也可以讲给你听,前提是请耐心听我讲完,好……”

  吗字还没有说出口,苏梓芩和任彩彩头上就都出现了一个顶大的金元宝,被悬赏的音效声打断了任彩彩的和谈。

  任彩彩直接暴了一句粗口,噗嗤一声,苏梓芩则笑出了声。

  趁着还没人丢技能打她,没有进入战斗,苏梓芩飞快的轻功到房顶上,任彩彩只晚了一步,就被岚州陵的技能打了一下,轻功不了了,只好疯狂奶自己,瞬间苏梓芩就在上面看不到人群中的任彩彩了。

  “芩妹你还笑!”

  “对不住,我刚只是想到了你的红衣服。”

  “啊啊啊,我要叫人来打他们!”

  “别担心,在我看见那个绿玉米的时候就预料到了,当时已经通知了帮里的人了,应该要到了。”

  苏梓芩看着下面一边奶自己,一边拼命想跳上来拉开距离脱战的一坨红色,忍住再次想笑的冲动,安慰着任彩彩:

  “乖,援军马上就到。”

  天幕渐渐暗了下来,玄女的一身黑随着夕阳余晖躲在皇城塔尖的阴影下,逐渐与黑色融为一体。

  当然如果忽略那个金元宝。

  一分钟后,底下已经打成一片了,任彩彩被一个奶妈复活了以后也热血的加入到混战中,双方人数差不多持平,打的难舍难分。只有苏梓芩的玄女在被援军消了悬赏以后,独自一人站在上面,看着下面,脸上没有表情,似乎一切都与她无关。

  其实她并不是在装深沉,只是最近发生的事情有点乱,她在捋头绪。

  看似和她没有关系的两件事,却都因为土豪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和她有了丝丝关联,事情不是变得有一点有趣了的问题,而是这些概率都太小了,偏偏又都凑在一起了,不得不让苏梓芩多想一下。

  难不成这土豪暗恋我,却又不敢直说,便偷偷创了一个小号,然后想方设法的接近我来引起他的注意?

  不应该,这土豪看起来审美多好,应该不是人妖。

  那难道是暮成雪那边故意拿小号陷害我?

  不应该,没有仇,而且小号竟然还有新时装,就为了搞坏苏梓芩的名声来说,太亏。

  在很多方案的提出又被自己否决以后,苏梓芩觉得自己有点无聊,万一这些事真的只是碰巧呢。

  “芩妹!我又要死了,啊啊啊别打奶,奶妈多惨啊!”

  一旁的任彩彩颇有在打竞技场的风范,根本不在意本来今天是来给她苏梓芩办事的,结果却变成了这样。

  “彩彩,要不咱们帮和他们帮帮战吧,打个过瘾,咱也不用解释了。”

  苏梓芩提出了自己心里所想的。

  “真看热闹不嫌事大,我这么拼命你还说风凉话!回头我跟帮主说说,我觉得行。”

  就在下面难舍难分之时,一条新纪录刷新在系统频道。

  世界喜讯快报:恭喜玩家【花满楼】带领队伍玩家【老秃驴】、【小兔子乖乖】、【小兔子丑丑】、【醉酒翁】首次通关副本天池山,获得称号和丰厚奖励!

  苏梓芩听说过花满楼的名号,曾经开红名时她就听前辈说过,打谁都不要去打综合排行榜前二十的人,因为你打不过。

  那时苏梓芩过着闲云野鹤的生活,打本已经成了她老年人娱乐活动,自然也不会去关注排行榜。

  听了前辈的话后,苏梓芩当时就去看了最新的综合排行榜,首居第一的就是一个刺客——花满楼。自她注意到排行榜后就发现,至今为止,那第一名依旧挂的是花满楼的大名,不禁让苏梓芩这个以前从不关注排行榜的人也开始留意这位大神,甚至有一点小小的崇拜之情。

  开玩笑,综合排行榜可是综合了各个方面的数据在里面,能这么多年一直在第一名坐的稳如泰山,多少也是传说游戏奇才之人。

  可是也仅此听说过而已,江湖这么大,无论是竞技场、副本还是野外,她都没有碰到过这个传说中的人物。

  苏梓芩看着这条喜讯犹豫了一会,对这个副本也有一点心动,看了眼旁边把键盘敲的啪啪的任彩彩,知会了一声就朝着长白山奔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