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逮住一个猫系女友

第七章 奇遇任务

逮住一个猫系女友 树莓糯米糍 3148 2019-05-04 15:21:34

  那天晚上苏梓芩没过一会就下线了,本来是想立马下的,又觉得这样太怂,还硬撑着和花满楼多聊了聊任务,才说了晚安。

  接着,等待苏梓芩的就是任彩彩的拷问。

  任彩彩已经打完副本,虽然没有拿到第三,但是她已经不在意了,因为眼下有更重要的事。

  “说!奸夫是不是找你的花满楼!”

  苏梓芩被任彩彩瞪得悄悄噎了一下口水,开始给她讲从头到尾发生的事情经过,包括和花满楼的小号认识过程。

  “所以说,这一切都是误会,你以前不认识他啊。”

  “对啊对啊,我也是刚刚才认识的,因为奇遇原因嘛,就只好结缘了。”

  任彩彩狐疑的看了苏梓芩好一会,看得苏梓芩紧张的喝了好几口水,最后发出一声老母亲的叹息。

  “女大不中留,我瞧这天下第一也不错,准了,以后就我一个孤家寡人吧。”

  两人又嬉笑的打趣了一会,便各自上床睡觉了。

  第二天周日,苏梓芩早早的就上了游戏。

  她昨晚做了个梦,梦到她和一个男人结缘了,吓得她立马从梦中惊醒,醒了以后又突然意识到更惊人的是她似乎真的结缘了。

  上线看到好友栏里花满楼的名字,苏梓芩总算是相信现实了。

  自己就这样多了一个情缘,还是别人可望不可及的花满楼。

  苏梓芩又独自感慨了一会,这时游戏里叮叮响了两声。

  系统提示:你的情缘【花满楼】已上线。

  从来没有结过缘的苏梓芩第一次听到这种特殊的提示音,紧接着就看到身边多了一道黑色的身影。

  昨天苏梓芩下线以后花满楼似乎也接着下了,于是两人上线都在同一个地方。

  “真巧啊,来任务。”

  “早啊,去哪?”

  对方真是个行动派,本来想趁着这段时间多和花满楼聊聊天熟悉下再任务不尴尬的,结果别人直接上来就任务。

  于是两人骑着小马噔噔噔的就又来到了江南那个山洞门口。

  昨晚花满楼已经大概和苏梓芩说了任务剧情和背景,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公主和一个书生的爱情故事。

  咏荷公主和穷书生李文志相遇的地方便是在这个山洞。

  那年惊蛰,书生进京为母亲求医,赶路的时候不巧下起倾盆大雨,百般无奈他只好进山洞躲雨暂时搁置行程。就在这时,他碰到了他这辈子永远也忘不掉的一个人——咏荷公主。咏荷是皇帝最小的一个女儿,按理来说应该受尽宠爱,却被皇后害死亲生母亲并和皇上吹枕边风,说尽咏荷的坏话,害的父女俩心生隔阂,咏荷年轻气盛,直接丢掉身份离家出走,这一走就是三年。

  就在这第三年,她去江南采药时碰上了同一场雨,于是,她遇见了李文志。

  花满楼和苏梓芩所说的背景里,到这里就结束了,奇遇也是发展到这里便需要有缘人一同完成。

  苏梓芩下了马,围绕着这个山洞转了几圈,发现了一些曾经没有的东西。

  比如在触发奇遇前,这个山洞里什么都没有,甚至连光都没有,而现在,里面多了一个破旧残缺的石桌两个石凳,甚至还有一条小溪流淌过石桌,山洞上垂下来的花蔓重重叠叠,阳光透过藤蔓,这个山洞竟多了丝丝温馨。

  “过来,小花。”

  叫我?苏梓芩沉思了一会,确定了是叫她而不是叫狗,毕竟从来没有人这样叫过她。

  “土豪你叫我芩妹吧,主要是实在不习惯别人叫我小花哈哈哈。”

  花满楼转过身看向她,桃花眼里似乎有点笑意。

  “嗯?土豪是谁?”

  苏梓芩暗自拍头,竟然不小心把心里给花满楼取的绰号喊出来了。

  “没有你看错啦,我叫你大神呢!”

  花满楼在逛完山洞后,再次骑上马朝她发出共骑邀请。

  “叫我墨哥吧。”

  苏梓芩点点头,一直叫大神感觉也太生疏,有个名能叫最好,随即又问。

  “墨哥咱去哪?”

  “京城。”

  咏荷公主已经去世十年了,逝世时二十一岁,山洞有着最基本的生活用品,虽然很多有被破坏甚至焚烧的痕迹,看样子咏荷和书生在这里有过一段无人打扰的美好时光,倘若她依旧健在,看发展此时也应与书生诞下一子了,却偏偏逝世,所以应该是途中皇帝那边发生了什么变故,临时派兵找到了两人,阻止了两人的情路。

  在花满楼和苏梓芩说完后,苏梓芩回头想想当自己在感叹山洞里真好看的时候,花满楼却已经想出了奇遇的下一个触发点了,不免意识到游戏第一和普通人的思维差异了。

  “墨哥,这个奇遇你怎么触发的?”

  其实昨天在两人初见之时,苏梓芩就想问这个问题,她就想不通为什么这种好事就老是会和大神们联系在一起,为什么就轮不到她苏梓芩。

  “这个嘛……”

  花满楼少有的语塞了一会,这马就到京城了,左方的任务栏里就出现了重要NPC提示。

  任务有了新一步的提示,苏梓芩的注意力就转移到了寻找NPC上,转头就把那个问题抛在脑后了。

  提示里写的关键词是小贩,苏梓芩和花满楼商量了一下,便开始一个一个的NPC对话,寻找线索。

  最后在一个卖糖画的小贩那里,苏梓芩找到了线索。

  这个小贩只会重复一句话,请问你要买糖画吗?无论再怎么点也只是机械的说着这一句话,苏梓芩本来都要掉头去下一个目标了,偶然间看到了小贩身前的木桌上,有一副精美绝伦的糖画。

  是一个凤冠霞帔的新娘子,站在一个竹排上划着船,笑容灿烂。

  右下角落款文志作画。

  苏梓芩顿时觉得努力没有白费,这么细小的线索都被她看到了,她连忙叫来花满楼,开始琢磨怎么触发这个环节。

  “该不会是买他一幅糖画吧?”

  说着花满楼就点了购买糖画,害怕一幅不够还连着买了几个。由于是双人任务,花满楼那边的操作苏梓芩这边看的清清楚楚。

  “墨哥你钱多?”

  “是的。”

  花满楼义正言辞的回答了这个白痴问题,苏梓芩扶了扶额,看着他的下一步操作。

  包里有了好几个糖画以后,花满楼再去试着对话,但是屏幕依旧出现的是小贩的商业性询问。

  “可能得和剧情一样……阿芩,你买个试试?”

  苏梓芩觉得有理,故事里是书生作画送给咏荷,所以按理应该是苏梓芩去买一个糖画。

  玄女走到手上多了好几个糖画的刺客和小贩旁边,交出包里的银子,就在她手里多了一个糖画的同时,小贩突然说话了。

  “姑娘,你长得甚像多年前在我这里买画的一位小娘子。”

  苏梓芩心里一喜,接着他的话按着对话框继续了下去。

  “老板此言何意?”

  “那是多年前一对令我记性深刻的夫妻了,丈夫画工了得,为讨娘子欢心,借用我这小铺子画了一幅糖画给那小娘子。喏你瞧,这画我瞧着漂亮,还刻了个模板出来呢。”

  “那老板您可知这对夫妻为何人呢?”

  “这我就不知道啦,只晓得他们买下了那幅糖画后,朝着那边朱雀街的饰品铺去了。”

  “多谢老板。”

  “不客气”

  玄女偏头看了看那个依旧拿着糖画,站在旁边衣袖飘飘望着自己的刺客,忽然有一种身为咏荷看到书生手里拿着送自己糖画的感觉。

  微风拂过花满楼的脸颊,玄女一时间竟没有动作,就这样望着他不言语。

  “看我看得这么入迷?”

  “……”

  一瞬间的冷幽默就把苏梓芩拉回现实,她把手里的糖画塞给花满楼后,两步并作一步就朝着朱雀街那头飞去。

  “哦,你说这个姑娘啊,几年前是有这么个姑娘到我们这来的,按照这画上的样子定制了一个凤冠,可惜付过定金后再也没来过了,这凤冠也一直放在我们仓库的。”

  苏梓芩有点懂了这个环节的套路了,她寻思着是不是要买点簪子才能套话出来。

  一番实验后,大娘亲切的对她说了上面的话,并且在苏梓芩给足够了钱后还笑眯眯的将那顶凤冠交给了苏梓芩。

  等到花满楼慢悠悠的踱步过来时,苏梓芩已经获得了任务道具凤冠,准备去服饰店获得嫁衣了。

  “刚刚这个老板娘说咏荷他们定做了凤冠却没有来拿。”

  “我知道,你那里任务更新后我这边也有更新。”

  “那,你估摸着是他俩出了什么意外吗?”

  “有可能,我们先去下一个地方看看,等所有道具收集齐了应该会有剧情了。”

  于是苏梓芩和花满楼就这样在街上东瞧瞧西看看的搜寻着所有和咏荷书生有关的东西。

  半个小时后,任务终于有了进一步的更新,而此时他们的包里已经有了很多东西了。

  凤冠,嫁衣,玉镯,书信,药方和一个奇怪的印章。

  “嗯?我还想看接下来的剧情呢,怎么就只能明天继续了。”

  望着任务栏里的【今日任务已做完】,苏梓芩被奇遇吊起来的好奇心却得不到满足,有一点苦恼。

  “这个奇遇会做很久,做好准备阿芩。”

  “真吊人胃口。”

  “阿芩,今天是周日所以我白天也能上线,工作日我估计是十点以后上线,那个时候你休息了吗?”

  “没有。我晚上等你好了。”

  刺客朝玄女发了一个笑脸,道了一声别就消散成了一股黑烟。

  下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