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逮住一个猫系女友

第十九章 欢乐竞技场

逮住一个猫系女友 树莓糯米糍 3025 2019-05-16 16:10:41

  “墨哥,弟妹。这么巧啊。”

  老秃驴是和他朋友一起打的竞技场,一奶一输出的配置。没想到竟然会和苏梓芩花满楼在这里碰到,他激动的就像看见亲人一样往花满楼这边跑,如同脱缰的野马,他朋友拉都拉不住他。

  “墨哥,弟妹,你俩不是在谈情说爱嘛,怎么跑来打竞技场了?”

  “谁跟你说我俩在谈情说爱?”

  “嗯因为途中有一个小朋友的打断,就干脆来打竞技场了。”

  两个人同时回答老秃驴,老秃驴挠挠头,没有听明白他俩的话,也不知道花满楼口中的小朋友就是东南岭。

  “啪。”老秃驴被一个从天而降的冰冻住了身体,无法动弹,就看见这俩夫妻档一前一后便朝他冲了上来。

  “大师,这可是竞技场,套关系可不管用哦,我们不会手下留情的。”

  老秃驴的队友看到他跑上去跟苏梓芩他们打招呼的那一瞬间就心里不妙,管他们认不认识,那可是敌方的防守地,老秃驴竟直接这么冲过去了,队友赶忙想追上拦住他,奈何和尚属职业里跑得最快的,唰唰两步就到了敌人防守地。

  队友大惊失色,赶过去就看到被冰封的老秃驴,急忙给了他一个减伤BUFF和回血BUFF。

  老秃驴被这组“冷漠”的夫妻档直接吓得开出了免伤技能,噔的一下弹出老远。

  苏梓芩看到老秃驴的动作咯咯的笑了起来,她不过是想冰封吓吓他的,结果把别人吓得像个青蛙一样瞬间跳到另一边去了。

  “不逗你了,大师。来吧,开始认真打了。”

  “这还差不多。”

  花满楼瞧了眼对方药神奶爸的装备,想也没想的就对苏梓芩说:

  “这是个大奶,交给我去牵制。你去打大师。”

  苏梓芩应了声,正中她的下怀,她打竞技场一般也不喜欢去跟奶妈纠缠,还是打输出和T来的舒服。

  于是她转着剑花就朝老秃驴冲刺过去,老秃驴一看是苏梓芩对付自己,被吓得又一个后跳斩跳到后面想躲开这把气势凌人的寒铁重剑。

  但是他忘记了,苏梓芩之所以擂台一战出名,不光是靠走位和技巧,更多的靠的是预判。

  预判这种东西,完全是可以用经验和直觉去大概率弥补运气不足这一部分的,苏梓芩从小就直觉非常准,这在帮她训练预判时起了很好的作用,像一些简单的情况,根本不用预判,直接可以靠着肌肉记忆和直觉去作出反应。

  发出一击后跳斩的老秃驴,在半空中却看了苏梓芩的近在咫尺面容,挂着和初识那天一样笑里藏刀的笑容,在这种无形的压力下,老秃驴紧张的额头都冒出了汗。

  “咣当”一声,重剑劈在了老秃驴的法棍上,两者碰撞,颤动着发出嗡鸣声。

  同样,如果不是老秃驴的直觉,让他动作比脑子反应快的拿武器挡了一下,这一剑下来怕是要脑袋开花。

  老秃驴一开始为了跟苏梓芩他们打招呼,开的是全频道语音,刚被苏梓芩那一招吓得哇哇大叫,惹得夫妻档忍俊不禁。

  “哦?大师你比起那次单挑有进步了,当初偷袭你你还没反应过来呢。”

  “那不是,被你打了两次还不汲取教训,那就是真傻了哈哈哈。”

  “最初一招不重要,接下来看你怎么办。”

  苏梓芩被挡住了寒铁重剑后,丝毫不慌,像她这种心思缜密的人,出招前大脑早已把对方所有可能使出的招式和她相应的对策过了一遍,打竞技场对于她来说,不仅简单的打打杀杀,还包括了心理学的知识应用。

  偏偏苏梓芩大学的专业,就是心理学,在竞技场的心理战上,不出意外铁定她赢。

  一剑落空,苏梓芩漂亮的后空翻落在地上,不做停留再次跃起进攻。老秃驴不断的保持着他俩之间的距离,如果被玄女趁空近身那游戏可就要宣布结束了。手里的棍子也不闲着,朝着苏梓芩挥出一棍接一棍的致命攻击。

  一分钟后,老秃驴奇怪的发现苏梓芩并没有打他多少血,按照以前他俩单挑对她的印象,玄女应该是步步紧逼,不应该这样毫无杀意才对。

  “弟妹,你咋打的像下棋一样悠闲啊?”

  “大师,小心点可别分心了,马上这局棋就结束啦。”

  苏梓芩勾唇笑笑,心里想着:是火候了。

  她猛然发起强烈进攻,老秃驴见状也拿着法棍冲了上去,等到了却发现,苏梓芩跳起来后,在自己视野里,消失了。

  “大师,后背可别留给敌人啊。”

  一剑穿心,和尚被寒铁重剑的剑气冻在原地,不得动弹。也正是这一秒的冰封时间,让玄女有机会施展自己的大招。

  从天而降的冰剑一刀刀落在阵里,玄女拿着重剑迎着冰刃一剑剑砍在和尚身上。一秒后解冻,玄女紧接一个上挑把和尚扔在空中,唰唰又是几剑。

  “奶妈奶妈快救我!快开减伤快给我治疗快帮我消除负面BUFF!救命啊。”

  老秃驴看着自己的和尚被这套技能打的毫无还手之力,暗叹一声又小瞧了弟妹后,就朝着队友使劲呼喊。

  可是没有人回应他,不知何时他和苏梓芩已经到了战场的最角落,奶妈的技能放不到这里来,更别说花满楼那边一个劲的堵奶妈,奶妈根本没有机会可以靠近老秃驴。

  “弟妹这局棋下的真好,把棋子都逼到绝望了啊。妈呀!”

  老秃驴想明白开始苏梓芩的用意后,极其后悔不小心被她逼得远离了自己的奶妈,又开始被打的哇哇大叫。

  “大师,别叫了,你队友那边被墨哥也缠累了跑不动了。”

  “弟妹你们真凶残。”

  “没办法,谁让我们竞技场碰到了呢嘻嘻。”

  花满楼在远处叫了一声阿芩,苏梓芩立马会意,二话不说就准备把大师解决掉,可怜了失去奶妈的大师摸着自己的光头独自感慨。

  第二局结束后,苏梓芩他们两人一出来就碰到了同样刚出来的老秃驴,老秃驴哭丧着脸,觉得自己受到了极大的委屈和惨无人道的虐待。

  “墨哥……你媳妇儿真的好厉害,我觉得把你这排行第一的位置让给她都不为过。”

  “有道理。”

  花满楼听了老秃驴这个玩笑话后居然还考虑了一下,转头对身后的苏梓芩认真的说:

  “阿芩,有空我俩来几战,我把这排行让你如何?”

  “???”

  她正听着花满楼和老秃驴的话走神呢,话题传给她她还没有反应过来,满脸疑惑,心里想着,花满楼这是怎么了,打个竞技场还打出隐退江湖的感受了?

  见苏梓芩没有回他,花满楼越想越觉得这个提议不错,以后自家媳妇儿排第一,自己该多有面子。

  “墨哥,一起打竞技场吧,我朋友刚被你俩的凶残吓得下线了。”

  “好,我们重新三人组队。”

  于是他们开始排三人模式的竞技场,苏梓芩左瞧一眼有着光亮的大脑门拿着佛珠的和尚,右瞧一眼风度翩翩拿着扇子假正经的刺客,再瞧一眼自己风华绝代的温婉新娘玄女,觉得他们这个组合简直可以取名叫笑面虎了。

  苏梓芩一边进图一边提出了自己的看法,老秃驴却连连摇头表明拒绝。

  “笑面虎这个名字太正经,换个吧。”

  “大师已经有什么好想法了?”

  “干脆叫,笑容掩饰悲伤。”

  “笑容,掩饰,悲伤?”

  “是这样的。£笑嫆殗飾蕜傷™”

  苏梓芩和花满楼都被老秃驴逗笑了,那几个字老秃驴怕不生动,还专门在公屏上打了出来发给他们看。

  “我觉得挺好。”

  苏梓芩投了一票赞同。

  “不错,出去改名吧。”

  花满楼也投了一票赞同。

  全部过票,三人的竞技场队名即将遭受被改成火星语的惨痛经历。

  三人上一把都开的全队语音,结果这把忘记切换了,对面的三个对手一进来就听见耳麦里三人哈哈哈的笑声,以为是对他们的嘲讽,气的打字表达自己的愤怒。

  “排行榜上皆有排名的三个人,没有想到人品竟然如此之差!公开对对手展开嘲讽!”

  没人理他,苏梓芩他们三个人谁都没看到公屏上的字,有说有笑的就朝着对手发起了压制性的技能进攻。

  三个人输出性玩家的技能绚丽多彩,一个黑一个蓝一个黄,就像放烟花一样依次在对手身上绽开了花。

  苏梓芩和花满楼老秃驴第一次组队打竞技场,配合竟然十分默契,甚至不用语音交流,在需要其他人某个招数的时候别人都能巧而及时的放出正确的技能,打的苏梓芩心里特别舒畅。

  果然和高手一起打竞技场就是不一样。

  两分钟后,这局比赛就以全胜的结果结束了,三身影来无影去无踪,准备开始下一场比赛。

  就在苏梓芩正要点准备的时候,一个好友上线提示响了起来。

  系统提示:你的特别关注【吐口水的乖羊驼】已上线。

  苏梓芩看了眼屏幕上显示的三人竞技场队伍,突然心生一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