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逮住一个猫系女友

第二十章 混入大神们的日常

逮住一个猫系女友 树莓糯米糍 3122 2019-05-17 08:29:34

  任彩彩本来是在图书馆学习的,看书看到抓狂后就想登登游戏缓解一下,结果一上来就被苏梓芩抓住了。

  “彩彩,你不是在看书吗?”

  “哎……我,我累了歇一会。”

  “那就来吧,进队。”

  “干嘛啊?”

  “没事来嘛,好事情呢。”

  任彩彩收到苏梓芩的组队申请后,进来就看到除了她还有两个人,花满楼和老秃驴,于是她回复苏梓芩道:

  “咋这两位大神也在。”

  “一起来打竞技场,我们三缺一。”

  “可是我菜啊芩妹,而且我现在在图书馆,不方便语音。”

  “没事,我们眼神交流,我们缺个奶妈就决定是你了。快来,我们要开了。”

  “好了好了知道了来啦,打麻将三缺一找我,打竞技场三缺一还找我,我可要收出场费的哦。”

  苏梓芩嘿嘿一笑回答她。多了一个任彩彩后,三人就退组改成了四人,准备开启封神之路的旅行。

  老秃驴和任彩彩两人在苏梓芩花满楼酒宴上就见过一次了,只是那次,任彩彩一直拉着花满楼这个她认定的妹夫说东说西,他俩也没有什么机会认识,这一次一起打竞技场,算是可以好好认识了。

  其实喊上任彩彩,并不是因为缺个奶妈,苏梓芩他们三人认真打完全是可以在竞技场上大展风采的,只是嘛……

  那天她对任彩彩和老秃驴说过,缘分到了自然会相见,其实不然,有缘人再有缘也得红娘来撮合一下,而她苏梓芩愿意当这个红娘!

  唯一可惜的是,今天任彩彩在图书馆,不能开麦一起交流,不过能先碰碰照面磨合磨合默契度也不错。

  苏梓芩正寻思着这个计划多么完美,四人就进入到了竞技场。多了一个奶妈后,苏梓芩的打法更加狂野,身后有人顶着呢,她可以肆无忌惮的打个舒服了。

  然而跟苏梓芩的心态完全不同,任彩彩却是很慌的。她的舞娘不算特别厉害,很久以前跟苏梓芩还沉迷打竞技场时,匹配到的玩家也都是平常水平,不像现在,有了花满楼和老秃驴两尊大佛,匹配到的对手都即将是四尊大佛。

  图书馆静悄悄的,很多人都在专心学习,还有一部分来查阅资料或者写论文的学生,也都静静的用笔记本看着,唯独有一个人不一样,她坐在靠书架的最角落处,把键盘敲得啪啪响,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姑娘写论文写的多有灵感多得心应手呢。

  任彩彩紧张的不行,右手握着鼠标手心都出汗了。她和苏梓芩一起一起打过所以很默契;苏梓芩悟性高能力强,和花满楼老秃驴配合起来也很顺利,只是这样下来四个人中只有她一个人,有一点跟不上两尊大佛的思维和脚步。

  苏梓芩抽空看了眼跟在自己身后的舞娘,总觉得踏着飘忽步伐的她纤弱的身姿摇摇欲坠,下一秒就要消香玉损了,于是对任彩彩说道:

  “彩彩别紧张,发挥出你正常的实力是能够跟得上我们的。”

  老秃驴听到这话也回头看了眼这个新来的奶妈,只见她挥舞着自己的水袖,被对手追的步伐慌张中却带着一丝稳健,溜着对方的药神围着整个战场跑,还时不时的给队友加血加BUFF。便对苏梓芩的话不以为然,回复道:

  “弟妹我看这位……呃,羊驼兄并不紧张啊,你从哪里看出来她紧张的。她冷静的一声不吭,有潜力。”

  苏梓芩听到老秃驴的话都要笑死了,心里想着,彩彩哪里是冷静的一声不吭,要是给她一个麦她能话多的跟你一起说二人相声呢。

  任彩彩自然也是听到了他俩的对话,脸瞬间就被老秃驴夸红了,不好意思的想打字回复他们,却因被对方药神追着打没有空只好作罢。

  “羊驼兄她……哎墨哥小心!”

  苏梓芩话还没说完就看到对手的影猫绕后花满楼了,来不及过去帮他只好出声提醒了。

  “不用担心为夫。”

  花满楼猛然一记匕首刺向影猫,似乎知道他的靠近并且早有防备,同时也没因为这击偷袭放过原本追着打的奶妈,拿着匕首闪现到奶妈眼前。

  “哎哟,孤家寡人打个竞技场还要吃狗粮,羊驼兄我觉得我俩灯泡好亮啊。”

  “大师,只有你是灯泡,我家羊驼兄有着一头乌黑亮丽的秀发,不是灯泡。”

  “灯泡做错了什么……”

  苏梓芩的余光视角看到花满楼一打二并且胜算很高,放下心来,也是她想多了,她都能发现的事花满楼怎么可能会大意到发现不了。

  她笑着摇摇头,又开始跟大家扯着没有边的话题,说说笑笑,气氛十分融洽。

  奶妈那边也逐渐开始进入状态,虽然经常会被对方追着打,但是她依旧坚强不屈的想努力存活下去。

  就像新开的这一局,任彩彩被和尚的一棍敲得只剩微乎其微一点血了,而她就算倒地,也要在临死之前给队友们奶上一口。

  这一口刚好就奶在了大师的身上。

  老秃驴眼见血条就要被对方刺客杀的空了,忽然奶妈妙手回春涨了几千的血,紧接着就听到后面一声角色惨叫,奶妈光荣牺牲。

  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这个坚强的羊驼兄,记住了她的滴水之恩,靠着丝血在花满楼的配合下成功击杀刺客和追着奶妈打的和尚。

  “谢谢羊驼兄的这口奶,简直就是本局mvp!”

  任彩彩脸上的红晕刚淡下去,老秃驴一个彩虹屁又给她吹红了,她在耳机这头不好意思的悄悄笑出了声,声音有点控制不住的越来越大,直到引得图书馆里的学生们频频侧目,她才止住了笑声。

  “这……羊驼兄是你闺蜜?”

  “对啊。”

  “这么高冷?”

  “哈哈哈哈哈哈,不是啊。”

  “那她怎么都不说话啊,是不是因为我们打的太菜了?”

  “哈哈哈没有没有,她才不会嫌弃我你们菜呢,崇拜还差不多。不过珍惜现在的她吧大师,下次可就不是这样‘高冷’了。”

  老秃驴今晚跟任彩彩主动搭话了好几次,这人都没有回他,只顾着自己打自己的,就连他的彩虹屁也都无动于衷,也不得不怀疑苏梓芩这位闺中密友是个高冷的主。

  的确也如苏梓芩所言,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看到这样“高冷”的任彩彩,因为从那以后,话唠任彩彩再也没有在图书馆里打开过游戏,她忍不住的想讲话,只好在寝室再开游戏了。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经过了十一点半。

  学校里的图书馆十二点闭馆,任彩彩只好跟大家公屏打字道别,就急急忙忙的抱着电脑往宿舍赶。

  今晚战绩不错,除了几人偶尔几局的差错或配合不周导致的团灭外,剩下的所有场都是胜利。

  苏梓芩喜笑颜开,除了有点晚外,其他都深得她心,好久没有打竞技场这样酣畅淋漓了。她伸了个懒腰,看着时间已经快凌晨了,考虑着下线休息了。

  只是有一个念头从某一场竞技场开始,就在她脑中挥之不去,她一直没有抓住。

  “墨哥,要知道跟你们一起打竞技场这么有意思,能早点认识你们就好了。”

  “不算晚,挺早的其实。好了阿芩,快睡觉吧,快凌晨了。”

  “嗯嗯好的,墨哥大师,你们也早点休息哈。”

  等等,苏梓芩一看时间,23:42,这个时候花满楼的生物钟不是应该早就催使他睡觉了吗?

  苏梓芩总算抓住了脑海中那个一直抓不住的东西,今天是花满楼第一次没有十一点准时休息,而是还在这里跟他们欢乐竞技场。

  “墨哥你今天咋这个时间还不睡啊。”

  “我出国了,正在倒时差,现在这边还是上午。”

  “哦哦,原来墨哥还是跨国总裁。”

  “快睡了阿芩。”

  “好的回见啦。”

  说完,竞技场外的人群中,一道红色的玄女身影就消失不见了。

  洛杉矶。

  九点的阳光,散出温柔的光芒,就似偷懒睡懒觉才醒的姑娘,惺忪睁开金黄色的眼睛,慵懒的透过落地窗撒在酒店的套房里,空气中漂浮着的浮尘清晰可见,旋着圈落在办公书桌上。

  一双清透的眼睛眯着瞧那浮尘,路途遥远带来的困倦却因某人的陪伴而消失,他两指抚过屏幕上那个刺客的身影,又慢慢移动到旁边那个空出就在前几分钟还站着一个玄女的地方,似乎在回忆他们的过去。

  幼时的花满楼和苏梓芩相遇那天,阳光也像今天一样暖洋洋的,他坐在种满绣球的花园的秋千椅上,阳光照的他舒服的眯起眼睛,荡着双腿认真的读着手里的绘本,一丝不苟。

  正读到故事精彩部分,衣角被轻轻的拽了两下。他从绘本里回过神来,皱起小眉头不满的抬起头,想看看是谁这么没眼力见竟敢打扰他看书。

  一抬眼,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乖巧的小姑娘,抱着一个大兔子玩偶,水灵的眼睛眨巴眨巴的看向他。

  “哥哥,我可以……看看你这本书嘛,感觉很好看哎。不行的话,我拿我的兔子跟你换,可以嘛……”

  她双手呈上那只大兔子,像是献上自己的珍宝一样,充满诚意的眼睛对着阳光,显现出漂亮的琥珀色,让人想拒绝都难。

  就那么一瞬间的场景,却让花满楼牢记了一生。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