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竞技 网游情缘 逮住一个猫系女友

第三十三章 自强不息苏梓芩

逮住一个猫系女友 树莓糯米糍 2028 2019-05-31 09:55:51

  花满楼赶上来后,也和苏梓芩一样看到了同样的场景,唯一不同的是那个躲在外面听的津津有味的某人。

  “你在干什么?”花满楼没有在近频出声,打起了字。

  “嗯?我在听故事啊……她正说到和你曾经的风流往事呢。”苏梓芩又往下蹲了蹲,借着人群隐藏住自己。

  “什么乱七八糟的。要听故事哪天陪你去茶馆听个够,走了,忘正事了?”花满楼皱眉,不对,听起来好像那个风流往事的人说的正是他?

  “哦哦好。”

  苏梓芩听得入神都忘记了此番是来讨说法的,她立起身板正欲在近频说话,却似乎想到了什么,轻轻踮脚轻功,带着寒气朝中央飞去,一个漂亮的旋转落地,落在岚州陵旁边。旁边苦苦寻找她的玩家瞧她竟自己跑出来,一时有点不知所措。

  “怎么样,墨哥。这样出场是不是要霸气一点?你也飞进来吧。”

  “……”

  花满楼扶额,真是拿她没办法,感觉苏梓芩完全一点生气的情绪都没有,还说要来掐架,心情看着挺好,莫不是来喝茶的。

  他用沉默拒绝了这个要求,缓缓走到人群中。随着本场事件的当事人的到来,安静的玩家们又沸腾了起来,只是很多看在花满楼的面子说话没有太难听,甚至还有玩家直接挤到人群最前方大声的在近频里采访。

  “请问花神,你对你的情缘路边的野花你别采开挂一事作何感想?”一个影猫趁着地理优势,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问出了问题。

  “我相信她。”

  花满楼知道这些人是论坛一把手百晓生的徒弟,专门负责收集和跟踪一切八卦爆料,于是非常认真的回答了他们的问题。

  “那么请问岚州陵刚刚所说的,你俩之间的前程往事是否有这一事呢?”

  “这往事一说我这个当事人怎么都不知道呢,自然是不可靠的了。”

  看着花满楼对这些事应付的行云流水,苏梓芩在一旁站了好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心想:墨哥还说我忘正事了,他这里倒是开起新闻发布会了。在频道里吭吭两声后,准备开始办正事了。

  “麻烦大家安静一下!我知道在某人的片面说辞下很多人对我都有偏见和不满,甚至出现了许多让我滚出江湖缘战的言论。我先解释一下,刚刚逃跑并非心虚,只是我相信在我头顶元宝赏金千万的情况下,没人会认真听我说这件事的真实情况,虽然现在也可能会很多人不听我说……不过没关系!我现在来,就是为了给大家解释清楚的,事情是这样的……”

  第一句话说出来时还有很多人在近频里嚷嚷,但逐渐她清脆的声音让他们平静下来,闭嘴仔细听她说的话。

  苏梓芩不歇气的把整个事件重新讲了一遍,从她想刷世界BOSS的那一秒起到后来岚州陵千里传音,她原原本本仔仔细细全部讲了。

  听完她的话后,众人你看我我看你,也搞不清楚她到底是真话还是假话,只好一同把目光投向受害者岚州陵,却见她直直的盯着花满楼不说话。

  再瞧花满楼,似笑非笑的桃花眼一直看着自己旁边的苏梓芩,摇着扇子谁也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而被花满楼注视着的苏梓芩,目光却眺望着远方的天空,看上去似乎很忧愁很多思绪,配合刚刚的解释,倒也不像一个会开挂的坏人。——而真像却是她刚刚结束一场慷慨激昂的“演讲”,得喝口水歇歇,鼠标随意摆放的时候不小心把视角调到了天上,摆出了一个忧伤伤感的姿势……

  “野花,你的意思是我诬陷你嘛?”

  猝不及防苏梓芩刚要咽下的一口水呛进气管,心想:野花?倒也是新鲜,第一次有人这样叫她。

  “那你说说你怎么就觉得我是开挂了?”苏梓芩咳嗽了好半天,才觉得喉咙舒服了点,近频里所有人都不约而同的在当事人对话时闭了麦,一时间所有在场人的耳机里3D环绕着苏梓芩的绵绵不绝的咳嗽声。

  “你人在复活点附近,输出却是高的离谱,我瞧你队里也没什么顶尖人物,自然是开了挂才有这般成效。”岚州陵对答如流,早已有所防备。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输出也上了排行,还是第四?”苏梓芩决定一步步来。

  “自然是我每日勤加练习,擂台赛上大家也都看见了,我打败了你。”

  苏梓芩嗤笑一声表示对她的话不以为然。花满楼上前一步想说什么,被她拦在后面,示意她能自己解决。

  “那为何我变强了打出不可思议的输出就是开挂,你便是勤加苦练、哭的梨花带雨举报我的可怜人?你输出比我高,我岂不是也可以说你开挂而且开的挂比我厉害?”

  “这……”

  “别这了那了,你诬陷我不说还想抢我情缘,四处谣言你俩的甜蜜往事我是小三?”

  “我,我没有诬陷你!我亲眼看见你开挂的,你们队的奶妈也看见了!”

  “那你倒是说说打世界BOSS时你是瞧见我技能无CD,还是看见我影分身术出现在两个地方了?含含糊糊的乱扯只能糊弄某些吃瓜群众,其实你的说辞看似严谨却是漏洞百出,以后出来诬陷人想一个实际点的局,被不然打脸了会特别尴尬的。”

  其他玩家听到这话顿时脸一块白一块红的,感到丝丝羞愧。其实现在想来岚州陵刚刚说过的那么多话里,博可怜令人同情的成分太多,导致他们昏了头脑没有思考,就站在岚州陵那边对苏梓芩指指点点骂骂咧咧。如今冷静下来再被苏梓芩一提点,很多被忽略的疑点就浮上水面。

  苏梓芩渐渐面露凶相,花满楼听着却像一只炸毛准备咬人的小猫喵喵叫。他低低的笑出声,在自己语音频道好笑的问她说:

  “阿芩,伶牙俐齿还挺厉害的嘛,大学辩论队的?”

  “不是。”

  “嗯?”

  “小时候跟别人吵架斗嘴斗出来的伶牙俐齿。”

  苏梓芩一本正经的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