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新婚旧爱:傅先生,难辞其咎

014 你什么时候这么八卦了,嗯?

新婚旧爱:傅先生,难辞其咎 段九歌 1347 2019-04-30 00:21:38

  “如果我不答应呢?”

  苏乔依皱紧了眉头,心中满是抗拒,连带着说出口的话语都充满了嫌恶。

  “如果不答应今晚你们都别想离开!”江河还没开口,她们身后的男人便率先开了口。

  可苏乔依偏偏不信这个邪,拉着温慕慕就要强行离开。

  然,她们的动作刚做出,挡在她们面前的男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地伸出手就将她身侧的温慕慕推倒在地

  “啊!”

  突如其来的力道让两人重心不稳,本能的后退了几步,连带着紧牵着的手也被迫分开,两人下意识惊呼出声。

  几乎是她们手分开的瞬间,那个男人便狠狠地将温慕慕拉起,将她甩到了江河的身边,任由江河摁着她的肩膀强制坐在了自己的身侧,随后一脸挑衅的看向苏乔依。

  “你放开她!”踉跄着稳住脚跟的苏乔依恶狠狠地望向江河,生怕他对温慕慕不利。

  然,江河并没有丝毫要松开温慕慕的意思,而是指着桌面上开了瓶的XO,语调抑扬:“苏小姐,请吧。”

  见此,苏乔依咬紧了下唇,担忧地扫过被他紧扣在身侧的温慕慕,狠狠地沉了沉心,“希望你说的话能算数。”

  这下不喝也是不可能的了。

  “你放心,我这个人向来讲诚信,只要你能喝光,我不仅放你们离开甚至还帮你们家还清那三百万的债务,至于你愿不愿意当我的情人,那都好说。”

  音落,苏乔依心中才有了一些底气,迈开步伐走到桌边,弯腰拿起已经倒满酒水的杯子,半仰头一饮而尽,可说出口的话却没有丝毫犹豫――

  “只要喝完你就放我们离开,而今晚的这件事也一笔勾销,情人和还清债务什么的我从不稀罕。”

  而这件事她自会找慕婉鸢算个清楚。

  “好,有骨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而苏乔依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可她却不敢有丝毫的松懈,余光死死地盯住江河扣住温慕慕肩膀的手,要是他敢乱动一分她就敢将手中即将见底的酒瓶甩出去。

  像是察觉到了苏乔依的目光,江河后知后觉地缩回了手臂,目光满意的落在她身上。

  他可从没见过哪个女人喝光一整瓶XO还那么警惕的盯着他,生怕他对她朋友做出任何举动。

  “啪!”

  倏地,只听一声脆响打破了空气中的宁静。

  映入眼帘的是苏乔依泛红的脸颊,在昏暗灯光下照映得极为楚楚动人,强撑着的双眸布满了水雾,开口的声调宛如她将酒瓶重重落在桌上般的清脆,“我喝完了!”

  说着,不等江河回答,温慕慕便急忙起身搀扶着苏乔依。

  “苏小姐,如你所见,这卡里有三百万。”

  江河并没有阻拦,而是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桌面没有任何犹豫。

  闻言,苏乔依掀起眼皮扫了一眼桌面上的银行卡,眉梢一挑,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红唇微张――

  “滚!”

  马路边。

  “依依,你怎么样?”

  温慕慕轻拍着苏乔依的后背,看着吐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她满是心疼。

  然,回答她的是苏乔依愈发撕心裂肺的呕吐声,一声接一声直让温慕慕喉咙发烫,连带着眼中都布满了泪花。

  “南哥,你看好像就是那两个女生,没想到江河居然放她们出来了。”

  不远处会所门口,叶北琛意味深长的看着路边吐得撕心裂肺和满是焦急不知道该怎么办的两人。

  “你好像很八卦,嗯?”

  听着叶北琛的话语,傅南淮眼角一挑扫过路边的那两人,语气不咸不淡让人猜不透。

  闻言,叶北琛轻笑两声挠了挠头,便急忙跟着傅南淮的步伐。

  他只不过是好奇江河那种脾性的人居然会真的放她们离开。

  毕竟,那人可是在女人这一块能毁掉便不会放掉的。

  蓦地,就在傅南淮一行人靠近停靠在路边的路虎时,寂静的空气中猛地响起一道尖锐声,回首看去,只见不远处原本吐得撕心裂肺的女人不知何时倒在了地板上――

  “依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