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新婚旧爱:傅先生,难辞其咎

015 这个男人怎么在这儿?

新婚旧爱:傅先生,难辞其咎 段九歌 1029 2019-05-01 00:06:35

  医院。

  “非常谢谢你们,要不是有你们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才好了……”

  温慕慕站在傅南淮一行人的面前微微鞠了个躬,颤抖的语气满含了哭腔。

  “你别这样,那样的情况不管谁看到都会出手帮助的。”面对温慕慕的举动,叶北琛顿时有些不知所措起来,慌乱的挠了挠头,急忙开腔解释。

  当时的情况不论是谁看到都会上前去帮助吧,叶北琛这么想着。

  听着他的话,温慕慕点了点头看向躺在病床.上脸色惨白得不像样儿的苏乔依,眼泪不听话地落了下来。

  胃出血。

  这得养多久才能养好啊?

  要不是因为她,依依估计都不用受那么多罪了,都怪她……

  “你、你别哭啊……”

  突如其来的状况让叶北琛浑身一僵,更加的慌乱了起来,他这个人最看不得女人流眼泪了。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温慕慕抬起手臂胡乱的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哽咽道:“不好意思,是我失态了,这么晚了我送你们出去啊……”

  “苏乔依的家属在哪儿?”

  话还没说完,走廊上便传来护士尖锐的询问声。

  “在这儿!”几乎是下意识的,温慕慕顾不上面前的两人急忙走出病房。

  “南哥,我跟去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你在这儿等我一下。”

  温慕慕一离开,叶北琛脑海里无端地闪过那女人满脸无助的模样没由来的开口,说完甚至不等傅南淮回应便转身走出病房。

  傅南淮:“……”

  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下脸色极差的傅南淮和病床上睡得极其不安稳的苏乔依。

  “水……”

  苏乔依只觉得喉咙火辣辣的生疼,整个人像是在火炉一般的难耐。

  倏地,寂静无声的房间里一声细微如猫叫般且沙哑的声音极为突兀的响起,令倚着墙壁的傅南淮眉头一皱,要不是离得近他可能都听不到。

  “水……”

  一连两声,傅南淮才有些不耐的走到饮水机旁接了水。

  可走回床边低睨着意识依旧模糊的女人儿,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

  薄唇紧抿,眯了眯眼看着一副难受到极致的女人儿,眼色微沉拉开一旁的椅子坐下,骨节分明且修长的手拿过床头柜上的棉签粘着杯中的温水,动作轻柔且不自然地抹在苏乔依干裂的嘴唇上。

  看着苏乔依惨白的脸色,不知怎么的,傅南淮的脑海中竟浮现出前几次见面时的景象――

  似乎每一次见面这个女人都是狼狈不堪的模样?

  这些到底只是巧合还是其他?

  睡梦中的苏乔依只觉得干裂的唇瓣上有了些许水润,本能的吞咽着,这种感觉像极了小时候生病发高烧时奶奶怕她口渴一个劲的用棉签沾水往她唇瓣上滚动……

  回过神来的傅南淮眯着眼望着不知怎么突然勾了勾唇的苏乔依,脸上的神情有些高深莫测。

  次日,清晨。

  再醒来,苏乔依小脸望着床边熟悉而陌生的男人有些难以置信,可发疼的喉咙让她连开口都困难。

  这个男人怎么会在这儿?

  慕慕去哪儿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