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你是我的志在必得

第8章他还爱她

你是我的志在必得 端妞 2271 2019-04-28 16:18:57

  羽云开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她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想要守住仅剩的自尊。

  两年前,她在电话里哀求顾思翰能不能不分手。

  但是,顾思翰说“云开,你能不能不要再这么天真”。

  那一刻,她觉得,他们之间,真的完了吧。

  “云开。”

  水诗言看到羽云开强忍的样子,阵阵心疼,想要安慰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叫着她的名字,告诉她,我在。

  “诗言,我先回办公室了,放心吧,我没事。”

  羽云开看着水诗言,勉强挤出一个自以为不在意的微笑。

  “好,那你有什么事再叫我,千万不要自己憋着。”

  “嗯”羽云开回答完,站起来,颤颤巍巍地离开了。

  台上的顾思翰还在说着自己对新能源项目的看法,看到最后面的一个身影,好像她。

  羽云开出了大的会议室,心痛的难以复加,空无一人的办公室,她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时间泪流满面。

  为什么,自己明明已经快忘了他,他还要再出现?

  为什么,偏偏应聘到了他父亲的集团?

  为什么,再见到他......心还是那么痛?

  羽云开想不明白,现在,她只想逃离,不想面对顾思翰。

  毕竟,那个男人,是自己的青春啊!羽云开这样想着。

  但是,能离开吗?离开了,不就意味着自己还在意吗?

  羽云开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她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他,怎样对他笑着说好久不见。

  水诗言自羽云开离开,就一直担心她。

  云开,你怎么样,还可以吗?水诗言给羽云开发了条短信。

  羽云开看着手机上水诗言的短信,她总是陪在自己身边。

  “喂,诗言,我没事,不用担心我”羽云开拨通了水诗言的电话。

  她不想所有对自己好的人担心,她除了爸爸妈妈就只有水诗言了。

  “云开,你不要自己忍着,有什么心事跟我说,你这样忍着,我心疼”水诗言不会掩饰自己的感情。

  这时候,她也不想掩饰自己,心疼就是心疼,她想让羽云开知道,她不是一个人。

  “我知道,诗言我今天想自己待着,你今天回家陪陪伯父伯母吧”

  “好吧,那你有什么事一定要告诉我啊”水诗言听着羽云开略带哭腔,沙哑的声音,只想抱抱她。

  “嗯,挂了,拜拜”“拜拜”

  那边,会议也结束了。顾思翰下场的时候,看到了最后面的水诗言。

  她,不是和云开是好朋友吗?难道,刚才的身影,真的是云开?

  大家熙熙攘攘着散会,新小顾总的出现又成了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茶余饭后,乐此不疲。

  顾思翰散会后,到办公室,问人事部要了公司员工的信息,果然看到了羽云开的名字。看着简历上羽云开的照片,她,还是那么漂亮。

  看着简历,顾思翰忽然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羽云开一天都浑浑噩噩的,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

  终于熬到了下班,羽云开自顾自离开了,大家也看出来羽云开今天的状态不好,也没有说什么。

  羽云开拿着包包走出集团,她不想回家,又不知道自己该去哪。

  羽云开拿着包包漫无目的地走着,她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只知道心很痛,她以为自己经过这两年,再见他可以平静地说你好,但是,今天看到他的那一刻,所有的准备全部溃不成军。

  其实,顾思翰看到了羽云开离开集团,从她出来的那一刻,顾思翰就跟在她后面。

  ——天宇集团——

  “说吧,你让小鑫回来干什么”白月明坐在天宇集团顶层办公室,深棕色皮质沙发上的他一身商务西装,把玩着手中价值连城的茶杯。

  “我听说新豪集团回来了一个海归,好像是新豪集团老总的儿子”坐在白月明对面的男人缓缓开口,他一身银色西装,看起来温文尔雅,却掩饰不住眉宇间的刚烈。

  “池慕炎,你最好别跟我拐弯抹角,今天早上我也知道他们老总的儿子回来了,但是,你让小鑫回来是几天前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白月明停下手中的玩意,抬头看着池慕炎。

  “白月明,果然什么都瞒不过你,有一次酒会我偶然认识了新豪集团的高层,是他们集团老总的左右手,使了一些手段,现在他为我做事,他告诉我,顾思翰的父亲有意让顾思翰回来,一来是集团的继承问题,二来是这次新能源项目,顾思翰在国外一直在跟老师讨论关于国外新能源的问题,颇有造诣,这次,我让小鑫回来,是希望她能帮我赢得这个项目,你也知道,小鑫一直对新能源非常感兴趣,还有,她说,她想回来见见你。”说到最后一句话,池慕炎把眼神瞥向别处,毕竟是自己威胁他去接池慕鑫。

  “好,我知道了,我会防着新豪的。”白月明说完起身离开。他一直把池慕鑫当妹妹,并不是男女之间的感情,他不喜欢别人强迫自己做任何事。

  ......

  在外边留学的几年间,顾思翰刚开始对羽云开的想念,慢慢变成了负担,见惯了外边的花花草草,难免招惹。

  他讨厌羽云开的孩子气,讨厌她对着自己撒娇。

  同时,沉迷于游走在各种女人之间,享受被追捧的感觉。

  现在,看到羽云开自己在马路边漫无目的地走。

  他忽然觉得,他好像还爱着她。

  他们有多长时间没有见面了呢?好像从毕业后就再没见过。

  羽云开并没有意识到有人跟着自己,她麻木了,双脚走到没有了知觉。

  “云开”顾思翰下车追上羽云开,拉着她的胳膊,面带柔色。

  “思翰”羽云开感觉到有人拉自己,回头看到了那张曾经让自己日夜思念的脸。

  她还记得分手时他说过,我不爱你了,你知道吗,能不能不要再傻了。

  他现在又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来招惹自己呢。

  在毕业后的两年里,羽云开收到过很多恐吓短信,无一不是来自他的暧昧对象。

  羽云开看着他那担忧的眼神,曾经的自己曾经为之痴迷,现在,只觉得无比恶心。

  羽云开不觉得自己还爱他,只是可怜曾经傻傻爱他的自己,以及自己曾经引以为傲以为会一辈子的感情。

  愣神中的羽云开无意识地叫出了顾思翰的名字。

  忽然,一道远光灯把羽云开从自己的小世界抽离。

  “顾思翰,你放开我”回过神的羽云开看着顾思翰,再也止不住眼泪,她拼命抽离顾思翰,她不要顾思翰碰自己的任何地方。

  刚从天宇集团出来的白月明,正准备回集团拿资料。

  男人的路虎在空无一人的街道驰骋,宣示着属于黑夜的主权。

端妞

注:远光灯不是男主的车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