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高冷帝尊带回家

第7章:拜师:登云念山(2)

高冷帝尊带回家 扶君柳 2029 2019-05-23 15:43:33

  “够了!”牙儿皱眉,大声的道,颤抖的握住月末的手,“你们一个个以这么恶毒的言辞去取笑嘲讽,你们不觉得你们连窑妓都不如吗?!你们好意思说别人吗?你们有脸吗!”

  她声音颤抖,看着这一个个言辞尖酸刻薄的人。

  回忆如潮水涌来。

  “小瘸子哈哈哈,大瘸子生小瘸子,一家都是瘸子!”

  “小瘸子,我帮你捡一根木根来,我娘说,瘸子没有木棍走不了路的!”

  “你看你看,她走路好丑,像个癞蛤蟆……”

  “癞蛤蟆……她就是个癞蛤蟆!”

  牙儿小小的身体缩在角落里,周围一群小孩奚落。

  此情此景,多相似。

  这群人只会用最恶毒的语言去针对他人,根本没有想过自己口中说出来的话究竟能对人产生多大的影响!

  谁都没有想到一直没有说话的女孩忽然厉声呼斥。

  所有人都惊讶的看着牙儿,这群人平时在家衣食无忧,爹娘将他们宠成宝,何时被这样辱骂过?

  顿时,就有两个人躁动起来,撩起手臂上的袖子,准备揍人。

  月末没有想到牙儿竟然会为自己出头,张大了嘴巴,看见准备揍她们的人,顿时吓的一激灵,抱住了牙儿,“怎,怎么……办?”

  牙儿吼完就后悔了,看见他们一步步走过来,更是恨不能抽死嘴快的自己。

  “刚才你不是很厉害吗?说我们连窑妓之女都不如!”那两个人上来,说着就要扬手握拳揍过来。

  月末忽然一冲,冲在牙儿的身前。

  那两个男孩一拳挥到月末的脑袋上,力气大的不像话,月末被揍的倒退了好几步,摔在地上,牙齿磕在地上,血丝渗出来,满嘴的灰尘。

  “月末!”牙儿震惊的看着这一切,大叫一声。

  几个男孩将她们围住,嗤笑,“不自量力!活该!”

  “你们……”牙儿扶住旁边的月末,眼眶渐红,瞪着他们。

  男孩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们,互相看了一眼,“还不服气么!?你信不信我打到你服气?!”

  牙儿抱紧了月末,眼眶满是泪水,看着他们,终于低下了头,泪水打在地面上,什么都不敢说。

  忽然之间,不知道有哪位说了一声,“招生开始了!”

  围着她们的男孩,这才低头看了一眼,恨恨的道,“算你们走运!”

  说完,几个人才离开。

  房间内的也都走的干干净净。

  牙儿这才扶起月末,泪水又不值钱一样的流下来,“你干嘛挡着啊?我在家经常挨打,很能抗打的!”

  月末不敢看牙儿的眼睛,认为这一切都因自己而起,小声的怯怯的说,“你那么瘦,一下子就打到骨头,我娘说了,但凡伤到骨头的伤一时半会都好不了。”

  说完,月末就扬起自己的脸,让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你摸,我这里肉这么多,他们只会打到我的肉打不到我的骨头。”

  牙儿摸着月末肉嘟嘟的脸颊,忽然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好了,我们快点去参加招生考试吧!”

  月末见牙儿不自责难过了这才站了起来,从旁边的水壶里面灌了点水进水袋,又漱了口,舌尖顶了顶自己的门牙,门牙有些松动,疼的要命。

  她不敢浪费时间,追着牙儿去了招生大会。

  房子外出现一个极大的光圈,光圈内是不一样的东西,光圈有些刺眼,看着光圈就像睁眼看着太阳一样。

  此时此刻,大批穿着相同袍子的人出现在旁边,个个面无表情,仙风道骨,令人望而生畏。

  她们看着其他人排着队,一个接着一个的进入光圈。

  月末认得清光圈旁边的字,将这些字转述给牙儿,“牙儿,上面说了,进入光圈会进入不同的小世界,每个小结界里都有一块玉牌,拿到玉牌,上面写着谁的名字就是谁的徒弟,同样,每个小结界里都有一块小木牌,拿到木牌,上面写着谁的名字就是谁的随行者。至于没有拿到玉牌和木牌的,就要淘汰出局。”

  牙儿听完,思索了一阵,叹气,“那我们完了,都进去这么多了,早有牌子的话都要被拿走了。”

  月末也皱起眉想了想,“没事,这不还有我嘛,大不了我们淘汰后一起出去浪迹天涯,反正你爹娘都要打你,你干嘛还要跟着他们!”

  牙儿听完,想到来这里时路上一切美好的东西,重重的点头,“好!”

  二人一同进入光圈,光圈里面和外面无任何差别,只不过每个人看到的不一样的罢了。

  月末走进去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自己的腰上已经多了什么东西,依旧自顾自走着。

  光圈内的景色十分绚烂,红的枫树,碧的湖水,各色各样的花朵生长在湖畔,偶尔还有鱼儿跳出水面嬉戏,红鲤鱼在荷叶下游戏,秋风吹来,枫叶从树下飘了下来,花儿绿草跟着舞动。

  相同进去的牙儿反而不见踪影。

  月末情不自禁的走到湖畔,伸出自己的手指拨弄着湖水,开心的不行。

  不过她也没有忘了自己进光圈要干嘛,站了起来,开始寻找牌子,结果找了半天,什么都没有。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月末有些泄气,长长的叹了一声,此时此刻,四周的景色开始变化,原本美的耀眼的景色黯淡下去,变成原来光圈外面的情景。

  月末鼓起嘴,叹了一口气,果然,自己是被淘汰了。

  大家站在地上,怔忡的神色,显然还没有反应过来,甚至有些人已经抱着头蹲在地上痛哭。

  月末环视一周,才看见牙儿,牙儿有些恍惚,连忙跑过去,轻轻地扯了扯牙儿的衣袖,“牙儿?”

  牙儿很快回过神来,看着月末,脑子这才清醒,“月末!我跟你说,我拿到了木牌!”

  说完,举起手,是一块木牌,上面写着字。

  牙儿递给月末,“月末,你快帮我认认,这上面什么字。”

  月末接过木牌,仔细的认着木牌上面的字,小心的念出来,“元,念。”

  心,酥痒起来,躁动起来,不知为何。

  她眸中闪过一丝恍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