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高冷帝尊带回家

第8章:拜师:登云念山(3)

高冷帝尊带回家 扶君柳 2024 2019-05-24 09:33:23

  牙儿拉了拉月末的袖子,低声唤道,“月末,月末,月末。”

  月末回神,不明所以,“啊?”

  “你刚才发什么呆啊?”牙儿看着月末,问道。

  月末愣了一下,才不好意思承认自己居然被一个名字感动到了,挠了挠头,“哎呀,你别问了。”

  牙儿也没想那么多,自顾自的说:“那行,不过月末,你知道我在幻境里面看见了什么?”

  “看见什么?”月末不禁好奇的问道。

  牙儿立即脱口而出,没有丝毫的隐瞒,“长安街,繁华热闹的长安街!我做梦都想去的长安!”

  月末回忆起长安,点了点头,“长安确实很好。”

  “那你看见的是什么啊?”牙儿拉扯着月末的袖子,轻轻地问道。

  “青山碧水,荷叶游鱼,鲜花嫩草。”月末想了想,总结出这十二个字。

  牙儿十分不解的瞪大了眼睛,“为什么我们不一样啊?不过,你拿到牌子了吗?”

  月末摇了摇头,眸中涌现一抹落寞黯然,“我不知道,也没有拿到牌子。”

  这些天,她做梦都想进云念山,不仅仅是因为走投无路,而是她想要找到当日救下自己的戚姐姐,再好好的道一声谢。

  能在自己这么困难的时候拉自己一把,成为她人生道路的一抹亮光。

  牙儿安慰的拍了拍月末,眼眸弯弯若明月,朗声的道,“月末你放心,我成为了随行者,必然少不了你的分,将来……我罩着你!”

  这些话,一个字一个字的敲进了月末的心间,月末感激不尽,感谢在这一路上,总有人对她一直好一直好……

  休整的一炷香已过,云念山弟子面容肃静,站在旁边,天边偶然有鸟儿飞过,却也飞的极快,一点声音都不敢发出。

  现下,安静的说不出话来。

  风吹过,云念山弟子衣袂飘飘,忽然,中间隔开,出现一位老者,仅仅只一位老者,拄着长杖,胡子都要垂到地上了,走路摇摇晃晃,却不曾摔倒过。

  老者一出现,几乎所有人呼吸都是一屏。

  一直没有说话,调息休养的狐萱翠此时却是惊喜的唤了一声,“爷爷!”

  老者瞥了一眼狐萱翠,目光坦率,淡淡的嗯了一声,随后对着剩下的的人道,“现在,你们将在幻境中看见的情景说出来!”

  狐萱翠扬着笑,走到老者的面前,“我先说,我在幻境之中看到一青山一碧水一片莲叶一群嬉戏的鲤鱼!”

  老者满意的颔首,“那你拿到了什么牌子?”

  狐萱翠迫不及待的拿出自己手中的银牌,扬起笑容,转过身,对着所有人道,“我拿到了阙竹尊者的银牌!”

  此语一出,四下哗然。

  阙竹尊者何许人也?一出生带着祥瑞,额生六瓣花,被上天眷顾的宠儿,八岁被云念山长老发掘,一跃成了长老关门弟子,十二岁提剑屠觅夲兽,十六岁继承其师衣钵,乃是云念山历代屈指可数的女长老,更遑论其风华绝代,艳满八方的容貌令无数少女心驰神往。

  而她的法术造诣,仅仅在掌门元念之下。

  这些足以令所有人艳羡。

  老者愈发满意的点点头,却不夸赞,“自行下去领通行牌。”

  尽管老者没有夸赞,狐萱翠听见通行牌三字已足够狂喜,勉强按捺住心绪,走到一旁,一个云念山弟子走了出来,将通行牌递给她,一挥袖,剑飞驰而来,狐萱翠随着那位弟子御剑消失无踪。

  剩下所有人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老者环视一周,目光忽然停顿的月末的脸上,神态慈祥,“你呢?你看到了什么?”

  月末一激灵,明明是很慈祥的神态,可她还是感受到一股威压,尽管老者已经刻意的收拢。

  月末低着头,话都说不稳了,毕恭毕敬,“我刚才和她一样,也看到了这些。”

  说完,老者脸上的慈祥淡了下去,“你可知,每个人的幻境都由心境而定,每个人心境不同,看到的幻境也不同,绝对不可能二人相同。”

  老者话说完,月末的身子一僵,她不傻,知道老者话里的意思。

  很显然,所有人都觉得她是使用小聪明,仿着狐萱翠说的一番话,想要进云念山,可却没有想到,幻境里面的内容是绝不可能相同的。

  “我就说嘛,她这样的人,怎么可能看到那番情景,果然……是偷人家狐萱翠的,窑妓之女就是窑妓之女,还妄想进云念山?”

  “不自量力!”

  “太恶心了吧,偷别人的东西!”

  “她就是个贼!各位小心点,看看自己东西有没有少……”

  每人一人一句,像针一样扎进月末的心。

  她拳头紧紧的握着,小嘴紧紧的抿着。

  牙儿忽然站了起来,看着这群人中的老者:“尊者!我能证明月末没有偷狐萱翠的!”

  老者这才把视线转到牙儿身上,牙儿有点怂,但还是站在那里,说,“刚才月末有同我说过这个!”

  “那你的意思是人家狐萱翠偷她的创意了么?”其中一个少女尖酸的道,带着不屑的目光,“你们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料!”

  话刚说完,另一个少女也刻薄的附和道,“就是!再说,你和月末是一伙的,你为她说话,是不是真的还不一定呢!”

  月末咬着唇,扯了扯牙儿的袖子,说话带着鼻音,“牙儿,别说了。”

  月末抬手擦掉眼泪,恭恭敬敬对着老者鞠了一躬。

  反正她也没有拿到牌子,不管看的是不是真的,说的是不是真的,这些人信不信她,都没有意义。

  既然如此,就更不要牵连牙儿,她拿到了木牌,是元念尊者的随行者,未来一片光明,在这个时候,便更不能得罪人。

  她干干净净的退出,安安静静的回到原本生活的地方,不是很好吗?

  老者看着月末弯腰的身影,一抹银光涌出,刺的老者双目发疼。

  他抬手一挥,挡下了那刺目的光芒,震惊的看着月末,急忙的道:“等等!”

  月末弯腰的身子一顿,挺直背,十分不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