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江医生的心头宝

第8章+第9章 不,我不喜欢他

江医生的心头宝 孤灯欲眠 1311 2019-05-12 18:00:09

  金发红唇,身材高挑,染着红色丹寇的手指精致匀称,一双丹凤眼描摹得精致。

  这是江北渊的同事,也是胸外科公认的美女。

  俞莉莉手里还拿着饭盒,推到江北渊面前的桌子上,随手将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

  “我去医院的食堂打的,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

  “那个毛毯,是你的?”

  “嗯,怎么了吗?”

  江北渊皱了眉,嗓音清冷寡淡,

  “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以后不必了。”

  “啊?我,我就是看你睡着了,怕你感冒而已……”

  楚楚可怜的嗓音,放在一般男人耳朵里,怕是骨头都要酥化了。

  江北渊淡淡嗯了一声。

  “再次谢谢你的好意,不过不好意思,我家夫人不喜欢我身上有别的女人的味道。”

  夫……夫人?

  俞莉莉的脸色唰!的一下惨白。

  她来中心医院快一年了,怎么从未听说过江北渊结婚啊?!

  奈何当事人已经径直离开了休息室。

  ……

  “你喜欢你现在的老公?”

  “不,我不喜欢他。”

  在言念说这句话的时候,压根就没想到江北渊会站在她身后。

  昨天是贺淮光请她吃饭,她寻思今天请回来,两人坐了有一会儿了,闲聊期间,就有了方才的对话。

  贺淮光瞄到言念身后,一个高高帅帅的男人,长身而立,唯独脸色有些沉,眸光发冷,感觉很难相处的样子。

  这是高档餐厅,碰上几个帅哥也不足为奇,于是贺淮光没在意,继续和言念闲聊。

  不一会儿,徐况杰来了,落了座,江北渊已经点了一桌子的菜。

  “哟,点这么多菜?咱俩能吃得上?”徐况杰把黑色羊毛外套放在身边。

  “……”

  江北渊没搭理他。

  他低敛着眉在喝汤,手指修长干净,被头顶的灯光一照,显得他那张脸格外立体俊朗。

  从徐况杰这个角度,看到江北渊长长的睫毛,这货是公认的睫毛怪,长睫比女人都过分,外双的眼皮恰到好处,只是眼角眉梢却有显而易见的难过流露出来,越过他的双肩,快要淹没他整个人。

  “喂,好端端的怎么抑郁了?”

  徐况杰一口咬了一个海参,打量着面前闷声不语的男人。

  江北渊放了筷子,他一点胃口都没有,喝了几口汤就饱了,拿过纸巾擦拭了一下嘴角。

  一阵银铃般的笑声传过来,几分熟悉。

  眸光流转,徐况杰瞄到了不远处的言念和贺淮光,恍然间就明白过来江北渊为什么郁闷了。

  “瞧瞧,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有什么好的?我看你干脆跟她离婚算了,哥们我再给你找个更好的!”

  江北渊瞪了他一眼。

  什么话都没说起身就走。

  “喂——这么大桌子菜你不吃了?”

  徐况杰瘪瘪嘴,低头自顾自吃饭。

  为了一个女人浪费美食的行为愚蠢至极,他是不会做第二个江北渊的!

  不一会儿,去结账,服务生列出了清单,徐况杰发现菜单里面莫名其妙多出来50碗海参汤!

  “我没点这么多汤吧??”

  “哦,是这样的先生,刚刚您的朋友离开之前,给在座的每桌都点了一碗海参汤,后厨已经做上了,现在撤回已经来不及了。”

  徐况杰:“……”

  这个闷骚的该死男人!

  ……

  下午五点。

  外面的天空有点灰蒙蒙的,像是要下雨。

  言念店里没有伞,刚锁好花店的门准备离开,头顶骤然响起两声闷雷!

  在她头顶上方,是一大片盘旋的乌云!

  得。

  今天又得在店里蹲了。

  天气预报说半个小时之后有雷阵雨,在下雨之前言念赶紧去买了两个烤地瓜填饱肚子。

  风雨交加的黄昏,吃着烤地瓜刷着剧,也是一种享受。

  忽然之间,“咣咣咣!”的砸门声。

  起初,言念还以为是错觉。

  伴随着砸门的声音越来越大,她擦了擦手就跑去开门。

  门开了一点,只见一个被淋透的高大男人,还未等看清楚是谁,就被其一把按在了墙上。

  *

  第9章节……

  下巴被捏住。

  酒香之气夹杂着男人清冽的气息,直直地灌入。

  他的薄唇滑到她的耳,忽然在矢口之间,叫了一声……

  “念念。”

  “……”言念一怔。

  伴随着他这两个缱绻的字,一瞬间,好似全身的血液都在逆流。

  今天的他,怎么了?

  江北渊蹭着她的脸,声音低低的,“我好想你。”

  言念恍然。

  他想的,或许是她的前女友。

  “你前女友也叫念念吗?”

  江北渊一言不发,身上的酒气带着雨水的腥气,很重,忽然一头扎进她怀里。

  “喂——”言念推搡他,“别占便宜啊!!”

  那人就这么靠在她怀里不动弹了。

  言念推了他一下,见他要倒,赶忙伸手扯住他胳膊。

  “服了,你是喝醉了对吧?”

  “……”

  回应她的,是一阵沉默。

  她重重叹了口气,将人扶到自己床上去。

  他身上的衣服还是湿的,总不能让他一晚上穿着湿衣服睡觉吧。

  秉着让他睡个好觉不要感冒的道德感,言念一件一件把江北渊给扒了。

  外套、领带、衬衫……

  暴露出来的大片肌理一块一块的,看上去手感很好的样子。

  他的腰是标准的狗公腰,八块腹肌之下还有人鱼线,看得言念口干舌燥的。

  接下来是要给他脱裤子。

  她软乎乎的小手碰到他的皮带,小心翼翼地解着,生怕碰到什么。

  可丫的,也不知道江北渊的皮带是什么构造,怎么都解不开。

  她手忙脚乱,手心之下全都是汗。

  忽然——

  手一哆嗦。

  在瞬间言念就松了手,下意识尖叫了一声。

  她这一声叫,把江北渊叫醒了。

  他似乎还在睡梦中,眸子沉沉迷离,潋滟着几分迷离的光泽。

  言念举起两只手来,结结巴巴地,“天地良心!我、我只是想让你睡得舒服些!”

  江北渊没说话,长臂一伸,扣过她的后脑将她压到自己面前,堵住。

  是梦吧。

  这是他憧憬了十多年的美梦。

  ……

  清晨的阳光明媚复苏,细碎的光亮沿着窗棂照进来,洒落在洁白的床榻之上。

  床上的男人剑眉星目,五官深邃,鼻梁高高的很挺,那张俊逸的脸被阳光一照,切割开了璀璨的光影,忽明忽暗的,带着几分性感。

  江北渊嘶了一声……动了动身子,头痛欲裂。

  睁眼。

  落入眼前的是陌生的天花板,陌生的床。

  他眉头顿时拧得死紧。

  “你醒了。”

  推开门进来的是言念,白衬衫,小脚牛仔裤,头发简单扎了一个低马尾,白皙的脸,干干净净的模样,像是大学生,手里还端着一碗醒酒汤。

  江北渊紧皱的眉头在一瞬间舒展开来,扯动了一下嘴角。

  “原来是你。”

  “不然你以为是谁?”

  他的前女友吗?

  江北渊淡淡摇头,什么都没说。

  “你的衣服,昨天都被雨淋透了,我给你洗了放在阳台,一晚上应该干了,你自己拿着穿吧。”

  江北渊垂下眼睫,这才注意到自己现在的状态。

  浑身上下只有一条里裤。

  他像是发现了新大陆,眼底窜过一抹亮光。

  “我的衣服,你脱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