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江医生的心头宝

第10章 敢欺负我媳妇儿?

江医生的心头宝 孤灯欲眠 1252 2019-05-13 20:19:44

  “咳咳咳、”

  想到昨天的尴尬,言念的脸熟得彻底。

  他吻了她两次,可是每一次她都没有推开他!

  但是这种事,她才不会说出来。

  “不好意思,我就是单纯地给你脱了衣服而已,我什么都没碰到。”

  “我问你碰没碰了吗?”

  床上的男人,长眉斜飞,眼底有细碎的光泽流露出来,尤其是邪魅的嘴角,似笑非笑的,非常勾人。

  言念抿抿唇,想要解释又无从解释,顿时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你洗漱之后就出来吧,我做了早饭!”

  说完就赶忙走了出去,耳朵尖滚烫。

  她以及很久很久没有被撩到过了。

  不得不承认,昨晚上醉酒很有男人味的江北渊,还有今早上光着膀子,微微带着点慵懒散漫的江北渊,都……

  撩到了她。

  ……

  这个花店虽小,但是五脏俱全。

  像是洗手间,摆设简单,干干净净的,一点瑕疵都没有。

  江北渊用的是言念的牙刷,一只手随意摩挲着下巴。

  下巴处有点破了皮,他一开始没看到,洗过脸才发现,不只是下巴,嘴角还破了皮。

  脑子里闪过一个零星如同碎片一般的场景——

  唇齿相贴,呼吸交缠。

  额……

  等等。

  让他缓缓。

  昨晚上下了班,他邀徐况杰一起去酒吧喝酒。

  奈何那厮路上堵车,迟迟不过来,他自己坐在吧台,喝了一杯又一杯的马天尼。

  期间不乏有几个搭讪的女人,都被他不耐烦挥挥手赶走。

  满脑子都是言念那句“不,我不喜欢他”。

  十年前,他去美国留学,她说好要跟他一起的,他在机场等了很长时间,都没有等到她。

  他不知道那段时间她到底发生了什么,后来他匆匆回国见了她一面——

  但是那一面,那一天,算了……

  是不好的回忆,他不想再提起。

  寂寥的夜,酒能够暂时麻痹他心头的那份疼痛和伤感。

  再然后竟然有个小白脸男人同他搭讪,想要泡他。

  他也是无语,说了句“我是直的”,对方就不乐意了。

  “怎么着,你看不起gay啊?”

  然后就找了几个伙计,拳头冲他招呼过来。

  徐况杰及时赶过来,正好替他挨了一拳,他当场怒了!

  恍惚间他似乎看到了言念的影子,现在想想,哪里有言念,当时他是把徐况杰那货当成了言念!

  “敢欺负我媳妇儿?”

  然后两脚被人撂倒在地,在几个小白脸倒在地上捂着肚子哎呦喊娘的时候,他拉着徐况杰就跑。

  走出来才发现下雨了,头顶是轰隆隆的闷雷声。

  徐况杰说:“我去开车过来,你在这等着!”

  那一瞬间,其实被雨淋的,他有些清醒了。

  他想起言念还在花店,现在却下着雨。

  徐况杰将车开过来,他大义凛然地摆了摆手:“我得帮我媳妇儿收花,先走了!”

  然后他就一路跑到了言念的花店,咣咣咣地砸门。

  后面的事情,就记不太清了。

  可是刚刚那个吻是怎么回事?

  他是亲了??

  还是没亲??

  嘶……

  头很痛。

  剩下的记忆想不起来了。

  酒果然不是个好东西,喝多了容易断片。

  ……

  江北渊从房间里面出来,换上了干净的衣服,一身清爽。

  言念摆好了碗筷,桌上三菜一汤,冒着热气,卖相不错。

  之前,她不会做饭。

  他给她做家教的那段时间,她总是嚷嚷着让他给她做饭。

  “哼哼,我爸说了,女孩子就是用来疼的,我不做饭,我现在不做,我以后也不做,反正我这么好看,以后我老公肯定会宠着我的。”

  她总是这样。

  理不直,气还壮。

  现在变了。

  什么事情都自己来,饭菜味道竟然不错,有点超出他的意外。

  “不好吃?”

  她见他一直在瞧她,着实有些不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