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江医生的心头宝

第40章 他失去过

江医生的心头宝 孤灯欲眠 1219 2019-05-31 10:06:32

  手术室的红灯已经足足亮了两个小时。

  走廊上,徐况杰、以及从现场赶来的江北渊和言念都在。

  言念两只手上还沾着血。

  鲜红色,已经变成了粘稠的暗红色。

  江北渊想要带她去洗洗手,言念只是摇头,一个劲地说要等丁宝怡平安出来。

  丁宝怡的父母都不在本地,大学毕业之后,丁宝怡就独自一人留在泞城闯荡,要是她出了什么事情,她怎么跟其父母交代啊……

  又过了半个小时。

  手术室的红灯终于熄灭了。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医生从里面走出来,摘下口罩,这是中心医院胸外科的刘主任,他看着江北渊道,

  “小江啊,还好你抢救措施做的及时,患者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现在送到无菌病房去观察一段时间,要是没什么问题的话,你们就可以进去探望了。”

  “太好了,太好了……谢谢医生。”

  可算是抢救成功了,言念悬着的一颗心掉下来,整个人都瘫软无力,要不是有江北渊在扶着她的肩膀,估计她现在就能直接倒在地上。

  一旁的徐况杰走到窗台边接了一通电话,挂断之后,也是看着江北渊,“肇事司机已经抓到了,现在警察局接受审问,肯定跑不了。”

  江北渊兀自颔首,没有说话,暗中给了他一个眼色。

  徐况杰默默无语,心领神会点点头,“那既然没什么事情了,我就先走了,我家里煤气好像漏了,得快点回去看看。”

  “嗯,不送。”

  徐况杰:“……”

  用完他就让他走,塑料兄弟!!

  然后江北渊就拉着言念去洗手。

  她软软的小手包裹在他的掌心之中,他低垂着长睫,洗得干净,又很认真。

  言念吸吸鼻子,瞧着这张轮廓分明又清隽的脸,心里一阵动容。

  今晚上,她真的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那种叫“绝望!”的东西!

  太恐怖了。

  这一条血路何其险,却是硬生生杀出来一个江北渊,硬是将一条即将消逝的生命从死神手里拽了回来。

  如若没有他,现在也就没有抢救成功的丁宝怡。

  “谢谢……真的谢谢你。”

  这句谢谢,必须要说的。

  方才欠了一路了。

  江北渊抬了眸,挂上了一副慵懒的表情,眸色带笑,“不是真的谢谢,还能是假的谢谢?”

  言念一愣。

  紧接着破涕为笑。

  “你不是会开玩笑的人!”

  是啊。

  她说得对,他不怎么开玩笑。

  不过看她终于是没那么紧张忧虑了,这个玩笑开得值。

  江北渊继续给言念洗手,洗胳膊。

  路过洗手台正准备去查房的张帆,目视着这一幕。

  哟。

  瞧瞧,已经洗得够干净了,还在搓。

  小样儿,不就是想跟人家肢体接触嘛。

  张帆强忍着想要咳嗽两声的冲动,放轻脚步,静悄悄离开了。

  言念没有察觉到身后的张帆,眉睫低敛着,鹅黄色的光线在她长睫覆上了一层金光,眉目之间带着光艳。

  她轻声叹了口气,有些感触说来就来…

  “我今天才明白啊,人在快要失去的那一刻,才会懂得,一定、一定要珍惜眼前人,不要为了过去缅怀,也不要为了将来担忧。”

  “嗯。”

  见快要搓破皮了,江北渊终于松了手,抽过一旁干净的毛巾,给她擦手。

  灯光落在他身上,叫他整个人好似笼罩在一片不真切的水光之中,眩惑勾人眼。

  “失去一个人是很痛苦的。”

  “嗯?你失去过谁吗?……哦对,你的前女友?”

  “不是。”

  这个男人音色顿了一下,眉峰深处丝丝入扣,遮掩了几分不易察觉的失落。

  “是我哥。”

  他说。

  “肺癌晚期,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