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江医生的心头宝

第75章 我喜欢江北渊

江医生的心头宝 孤灯欲眠 1380 2019-06-13 13:14:22

  江北渊的眉眼在忽然间变得有些黯淡,一抹失落从他眼底滑过。

  过往一幕在脑海浮现,历历在目。

  失望也来,于这一刻充斥他的心。

  那失望只在一瞬,再次抬眼,他的声音依然清淡自持,“她就是不嫌弃,不然也不会跟我结婚这么长时间,要不你问问你身旁的这个,她嫌不嫌弃我不行?”

  他怡然自得,运筹帷幄,眉尖斜飞朝上挑起,揶揄毕显。

  “我……我……”

  许安晴抠着手指,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一旁,裴金玲气得脸都绿了,也是一句话说不出来!

  ……

  寐夜酒吧。

  灯红酒绿,浮动着旖旎的夜色。

  靠近吧台的右边拐角,昏暗的角落,两道倩影。

  其中一个,宛若明珠秀气照人,借着酒劲,小嘴跟开了机关枪似的嘚不嘚。

  “说他儿子高贵得我无法想象,我真特么地呵呵呵了!”

  “他儿子是阿联酋国王散落在外的王子,还是英国皇室贵族啊,我高攀不起?”

  “你是没听听她那语气,搞得就跟我只能给他儿子提鞋一样!”

  “啊呸、这年头,谁比谁高贵了?不都是一个头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个嘴?”

  “你说是不是?”

  “谁特么的还不是个小公主了,不就是欠了他儿子二十万,我这个月保准就还上!”

  “话说,我当时真应该扇她两巴掌再让她走!大清都亡多少年了,竟然还有这种把自己当慈禧太后的老妖婆,靠,气死我了!”

  “……”

  听着言念无厘头的抱怨,丁宝怡摇头叹气,一把夺过言念手里的杯子。

  “别喝了!”

  “哎呀,我没醉,我酒量没江北渊那么差!”

  江北渊……

  江北渊……

  这个名字在她心头滚了一圈又一圈,泛起丝丝缕缕的疼意。

  疼得她呼吸有些急促了,心脏某处闷得难受,喘不过气来。

  她松了手,任由杯子被丁宝怡夺去,悲伤将她整个人笼罩个彻底。

  “我不喜欢……我一点都不喜欢……”

  “啥啊,你不喜欢江北渊?”

  “我喜欢江北渊。”

  言念一字一句。

  干脆的、利索的,承认了。

  她的眼底泛起一道迷离的光亮,又很快被敛下,取而代之的,就是前所未有的平静。

  是不是两个人呆的时间长了,另一个,就会同其中一个很像?

  不然,为何她现在学得了江北渊的那份平静和淡然,像是大彻大悟了似的。

  “但是我不喜欢现在的生活,一点都不喜欢。”

  “……”

  丁宝怡没说话,定定看着言念。

  “我已经……已经,不会再奋不顾身爱一个人,然后再被伤得遍体鳞伤。”

  丁宝怡重重叹了口气。

  之前那段失败的感情,对言念打击太大了!

  她的心里有一道伤口,一直都没有愈合。

  而现在出现的江北渊,让她心动,却没有给她想要的安全感,没有让她真正明白,这个人是值得叫她托付终生的。

  “温玉回国了。”

  丁宝怡说。

  “好像是昨天刚回来的,我听咱班同学说的。”

  温玉……

  言念冷嗤,拿过身旁另一个杯子,继续喝酒,“他回不回来关我什么事,我不在乎他,我不在乎任何人。”

  “喂言念,你知道吗,天底下的男人总共分三种。”

  丁宝怡笑着耸了耸肩膀。

  “一种是渣男,就像是温玉,你懂得。另一种是同性恋,喜欢男人不喜欢女人。还有一种,就是世间少有的好男人,大千世界诱惑那么多,他唯独可以做到对一个女人,情有独钟。”

  情有独钟。

  多么动听的一个词语。

  言念苦笑一声,摇晃着手里的杯托,杯口泛起的雾气模糊她的眼睛。

  “姐妹儿,你是想暗示我什么呢,江北渊是第三种?”

  “他是哪一种,看你心里把他归于哪一种。”

  “他是情有独钟。”

  言念眼圈蓦地红了。

  “但是,他情有独钟的那个人,不是我。”

  是他的前女友。

  他很爱她。

  她一直都知道。

  言念忽然趴在桌子上哭起来。

  一个人嫉妒另一个人的时机,真的好难说。

  就在这一刻,她恨不得将这些年积攒的眼泪,通通流个干净才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