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江医生的心头宝

第76章 划清界限,舍得啊

江医生的心头宝 孤灯欲眠 1010 2019-06-14 12:33:23

  丁宝怡张了张嘴,想要安慰言念,又不知说什么才好。

  她们都不是矫情的人,说话办事向来大大咧咧,能扛的就扛,扛不住的喝两杯、吐吐槽就过去了。

  只不过,丁宝怡第一次见言念这般痛苦,自从言念同温玉分手,她就再也没看见言念哭过了。

  “喂……你别啊,不就是个男人吗,大不了咱不要了,别哭了哈,你看看姐妹我,都被伤了那么多回,几天之后不还是一条好汉?”

  言念没有说话。

  她埋首在胳膊里,哭得像个孩子。

  心里惆怅悲苦,郁郁难言。

  也不知道这份惆怅是对谁。

  或许是对江北渊。

  又或许是对这些年来,所有无疾而终、不能成功的感情。

  到底谁才是那个对的人,到底如何才能真正做到,心不动则不痛。

  她不想动心的。

  但是那样优秀的一个男人,偏偏要对她好,对她温柔,对她时不时宠溺又妥协。

  所以她就没办法了,知道沦陷是迟早的。

  也知道,这是一场梦。

  旖旎、华丽、又不真实的梦。

  现如今,梦应该醒来了。

  她应该要回到,最初那个没心没肺,不被任何人牵着鼻子走的言念了。

  言念哭完了,抬手随便抹了一把眼泪去,抽过纸巾,擦了一把鼻涕,觉得浑身通畅极了。

  好似任督二脉连同五脏六腑都一并跟着打通,她从未觉得这般舒畅过!

  “丁宝怡,我想通了!”

  “啥呀?”

  “我,要跟江北渊划清界限了。”

  “切……”

  丁宝怡不信。

  眼神之中尽是蔑视。

  这神情看得言念想要吐血,“喂,我的话可信度就那么不高吗?!”

  “相处这么久了,要跟他划清界限,你舍得啊?”

  “我——”

  她当然不舍得!

  但是,就好比一块长在你心头的腐肉,那块肉留不得,你需要将它从你的心里,一点一点地挖出来,剔骨,弄干净。

  这个过程很难,很累。

  也很痛。

  但是必须要做。

  不然日后会更痛。

  ……

  今晚的夜色静谧,隐隐浮动着几分沉凉的气息。

  现在是晚上八点。

  江北渊做完了一台手术刚回来。

  门是开着的,没锁。

  说明言念在家。

  这个认知,让他心头浮上一层暖意。

  客厅很安静,钟表滴答滴答的声响在耳边回响。

  江北渊倒了杯温开水,喝了两口,握着杯沿的手指修长,水顺着他的喉咙缓缓滑下,像是寂寞的气息在流淌。

  房间在二楼,他往楼上走,脚步放得轻缓,一边走,一边关上了客厅的灯。

  楼下已经是漆黑深谙,唯独二楼走廊开着长灯,落下一地剪影。

  还是很安静。

  江北渊不知道这种安静意味着什么。

  如若不是空气中浮动着兰花的香气,他甚至还以为今天言念没回来,只不过是忘记锁门了。

  路过言念的房间,他停靠了一会儿,盯着她的房门,微微眯起眼。

  一扇门的阻隔,她,睡了吗?

  他站了很久。

  正如同刚结婚的第一个晚上,他也是这般,站在她的门前,站了很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