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江医生的心头宝

第79章 也不差这一刀

江医生的心头宝 孤灯欲眠 1361 2019-06-15 18:34:19

  “喂言念,你和江北渊到底——”

  丁宝怡甩着车钥匙进来,她总是这样,声音比人来得快。

  刚走到门口,就被贺淮光拦截了。

  “嘘。”

  贺淮光对其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一边挤眉弄眼的,“以后这三个字,不要在言小念面前提起了,这是她的禁区。”

  禁区?

  丁宝怡没说话了,兀自看向不远处蹲在地上,正摆弄着一束常春藤的言念。

  她面色看上去同平时无异。

  一点也不像在感情中受了伤的人。

  丁宝怡收回目光,重重叹了口气。

  “她到底怎么了,我约她吃饭,她也不理我。”

  “不知道……她已经好几天没开口说过话了。”

  贺淮光忧心忡忡说着,这样温吞的言念,他也不喜看到。

  丁宝怡抱着胳膊走了过去,对着言念的脑门,忽然抬手便是一个棒槌。

  “别这副要死要活的样子了!想哭的话就哭出来,不想哭的话就吃饭唱歌喝酒,要不蹦迪也行,反正贺淮光出钱。”

  贺淮光:“……”

  言念抬了眼,目光落在丁宝怡身上,她寻常般哼一声,微微眯眼,“你谈恋爱了是不是?”

  丁宝怡:“嗯?”

  贺淮光不是说她好几天没说话了吗?怎么这么自来熟地开口了。

  言念嗤笑,“你脸上写着‘老娘谈恋爱’了几个字,还想瞒我?”

  “哎呀,没谈……就是吧,有那么一个人,我调查了他一下,觉得还不错,想要认识,这不还没机会的嘛!”

  “你忘了上一段渣男的教训了,现在还信男人?”

  说着,也不等丁宝怡回答,自顾自点头颔首,“也对,反正咱丁大美女历经沙场,已经是千疮百孔,也不差这一刀。”

  “我去你/妹的!”

  丁宝怡狠狠推了言念的头一下。

  言念也推她。

  两个人就跟打架似的互相推来推去。

  看得贺淮光忍俊不禁。

  好似回到了过去那段时光,无忧无虑,每天只想着如何作弊不被老师发现、如何不动声色偷溜出去唱歌不被家长发现、如何在不努力的情况下还能考上一个好大学。

  那时,无论是言念、丁宝怡还是他,都活得那么快乐自在。

  “哎言小念,我这几天跟你说话你都不理我,怎么丁宝怡一来,你就理她了?”贺淮光醋意大发。

  言念搂着丁宝怡的脖子,跟个猴儿似的挂她身上,“谁让你大学愿意出国的?我和我家宝怡这么多年的感情,你比得上?”

  “是是是,我比不上,那中午请两位小仙女吃饭,行不行?”

  丁宝怡故作正经点头,“光吃饭不够吧,是不是言念?”

  “必须得有酒!要82年的拉菲!”

  言念打了个响指,如同触动某个开关,笑得开怀肆意,根本停不下来。

  贺淮光看了她一眼。

  她笑得这么开心,却又感觉她并不开心。

  像是一只倔强的小兽,不肯把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出来,暗地里一点点舔舐着伤口。

  贺淮光心里微疼,面上妥协着,“成,你俩今天想吃什么、想喝什么,中午我都包了!”

  “哈哈哈好嘞,走吧,今儿中午花店也不开了,反正这几天没什么人!”

  言念说着,已经去拿钥匙,准备锁门离开。

  ……

  贺淮光开车,三个人到达了山顶餐厅。

  这是言念的遗憾,上次点了一桌子好菜没吃成,中途被江北渊拉走了去医院,他跟个神经病一样让她坐在人家收银员的后头,还不让她走。

  现在想想,当初他的神经病,是不是吃醋呢?

  她和贺淮光在一起吃饭,却不给他回信息,他吃醋嫉妒了,所以才会那么幼稚地把她拉走吧?

  可是,现在想这些,还有什么意义?

  言念利索地起开了一瓶红酒,仰脖,咕咚咕咚直接开始喝。

  见状,贺淮光一把将她手里的酒夺过来。

  “你之前不是阑尾炎吗,还敢这么喝?先吃点饭菜垫垫肚子!”

  言念忽然笑了。

  看着贺淮光。

  那种突然之间饱含着“含情脉脉”的眼神,叫贺淮光一阵不自在。

  “你、你怎么了?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