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有微光

1.喵爷很威武

爱有微光 胖虎22爷 2800 2019-08-09 12:06:55

  帝都传媒大学,运动场。

  此时已进入盛夏,硕大的看台上,虽然有蓝色玻璃顶棚挡住了烈日炎炎,却挡不住蒸腾的熠熠暑气。

  最近又是多雨时节,难得有了太阳。但看台周围的老杨树叶子上,依旧笼罩着郁闷的水汽。热得那些知了也拼了命地喊。

  无论树上的虫,还是看台上寥寥的人,都觉得自己像蒸笼里的大小肉包,就快熟透了。这种桑拿天,最好活在有空调的房间里,才勉强能有一条生路吧。

  所以,偌大的运动场里,只有看台上还站着人。

  除了几个无聊的大一男生,刚踢完了球累得不行,就靠在底层栏杆上,喝着冰镇雪碧,顺便大声吹着牛,想博得看台顶层的人,青睐一眼的关注。

  而看台开阔的顶层,也站着两个人,正虎视眈眈凝视对方,空气里满满都是剑拔弩张。

  其中一个,是身穿绛红色Prada高跟鞋,合身黑色真丝裹身裙的美女。她看起来三十几岁年纪,却有着极为上镜的精致妆容与傲人身材,难怪男孩子们总想多偷瞄几眼。

  可惜,若走近了,却能发现这大美女的眼尾,也有脂粉包不住的疲惫颓态。红艳艳的唇膏与鞋子的惊艳相得益彰,但犀利的丹凤眼,透出女强人的笃定与强悍。与人迎视三秒钟后,对方会产生做错事想尿遁的心理怯弱感。

  男孩子认得这位美女,知道她叫苗迦,是帝都卫视大红大紫的副总编。传说中杀伐决断,却明艳动人的传媒女魔头。关于她的头条新闻时不时就会上个热搜。

  今日,苗迦的大驾光临,实属蓬荜生辉。难怪那几个踢了球满头大汗的少年,却迟迟逗留。

  这苗迦师姐,可比学院里那些播音系的年轻姑娘,气质芳华更胜多少筹。

  何况,她强将手下无弱兵,先后捧出了卫视五朵金花女主播,都是当红炸子鸡。所以这传媒大学的学生,早把苗迦奉为最负盛名的校友传奇。万一能被她钦点,那职业生涯必然金光璀璨,一路坦途。

  难不成,她又来选女主播的继任者?少年们实在好奇不已。

  此时,苗迦对面站着一个瘦瘦的年轻人,不会超过二十岁。一头凌乱而帅气的短发,衬出了蜜色的小脸儿。眉毛英挺,睫毛像婴儿一样密长。一双眸子黑漆漆的,却冷得像寒夜的星。

  与女人昂贵而时尚的妆扮,格格不入。这少年穿着米黄T恤和牛仔短裤,以及旧得褪了色的匡威鞋,都来自某宝的大众款,看得出境遇十分一般。

  不过,那一双笔直而肌肉均匀的大长腿,实在好看得迷人。青春,果然拥有银子买不来的绝佳气质。细看之下,这美腿实在眼熟。其中一个男孩忍不住揉揉眼睛,咽了咽口水。

  “我去,那不是大喵爷吗?别看了,他把录音工程的肖松,差点儿踢成了生活不能自理。当心他发现你偷看,再挖了你的眼珠子。”

  胖乎乎的男孩,刚戴上了眼镜,便倒吸冷气,用力戳了戳同伴的腰。那个自己身边正偷看美女,口水都要掉下来的瘦高个儿。

  后者正在臆想中意乱神迷,冥冥之中听得大喵爷的威名,仿若醍醐灌顶,浑身一激灵,赶紧错开眼神。他惊恐地擦着哈喇子。

  “吓死我了,大喵爷!原来是帝都传媒的大喵爷。听说他跆拳道都拿到了黑带,听说他是东北三哥的关门小弟,听说他专门收拾花心萝卜大渣男。那他怎么……跟苗迦。”

  “不会是,苗迦师姐看上这小子了?”瘦子压低了声音,嘀咕着:“这算不算头条八卦啊,让我拍个照吧,没准还能有稿酬。”

  “小子?你敢说大喵爷是小子?”胖子惊恐地捂住同伴的嘴,小心翼翼偷看着顶层的人:“你不想活了啊。大喵爷可是我们新闻学院的著名学霸NO.1,余教授的心爱大弟子,开学就大四了。你是想挂科啊,还是想自己干脆挂掉算了。你敢爆料大喵爷!”

  “难道,就是那个终极辩论大赛,秒杀我们学生会主席的无敌学霸?和大喵爷……居然是一个人!”瘦子惊得要吃掉自己手指头,嗫喏着解释着:“我是隔壁外语学院刚转过来的,完全不,不了解状况啊。那……我们现在逃走,可还有生路?”

  几个少年交头接耳,心惊胆战商量着后路,就听脑袋顶上的看台,传来一声河东狮吼。让他们弯着的腰,并不敢直起身来。

  “喵喵,为什么不回家!”苗迦怒气冲冲,怒不可遏,忍不住推了下对面少年的肩。

  “打工!没时间。”少年虽然顺势退了一步,却用僵硬的身体曲线,做出抵抗的姿态。

  她的声音清脆好听,原来是个豆蔻年华的少女。不过,气质中有着痞帅少年的英气。嗯,没错。大喵爷是个长得好看的大学女生呢。

  “女,女的?”瘦子捂住了眼睛,彻底崩溃,哭笑不得:“鼎鼎大名的大喵爷,居然是个女的……还有个娇滴滴的名字,叫喵喵?”

  “拜托,我也是新生好吗?”胖子偷瞄了一眼正在僵持的人,涩笑着:“大喵爷就是个传奇啊。”

  “喵喵!难道你缺钱吗?我每个月,都让爸爸给你打了生活费,足够你零花。”苗迦咬着银牙,压低了声音。她眼眸里,却劈出一丝愤怒的委屈。

  这个叫喵喵的少女,唇角旋起一抹冷笑,扭了头,声音带着玩世不恭:“我爸?不早死了吗,还能给我钱花,难不成冥币啊!苗总,我很忙的。没别的事,我还要去做家教。”

  喵喵转身,迈开大长腿,就要跳下台阶。却被苗迦不顾风度的,一把薅住胳膊。

  “你别太过分了。我是你妈妈,你敢这么跟我说话?今天,你必须跟我回家!不然,我会……”苗迦被女儿的傲慢与不懂事,气得嘴唇直哆嗦。

  “又来经济打压?随便你吧。反正,下个学期的学费,我已经赚够了。”喵喵哼了一声,不以为是。

  她个子算女孩子里不矮的,比苗迦也高了半个头。此时,额前略长的发,被汗水浸湿成了几缕,垂在高挺的鼻梁上,颇有羁傲不逊的帅气。

  “你……”苗迦却觉得脑门子砰砰的生疼。她隐忍着,眸色里流出了几分疲惫,声音不得已降低了几分。

  “妈妈最近的身体不好。看不到你,妈妈心里会不踏实。放暑假了,就当回家陪陪我,好不好?”女强人的语调,也情不自禁带着恳求。

  “你有儿子,也有老公,他们不都很爱你吗……你哪里需要我?再说,你的家,也容不下我。对了,苗总……我要通知你一件事。大四毕业后,我打算去英国读新闻,爷爷给我的房子我要卖掉筹学费。我想做战地记者,我要做玛格丽特.希金斯,我要拿普利策奖!”喵喵挑挑眉毛,灵敏地从苗迦的胳膊下逃脱,敏捷跳下了台阶。

  “胡闹,你个小白眼儿狼。我不同意,我告诉你,我不同意。”苗迦咬牙切齿,最后一丝美女的风度也消失殆尽。

  可惜,置若罔闻的少女,跑得飞快。连头发丝儿,都没给她留下一根。

  喵喵轻松几步,从顶层跃到了底层看台,这才发现窝在栏杆下,还挤成一团的几个大学男生。

  “师姐好!”胖子最机灵,赶紧推开了同伴,毕恭毕敬鞠了个躬。

  “嗯,刚才看见什么了?”喵喵停住脚步,似笑非笑。

  “师姐……那个苗……”瘦子刚抬起头,就被胖子用力推到一旁去了,差点儿磕掉自己的门牙。

  “咱们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听见。师姐,我们在讨论功课呢。别理这个哈士奇,他品种有点太纯了。”胖子斜了一眼挠头的瘦子,笑得十分谄媚。

  “小胖子,你有前途。”喵喵朝着胖子眨眨眼睛,一阵风般,又从少年们面前飘走了。

  瘦子抬头看看,还站在顶层,疯狂对着手机发泄情绪的苗迦。又伸头看看台下,骑着蓝色死飞车,绝尘而去的长腿少女。

  “喵爷很威武,太他么帅了。胖胖,你说……我能追求她吗?”瘦子扶着栏杆远望,眼睛里冒出热烈的意气风发。

  “你不想要自己的狗命了,就去吧。”胖子托了托镜框:“反正,你血统确实挺纯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