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有微光

4.满头的黑线

爱有微光 胖虎22爷 2963 2019-08-14 16:43:51

  第二天,九点五十分,喵喵如约而至。

  但她站在一栋灰突突的二层小楼前,只觉得自己满脑袋开挂长长短短的黑线。

  她看着苗迦发过来的微信位置,又盯着自己手机屏幕的定位,眼角情不自禁地抽着。

  本以为,会是帝都卫视的合作单位,最不济也得是个新媒体中心吧,就算没有超群的阵仗,但总不能是个……居民楼吧?

  而且,这是一栋被风雨洗刷得,很有历史感的破旧建筑。它坐落在城市五环开外的一个半新不旧的小区里。就像被一群仙鹤围堵在中间的窝囊土鸡。它被高楼林立的楼群包围着,有点儿先天不良的架势。

  小楼的墙壁上,爬着歪歪扭扭的绿色藤蔓,年久失修的窗台上则趴着着懒散的秃尾巴老猫。大门口倒竖着白底黑字的木牌子,上面龙飞凤舞“定福里二条居委会”几个大字。

  小楼外围的院子倒挺大,用长短不一的竹栅栏给围了起来。里面种着奇形怪状的植物,以及结果实在太磕碜的黄瓜和茄子之类的蔬菜。好吧,胜在干净整洁。

  格格不入的,栅栏门口,倒有个铁质的旧信箱,有点儿文艺范,上面隐约雕刻着“社区服务中心”的字样。但如此看来,还是居委会的名牌看起来更靠谱些。

  喵喵深深吁气,喃喃自语。

  “呵呵……到底被女魔头给算计了!”她咽了咽口水,臆想中,自己脑袋顶上飞过几只得意的黑乌鸦。

  不再犹豫,她打定主意,立刻拔腿就想溜走。恰在此时,小楼的大门被推开了,一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出现在门口。他朝着她,笃定的招了招手。

  “你是喵喵吧?我叫艾国欣,就是我约你来的。”老人慢条斯理地踱步而来。

  他的面庞清迥而深邃,看得出来年轻时的风雅俊秀,虽然头发已经花白了多半,但梳理得整整洁洁。浅灰的半袖衬衫,掖在深灰的西裤里,脚上穿着一双看起来很舒服棕色的皮鞋,完全没有大多老年人的邋遢随意,全是道骨仙风的优雅与淡然。

  喵喵挠了挠头,看来一时半会不能立刻逃走。毕竟,她对老人和孩子,一向保持着礼貌和友好。而且,这个叫艾国欣的老人,他微笑的模样很眼熟,让她想起了记忆中久违的一抹温暖。

  “来,丫头……咱们到屋里说话吧,茶都给你沏好了。”艾国欣背着手,慢悠悠地走在喵喵前面。

  他的身影虽然带着微微驼背,却没有一丝衰老的疲惫,反而精神熠熠,走得极稳。

  喵喵仿佛受了蛊惑般,乖乖跟着艾国欣走进了灰色小楼。

  小楼里很安静,楼道整洁,阴凉而惬意。

  不多时,他们两个人,走进最里面的房间。

  那屋子很大,放着一排排的档案柜。虽然桌椅都很旧,却被擦得干干净净,光可鉴人。

  柜子和桌上,摆着绿萝、文竹和红豆杉,都是绿叶葱葱的盆栽,打理得井井有条。那盛着绿萝的大鱼缸里,还有几条鲜红的小鱼,自由自在游弋着。不得不承认,这房间着实让人舒服呢。

  喵喵烦躁的心情,终于安稳几分,她盯着桌子上大屏幕的笔记本,发现款式很新,是她一直攒钱想买的那一款,不禁微微讶异。

  艾国欣浅浅一笑,他把一个洁白的老款陶瓷茶杯,递到喵喵面前。

  茶水有茉莉的清甜幽香,让喵喵的眼窝,不由自主地又热又润。

  她突然意识到,原来看这个艾国欣眼熟,是因为老人眉目之间,神似自己过世的爷爷。他也是一个干干净净的老人,喜欢茉莉花茶的香气。

  “你和苗迦,我的学生,长得很像……”艾国欣从抽屉里,又掏出一盒大白兔奶糖,抓了几颗放在喵喵面前。

  “哦?那可不能让她听到!”喵喵倒吸冷气,不自然地挠了挠头:“她一直说,我是齁难看齁难看的那一类,如果知道你说我们像,她会恶心得吃不下晚饭吧?”

  “哈哈,调皮!”艾国欣的眼眸中划过一丝狡黠,他自己剥了一块奶糖,放在嘴里满意地咀嚼着。

  “苗迦中学时,因为我的课代表逼着她交作业,她不交那小伙子恼了就报告老师,你妈妈恼羞成怒,就把几十条毛毛虫放进了他的饭盒里。”他津津有味品味着奶糖。

  “呵呵,没想到大美女也干过这样的事。”她干笑着。

  “嗯,除了不交作业,还喜欢打架……不过,苗迦的运动天赋确实好,我看见她拿着砖头,追着劫小姑娘的坏小子,满操场的跑,把那孩子吓得鬼哭狼嚎。那时候,她个子高,晒得黑,活脱脱一个假小子。我的课代表,因为害怕被她打,最后转了学。”他吃掉一颗糖,又喝了几口花茶。

  “真的假的?那他心理阴影面积一定挺大吧。”她眼睁睁看着,他又拿起一块糖,忍不住抢了过来。“老年人吃糖太多不好!”

  “没关系,牙是假的!”艾国欣眨眨眼睛,活脱孩子气的调皮:“再说,我今年才七十岁,一点儿不老。”

  喵喵发现自己,并不讨厌这个充满了童趣的老人。

  她挑挑眉,把截获的奶糖剥开放进自己嘴巴里,含糊不清却丝毫不客气:“七十还不老?我爷爷六十岁就没了,就因为不好好保养,高血压高血糖高血脂,就因为一辈子爱吃糖,如果我在他身边,一定管得住他。”

  喵喵愣了几个呼吸,心里不由自主被回忆扎痛了。嘴里的奶甜也泛起一丝苦涩,她不自然地掩饰着:“那后来呢,苗迦把你的课代表都吓走了。你就由着她胡闹吗?”

  “苗迦,成为了我新的课代表!”艾国欣微笑着。

  “你教什么的?”她挑了挑眉:“不会是体育或者……化学什么的。难怪她老了以后,脾气是一点就着。”

  “我以前是政治老师。”他喝茶,笑眯眯的:“苗迦作为我的课代表,她的政治课成绩考过满分!”

  “我去,苗迦以前居然是政治课代表?”她惊诧得停止了嘴巴里的咀嚼,苦笑道:“连政治都可以考到满分,难怪以后这么变态!”

  两个人同时对视着,都哈哈大笑,艾国欣也并不以为忤。

  “那我能问问,您这社区服务中心是做什么的?”喵喵问。

  “隶属居委会的非营利、公益性、专业性社会组织,专门为了社区居民排忧解难,我是他们的顾问。”艾国欣富有耐心地回答。

  “隶属居委会……”喵喵郁闷地点点头:“那敢问,您这中心有几个人?”

  “除了我,还有居委会的赵主任,经常来指导指导工作。最近,我们又招到了两个志愿者,加上你这个实习生,人不少了,一共五个人。”艾国欣带着一丝小得意。

  “五……五个……一个兼职,一个老顾问,两个志愿者,和一个实习生,还挺壮观的。”喵喵哂笑着。

  “艾……艾爷爷?那啥,虽然我挺喜欢你的。但今天我得先把正经事办了。”她笑够了,犹豫着看看房间:“您看,我是学新闻的,这次学校安排的社会实践,我觉得自己更适合去媒体或者公关公司。您这地界儿,什么社区服务中心,恐怕也和我的专业不对口吧?”

  “对口啊,我们有自己的公众号,每天需要发推文,还经常要搞活动,需要策划什么的。”他依旧笑眯眯的,眸光却充满了智慧的光亮。

  “可是……”喵喵苦恼地挠挠头。

  “这个笔记本,可以给你用,用来发推文写创意……咱们办公室的网速很快。周一到周五上班,朝九晚五,周六周日休息。”艾国欣打断她:“你可以住我家,不用天天挤地铁,不用交房租,只要帮我老伴儿做做家务就行了。我家的房子够大,你能有自己的房间,还带独立的浴室。早饭和晚饭,有我老伴儿管。中餐可以去居委会的食堂解决。一个月,只要一个月后,我就能让主任给你开个社会实践的优秀证明。而且,表现优秀还会给你发奖金!可不比你打工赚的钱少,丫头,好好想想……”

  “关键,苗迦答应我。如果这一个月你能乖乖在服务中心实习,她就不会再强求你回家住!”最后,艾国欣几乎带着点狡猾地低声道:“苗迦是我的学生,她很听老师的话……”

  喵喵盯着面前神采奕奕的老人,只觉得这道骨仙风中,似乎还隐匿着一股精气。这个老头儿,可一点儿不简单,更像一头已经成仙的老狐狸精。可他的每一句话,都深入人心,让她难以拒绝。

  “好吧,那……先试试?”喵喵心虚着试探道:“不过说好了,我可以随时离开啊。”

  “行!”艾国欣神秘地微笑着,一副道骨仙风的宽和包容。

  哼哼,小家雀从来斗不过老家贼。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啊。呵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