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有微光

6.左右和光燊

爱有微光 胖虎22爷 3602 2019-08-19 10:38:38

  社区食堂,宽敞明亮,干净整洁。

  华光燊忧心忡忡的,盯着喵喵狼吞虎咽,吃掉了第四份炖排骨和三碗米饭。

  要知道,他们四个人,艾国欣和自己分了一份排骨和炝炒圆白菜。他当年曾号称部队里的大胃王,却对这个居委会食堂大师傅老刘的厚道菜量,依旧钦佩不已。当然,他对喵喵惊人食量,更为甘拜下风。

  左右吃得更少,她不但没吃米饭,排骨更一块未动。她只不过象征性,吃了几根黄瓜条。

  而且,她委婉拒绝了老刘端上来,喷香的蛋花汤。

  她只喝自己带来的瓶装水。那水装在透明的圆柱形瓶体里,有着冷感的灰色瓶盖。华光燊自然不认得这种水,但喵喵却知道,这种进口矿泉水的价格昂贵,令人瞠目结舌。

  “喵喵啊,你要喜欢吃排骨,我可以让老伴儿天天给你炖一锅。这大热天的,吃这么多肉,身体怕受不住吧?”艾国欣也颇为担心,他用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多半是被惊出来的冷汗。

  “艾老板,你们食堂伙食太赞了。可比我们学校的好吃多了。放心吧,我还能再吃一份,现在也就半饱,不会撑到的。”喵喵眼睛笑得弯弯的。

  她一边说话,一边用手指灵巧的剔着骨肉。

  “小丫头,你还真能吃,比我带过的新兵,胃口都要大!”华光燊倒吸冷气:“幸亏你不是男的,如果你是我的兵,恐怕能把我们队里的食堂都吃垮了!”

  “叫我大喵爷!”喵喵朝着华光燊翻了翻眼睛,不客气道:“怎么,华少以前当过兵?难怪你这么喜欢见义勇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对了,什么兵?养警犬那种吗……我看你的忠犬气质可不是盖的!”

  “大喵爷?”华光燊半眯着眼睛,态度严肃:“一个女孩子,怎么叫这么个名字,江湖气!我比你大,你可以叫我光燊大哥。武警和陆军特种部队,都有专门的警犬训练员,不过我不是!”

  “那你不会是特种兵吧?光着身子的大哥!”喵喵挤挤眼睛,调侃着。

  正在喝汤的华光燊,强忍住没把嘴里的蛋花喷出来,但也噎得自己咳嗽不已。他用手指,狠狠指着小丫头,五脏六腑都被气得颤抖起来。

  连艾国欣都被逗得侧过身去,暗中偷笑。只不过,静静喝水的左右,依旧一副面无表情的清冷,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淡定。

  “哎呦呦,我滴娃啊,怎么被饿得这么黑瘦黑瘦的。他大爷爷啊,这是你那在美国读书的乖孙子啊。看看,我就说,这洋鬼子的饭食不行。看把咱们娃娃饿的,看见肉跟绿了眼的狼崽子似的。”

  恰在此时,食堂的大师傅老刘,抱着一个装着排骨的大盆,屁颠颠跑出来。他把还有小半盆排骨的不锈钢盆,重重顿在四个人的桌子中央。

  “慢慢吃,排骨咱们有的是。可给咱们娃娃好好补补身体呢。”老刘爱怜地拍了拍喵喵的短发:“喜欢吃,刘叔天天给你开小灶。这个吃不完,就带回去。不用你爷爷付饭钱了,刘叔给你刷饭卡啊。你看看,这孩子多爱吃我做的饭,好久没见过,吃饭这么香的娃了。”

  “谢谢刘叔,您御厨出身吧?这可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炖排骨,没治了!”喵喵眉开眼笑的,一把抱住了排骨盆。

  “呦,那这是你孙女?他大爷爷啊,孩子……蛮俊的……女娃,这饭量还真……”刘叔从声音听出来喵喵的性别,不禁也对其惊人的饭量也大吃一惊,但又被她的嘴甜给忽悠了。

  “这样吧,我去给你们切西瓜。姑娘啊,多吃水果对皮肤好。”刘叔被喵喵哄得美滋滋的,自告奋勇去拿西瓜了。

  “你倒有做吃播的潜质。”左右唇角微旋,似笑非笑。

  “什么是吃播?”华光燊愣住。

  “石头,你……从来不看直播?”这回,连艾国欣都有些惊讶。

  “石头?这个名字可比什么光身适合你多了,华少你不会连抖音、快手都不玩吧?”喵喵像发现了新大陆般,连骨头都忘记啃了:“你是不是外星来的啊?这么与世隔绝!”

  “浪费时间的事,我没兴趣。”华光燊抿紧了唇角,认真回答:“我每天的作息很规律,跑步、训练、学习……来做志愿者。”

  “哼,一个吃货,一个憨货,倒也登对。大爷爷,您的队伍果然……很独特啊。”左右冷哼一声。她声音虽然又低又轻,却有满满的犀利与毒舌。

  “左右……阿姨!我可听你的广播节目长大的,能不能给我签个名儿?”鬼心眼子多的喵喵眼珠儿一转,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笔记本和一枚钢笔,满脸崇拜。

  左右闻言,脸却更加冷白了。她半眯着眸,盯住了面前的假小子,话从牙缝里挤出来:“小屁孩,你……叫我什么?”

  “阿姨……不对?那……婶儿?是左婶儿还是右婶儿,你喜欢哪个?”喵喵瞪大了眼睛,仿佛不明就里。

  “听说你也是帝都传媒新闻学院的,刘心慈……是你班主任?余力帆是你专业课教授?你知道,他们……”左右似笑非笑,意味深长,但内含杀气重重,赫然威胁:“和我……有什么交情?”

  “小姐姐,我服了,我给你跪了!还请娘娘大人大量,饶恕臣的僭越之罪,不敢了。”喵喵果真惊出了一身汗,赶忙讨好的,用手在桌几上做了个跪服的动作。

  艾国欣哭笑不得。这对相差至少十岁的师姐与师妹,却是性格迥异的人精两枚,其中缘分也妙不可言啊。

  “喂,左右是吧?你别欺人太甚。你刚才不看清楚就开车门,已经把小姑娘撞伤了,现在不道歉,还要恶语相向。欺负小朋友,可不像话!”华光燊皱着眉,突然用手掌拍了下桌子,义愤填膺。

  “哎呀,华少,大家都是自己人,你不必这么上纲上线吧,我又没事,你也别太认真了。”喵喵不以为然,摆摆手。

  “这是原则问题!随便开车门是非常不负责任的恶习,对社会危害极大,必须及时纠正!左右,你道歉!”华光燊邃黒的眸子闪着笃定之光,认真至极。

  左右瞄了瞄,坐在自己对面,刚正不阿的大狼狗。

  她好看的凤目中,慢慢凝聚起一种,他完全看不懂的情愫。

  喵喵觉得,完全就是女主人,要拿皮带狠抽撕家的哈士奇,那种精光闪现与凶悍冷笑。她本能靠向了,同样在看热闹的艾国欣这边,以免被误杀。

  “OK,我可以道歉!不过,鉴于这位小姑娘逆行且横穿道路,即便叫交警来,我们也是双方各有责任。如果你有异议,我有行车记录仪。被损坏的共享单车,花园栅栏,还有她的医药费,我来出。但我的修车费用,是她出,还是你这个见义勇为的侠客出呢?账单寄给谁。”左右不紧不慢,有备而来。

  “跟我没关系,是华少找茬儿,修车费当然他出!”喵喵立刻反驳,并极为讨好地仰视着左右,一副忠心耿耿的尊敬与信服。

  拜托,左右开的可是宝马啊,修车费够她一学期的学费了,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你……你们!”华光燊意料之外,有些张嘴结舌。

  “现在说说你的事!”左右往前倾了倾身体,带着内敛的挑衅。

  “我……我能有什么事?你和我,今天是第一次见面。”华光燊蹙着眉,不甘示弱。

  “我怀疑你的车,牌照是假的!”左右斩钉截铁,一针见血。

  “开玩笑。车虽然不是我的,是朋友借给我。但我有摩托车驾照,这辆车也有行驶证。”华光燊觉得对方的攻击实在可笑。

  “拿来,我看!”左右咄咄逼人。

  “你行!”华光燊豁然站起身来,从自己的背包里摸出两个小本本。

  他大步走到左右面前,居高临下拍过去。他人高马大,有种黑漆漆的,泰山压顶的既视感。

  左右并不畏惧,她优雅地起身来,冷笑着拿起证件,瞄了几眼。然后把行驶证扔回桌子上,顺便还扔出一句更石破天惊的话:“假的!”

  “怎么可能?”华光燊的怒气一下子被撩拨起来,他眼睛瞪得溜圆:“有证据吗?你说假的,就是假的?”

  “好了好了,开玩笑就到这里吧。休息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回社区服务中心。”艾国欣见势不妙,赶忙息事宁人。

  “艾老师,您别管!我华光燊,从来没被人如此质疑过。我不喜欢被冤枉!”华光燊显然被气狠了,并不想就此打住。

  “好啊,那给你朋友打电话,我们现在去车管所做鉴定。如果我冤枉了你们,愿意赔偿十万元人民币,同时我会诚挚的道歉。如果……你输了……”左右浅浅一笑,又顺势将军一步。

  “行,如果我输了,我当众给你磕头谢罪!”华光燊气势汹汹,几乎脱口而出。

  他拿起手机,迅速拨号。

  “老吴,有个事儿……你过来一趟。有人,说你这行驶证是假的!”他一口气,把事情说了前因后果。

  但他听着对方的话,似乎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看了看桌子旁,一直盯着自己的人,头皮开始有些发麻了。他表情奇怪的,朝着隔壁桌子紧走了几步,就差逃之夭夭。

  “什么?你小子敢蒙我!你……找揍!”华光燊的声音,隐隐约约传来,似乎压抑着火山爆发的怒火。

  “还真是假的啊?”喵喵半信半疑拿起桌子上的行驶证,左看右看,不明所里:“小姐姐,你怎么知道是假的?”

  “猜的,我蒙他!”左右拿起瓶装水,淡定地喝了一口。

  艾国欣挑了挑眉,唇角旋起意料之中的微笑。左右的心计,玩转十个华光燊都有富裕。这小石头,也是活该。

  “在帝都,B号牌照不准进入三环路以内,所以A号牌照金贵得很。造假的自然会有,看来他的朋友并没有他那么遵纪守法。嗯,他运气不好,太相信所谓的朋友……”左右歪着头,笑望着远远的华光燊。

  而后者此刻神情,简直比绝望还要绝望,有即将哭出来的挫败感,与大祸临头的自认倒霉。

  “小右,别欺负石头,他是个好人……”艾国欣缓缓走到左右身边,似乎开着玩笑。

  “有一颗憨货的心,好人也会伤人啊,老师……”左右微微一笑,白皙的脸颊犹如光洁的细瓷,一副无害的美好模样。可是,黑漆漆的凤眸之中,隐匿着杀伐决断的冷与淡漠。

  喵喵则目瞪口呆盯着,左右和华光燊两个人。望着他们紧紧盯着对方,火光四冒的架势。脑子里涌现出一句slogan,冤家路窄,狭路相逢,不会作就不会死啊。

胖虎22爷

左右的冷,和华光燊的热,注定他们会有激烈的交集。小右和石头,却又有难以预料的缘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