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有微光

10.流浪猫王子

爱有微光 胖虎22爷 2750 2019-08-23 18:43:28

  第二天,喵喵和华光燊,都搬进了艾国欣家。

  艾国欣的老伴儿孙佳楠,退休前是一位女画家。以前,她每天大半时间会留在画室里创作,但现在回到帝都,又多了一项新工作。她成为定福里社区老年艺术团的顾问,负责教退休的老人们学画画。

  如今,她已经有将近三十个固定学生了。所以,每天也忙得很。

  本来,孙佳楠挺歉意,因为不能好好照顾,住在家里的两个年轻人。但很快发现,这两个家伙可非一般人。他们的生活自理能力远超同龄人。特别是小姑娘喵喵,竟然做得一手好菜。而华光燊,洗衣、擦地样样精通,干起家务来丝毫不惜力。反而,两个年轻人的到来,让孙老师的家庭生活,轻松了许多。

  孙老师哭笑不得,调侃艾老师怎么骗来了两个壮劳力做长工。艾国欣笑而不语,或者只有他自己清楚,为什么喵喵和华光燊没有如今年轻人的骄奢。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但他们在童年缺失的,却不是金钱而是亲人的疼爱与陪伴。

  华光燊和喵喵都说到做到,两个人经常会去白奶奶家溜达一圈。陪她聊聊天,给老猫小牛子捋捋毛,或者给老人带些顺口的粥汤之类。本来性格孤僻的白奶奶,却挺喜欢这两个看上去像兄弟的一对年轻人。

  正如喵喵所说,她确实是个爱猫狂魔。搬到艾国欣家,她也很快发现了,落户在街心公园里的一群野猫家族。大概,因为小区里的人都比较友善,对流浪猫并不苛待。那群流浪猫,白天在花园附近找食物,夜里就在长椅上休息。

  因为曾经养过流浪的小奶猫,喵喵有个习惯,走到哪里,都会带着小小的密实袋,里面装着一些猫粮。看见流浪猫,总要喂食一些食物。

  其实,这个小姑娘拼命打工,除了为自己攒学费外,有一部分钱都用来救助流浪动物。买猫粮和送受伤的小动物去宠物医院看病,顺便绝育之类。这些,除了她的闺蜜啵啵知道,苗迦自然却一无所知。

  帝都的夏天炎热而多雨,一场暴风雨过后。喵喵趁着下班时间,又带了一些猫粮,去喂花园里的流浪猫。

  她记得,有一只四蹄雪白的母狸花,大腹便便的,怕要生小猫了。她算计着,等小猫崽子落地,便给母猫做了绝育。在趁着小猫可爱,尽早给它们找个好人家,从此不再做可怜的流浪猫,不再颠沛流离。因为她最清楚,流浪的滋味又苦又酸。

  喵喵发现,这个小区里一定还有,和她一样喜欢猫的人。因为就在这几天,流浪猫的聚集地,突然多了几个能挡风遮雨的木房子。这可比她,给它们准备的塑料泡沫的简易屋,强太大了。

  看见喵喵拎着两个簇新的不锈钢盆,还准备了猫粮和干净的水瓶。

  园丁胡大爷还挺感慨:“喵喵啊,又来喂猫了?这群猫命好啊,遇到这么多好人。“

  “胡大爷好。对了,那些木房子是不是您给流浪猫做的啊?还挺漂亮!”喵喵嘴甜,这几天已经和小区里的物业工人们,混得熟门熟路了。

  “哈哈,我哪儿有这金刚钻!前几天,有个年轻人,跟你一样,也经常来喂猫,不过他在早上,你在晚上。他还问我,是不是有人每天给猫换粮换水。可惜,你们就没遇到过。这些天,不老下雨吗?他说看着流浪猫没地方躲雨,就直接拉来了一车木板子。问我能不能,在花园里给流浪猫做几个木屋。我说这得问居委会啊,好像赵主任也同意了。他就用一下午的时间,把木板组装起来,搭了这些个小房子,还挺好看。”胡大爷津津乐道。

  “手还真巧啊,比我都厉害!”喵喵抚摸着小木屋,真心赞叹:“不过,要再加一层防雨布,就更完美了。”

  “手巧?照我说,是出手大方吧。他雇了一辆车和两个工人,自己根本没动手,就在一旁指挥来着。你说啊,如今有钱人还这么有爱心的,我倒没见过几个。可能咱也见识短呗。那小伙子一看就不缺钱,还特别有礼貌。”胡大爷修剪完了月季花枝条,站起身来调侃着。

  “胡大爷,我这还有瓶绿茶没打开的,天儿热您喝吧。”喵喵忙不迭地从双挎包里,掏出一瓶饮料塞进园丁手里。

  “哎呦,咱们大喵爷请我喝饮料。你这小抠门,别又有什么要求我的吧?上次薅走那么一大把月季花,这次想要什么?”胡大爷呵呵笑着。他接过饮料,不忘揶揄着眼珠正咕噜噜转的小丫头。

  “怎么是薅走?我有那么没出息吗!还不是您老修剪下来的,没用了。被我废物利用,打了刺,包了花纸,拿回学校给卖了,要不能有钱给您买这么好喝的饮料吗?”喵喵挠挠头,大言不惭。

  “这种主意,也就你想得出来。说吧,这次想要什么?”胡大爷拍了拍,喵喵刺猬一样的短发。

  “您老那不用的苫布,赏我点儿呗?前天我看您给老年艺术团……那什么蔬菜培植大棚,修补棚顶子还剩了些。都是边角料了,反正也没啥用了。给我也好把这些小木屋的房顶包一包,省得下雨发霉再长出蘑菇来。那不还得您老人家来清理!嘿嘿,我心痛您……”喵喵眨眨眼睛,一本正经。

  “少来,你是心疼你这些猫吧。行行行,我给你找去。你等着。”胡大爷无奈地捡起地上的工具,便朝着工房走去了。不多时,就给喵喵包来了材料和固定的工具。

  毕竟已经到了晚饭时间,喵喵婉言谢绝了胡大爷留下帮忙的提议。

  她用苫布给每个木棚子的屋顶,都加上了一层结实的防雨层。又用新的食盆水盆,放了新鲜的粮和水。七八只野猫,都从四面八方屁颠颠跑过来,开心吃着晚餐。

  喵喵笑望着猫群,自己坐在长椅上,啃着一块冷掉的面包,却开心不已。

  一头大腹翩翩的狸花猫,最后从草丛里钻出来。它一路欢叫着,跑向喵喵。它用脑袋亲切地蹭着她的旧球鞋。她则抚摸着它的脑袋,为它挠着痒痒。

  “二十八,你猜我给你带什么来了?妙鲜包哦。专门给你买的,快吃吧。”喵喵从口袋里,小心翼翼掏出一包妙鲜包,送到母狸花嘴边,看着它香甜吃着。

  “哎……你们可不能抢啊。今天不是罐头日,只有二十八吃妙鲜包。你们嘴馋,也得等到周末了。我的钱都给你们买了粮食,自己也只能啃面包了。你们就领情吧,喂,大头说好了,不许抢啊!”喵喵一点敏捷地护着吃罐头的母狸花,一边喋喋不休和猫群说着话。

  “二十八!好奇怪的名字。”

  忽然之间,喵喵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慢条斯理的声音,低沉却很好听。

  她扭头,便看见满天红霞之下,站着一个好看的人。

  哎呦,活了二十一年,喵喵第一次见到,长得这么干净好看的男人。

  他个子很高,几乎与大狼狗华光燊齐头并进,但他们完全不是一类人。

  他的头发有些自然的弯曲,面若冠玉,长眉入鬓,无处不精致。

  那一双眸,并不十分隧黑,甚至在朝霞的映衬下,有着温柔的棕黑色,却如同一泓流动着的潭水,潺潺而过。他看你的时候,波光粼粼,仿若万千桃花盛开的璀璨与光华。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君子世无双,陌上人如玉。”吧。

  不同于华光燊的不修边幅,这个男人有着恰到好处的优雅。浅灰色的衬衫,纤尘不染。衣袖挽在小臂与手肘中间的位置,不高不低。黑色的西裤,笔挺却不刻板。

  “为什么……是二十八?”男人浅浅一笑,红艳艳的唇瓣微旋,魅惑之气迎面而来。

  喵喵看得目瞪口呆,一颗小心脏扑通扑通跳得飞快。

  她看着一头小橘猫去蹭他裤脚,显然也熟识这人,又乖乖被他顺手拎着脖子,温柔地提起来。夕阳的余晖,落在他身上,有着童话般的金色光环。

  “你……你不会是流浪猫变成王子吧?”她讷讷地问,有些不可思议。

胖虎22爷

没错,向一鹄出场了。你们喜欢吗……还好今天赶回来了,还有存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