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有微光

13.燕雀和鸿鹄

爱有微光 胖虎22爷 2966 2019-08-26 12:15:20

  社区服务中心的小楼,这几日有了很多新变化。

  自从有了华光燊这个壮劳力,每天楼道的地板,都被拖得光可鉴人。坏了的电话也被修好了,也没有人敢在过道里乱扔垃圾和吸烟。

  是啊,垃圾桶旁被贴了端端正正的手写提示,那霸气凌人的龙飞凤舞,也敌不过突然出现的一双目光炯炯的大内双,简直杀气凛然。大王经常亲自来巡山,哪个小鬼还敢闹妖?

  那些偷偷吸烟的小伙子,看见垃圾桶都腿肚子直打颤。毕竟,他们可亲眼看见了,这凶神恶煞一般的华少,把酗酒闹事的小无赖,一个漂亮的过肩摔,摔得吐了自己一身的狼狈相。别看可以一起打篮球,但这铁面无私的钢铁男,修理违反纪律的人,也总以鬼哭狼嚎,作为统一的结尾。

  虽然挑衅事件明显下降,不过爱有微光喵喵团,除了接手几件寻找丢失宠物,接送空巢老人看病的小事之外,似乎并没有遇到什么棘手的事情。这让喵喵有些游手好闲,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

  今天一大早,就被华光燊揪着耳朵,去练什么擒拿操了,她苦不堪言。

  幸亏赵薇主任突然驾到,还带了一位神秘的求助人。他们和艾国欣单独聊了一会,五分钟后,几个年轻人都被通知到会议室开会,貌似有大事件发生。

  所谓的会议室,是小楼后面的玻璃阳光房。以前堆放杂物,后来被居委会改造成了社区老年活动团的种植园,让退休老人们可以种点花花草草之类,用来丰富业余生活。

  华光燊和喵喵利用一个下午的时间,整理出一片地方。又放了修好的桌椅,变成了临时开会的会议室。不过因为椅子太破,刮花了左右的真丝长裤。第二天,会议室里的破桌椅,被换成了白色的轻便桌和舒服的靠背椅。

  桌上放着玻璃花瓶,盛着娇艳粉红的大朵荷花,靠背椅上垫着灰色钩针的靠垫。阳光最晒的这一侧,还安装了简易的芦苇帘,又为房间平添了几分高大上的田园气息。和此前的乡土气质,已经完全天壤之别。

  华光燊和喵喵满头大汗跑进会议室,被改头换面的布置,惊得目瞪口呆。

  艾国欣、赵薇,还有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坐在桌子旁,喝着饮料,正轻轻交谈着。

  而最靠近门口的左右,正面无表情地喝着一杯美式咖啡,冷冷瞥着门口傻呵呵的一大一小。

  “我去,燕女神,居委会这么有钱啊,那能不能给我们的工资也涨一涨啊?”喵喵眉开眼笑地蹦进会议室,拿起一杯橙汁就开始喝:“还有饮料喝,哇……这家店好贵的。”

  赵薇有些尴尬,笑着打岔:“这些可不是我们准备的,都是左右的爱人向先生,专门派人来安装和改造的。居委会当然不能要,可大爷爷说,社区服务中心可以接受公益资助。即改善了你们的工作环境,也让老人活动团有了休息的地方,一举两得。”

  华光燊与喵喵面面相觑。

  “这饮料和水果,也是向先生刚送来的,怎么你们没有碰到?向先生还真一表人才。”赵薇继续夸奖着。

  “小姐姐,原来你结婚了啊?原来你不是一个人住,那你老公是不是特别有钱啊。”喵喵笑眯眯地,一口气喝完果汁,又拿起来透明的水果盒,吃着鲜切水果。

  左右笑而不语,她似乎并不太喜欢,与旁人分享自己的隐私。

  “收买人心,为富不仁!”华光燊的脸本来黑,这回就更阴沉了。

  “没关系,华少不喝,我帮他喝。谢谢小姐姐和小姐夫。如果每天都有这待遇,就更好了。”喵喵吐了吐舌头,一点儿不客气拿起了,本来属于华光燊的橙汁。

  “喝这么多,你不怕拉稀啊?”华光燊蹙眉,伸手就想去薅喵喵的脖领子。

  不过,经过这几日的朝夕相处,聪明的假小子已经对他的招数了若指掌。她灵巧跳开,蹿到左右身后,做了个鬼脸。

  华光燊与左右冰冷的目光相对,只觉自己浑身上下的热气,至少没了三分之一。对方之腹黑毒舌,他心有余悸,不敢正面直击。

  “华光燊,你似乎忘了什么事情吧?”左右半眯着眼睛,声音又轻又挑衅。

  “杯子,我给你刷了,茶也给你沏好了!”华光燊别扭地低下了头,嗫喏了一句。

  “什么?拜托你能大声些吗!”左右丝毫不肯放松,乘胜追击。

  “老大!行了吧!”华光燊憋红了脸,吼了一声。

  大狼狗悻悻地拧开自己的矿泉水瓶,狠狠灌了半瓶水,想要压抑郁闷的心情。忽然,他发现桌子上,放了一张名片,拿起来眯着眼,有些吃惊:“向一告?这么怪的名字。”

  正在喝咖啡的左右,着实被呛了一下,连艾国欣都扭头偷笑着。

  喵喵手疾眼快,直接抢了名片,瞄了一眼就差点儿笑抽了:“华少,是向一鹄,向一鹄。你怎么把人家的鸟给看丢了。”

  华光燊一张脸都通红起来,他挠挠头,郁闷至极:“哪有人,会起这么偏僻的名字。”

  “再偏僻,也没有你的燊字偏啊。”喵喵笑得眼泪都要飚出来了。

  “我的名字,又不是我自己起的。”华光燊皱眉反驳。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左右摇摇头,轻描淡写。但她眉目之间的讥讽,杀伤力可十足。

  “你……”华光燊自知心虚,他退了好几步,找了个离左右最远的距离,郁闷坐下。

  喵喵从这一头,跑到了那一头,坐在他身边,趁机补刀,低声挑衅:“讲真,大狗子,你听懂她说你什么了?”

  “反正不是好话。”华光燊暗中捏着矿泉水瓶,嘎吱作响:“那我找来的那些桌椅呢?你给我弄哪儿去了!”

  “卖了!三十一块钱,都放在你桌子上了。”左右淡淡道,不屑一顾。

  “凭什么?那是我的东西!你……你给我拿回来。”华光燊差点儿拍案而起,被明智的喵喵拉住。

  “哦……那你找他,他会赔偿你的损失。”左右长眉一挑,轻轻把名片,往前推了一些距离:“不过,你确定那些桌椅是你的?我怎么听说,有人丢了东西正在寻物招领,你们这样算不算……盗窃?”

  “不是偷的,是华少从收破烂那边花了20块,买来的。我可以作证。”喵喵刚说完被左右,若有其事的目光盯了一秒钟,她马上意识到问题严重,赶紧撇清自己:“不是我们……跟我没关系,我发誓!小姐姐,你要告就告他一个人好了。”

  依照左右的性格,恐怕早就暗中挖好了大坑,只等着憨狗往里,奋不顾身一跳,自己可不能做了陪绑。

  “怎么,再打个赌?”左右伸展了下身体,似笑非笑凝视着华光燊。这让后者,明显有种醍醐灌顶般的凉飕飕感觉。

  “好了,人都到齐了,就别再开玩笑了。没看见,咱们这里来客人了吗?”艾国欣站出来,适时圆了场,救了火。

  “姑娘,别介意。他们就喜欢开玩笑。”赵薇也笑吟吟解围:“要不,小金,你先跟他们认识认识?”

  面容姣好的姑娘,微微一笑。

  她站起身来,礼貌道:“我叫金瑶,刚刚从英国留学回来。我看了定福里的公众号的推文,知道这里有个服务中心。我想请各位,帮我找到一个人。”

  “左右、华光燊还有喵喵,这位金瑶姑娘,她要找的人很特殊,需要你们一起帮她找,才有可能找到。”艾国欣慢悠悠继续道:“这也是咱们爱有微光喵喵团,全体人员出动的第一个项目,就称为壹号事件吧。我希望你们能够充分重视。”

  几个年轻人都凝视着姑娘,他们也从艾国欣和赵薇若认真的态度里,意识到这个求助事件的重要性。

  “你要找的人,叫什么?”喵喵首先,好奇发问。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金瑶静静地回答:“只知道十年前,他是个出租车司机。”

  “那这个人,住在这个定福里二条吗?”华光燊继续追问。

  金瑶摇摇头,怅然道:“最后一次见面,我偷偷跟着他,看他进了这个小区。但我并不确定,他住在这里。”

  “那你还知道什么?比如他的年纪,出租车公司,车号或者其他什么?”华光燊的刑侦经验,还是比较丰富的。

  金瑶继续摇着头,无奈道:“我不知道他的年纪,虽然我记得车号,可是……那辆车已经报废了,出租车公司也换了好几任老板,以前的资料根本查不到,这个司机叫什么,他去了哪里?”

  “你为什么想找他?”左右最后问,却一针见血。

  “还给他,一件东西,对我对他来说,都很重要的东西。”金瑶的微笑,似乎包含了深厚的情绪。

  看着众人一头雾水,金瑶低垂了眼眸:“你们愿不愿意,先听我讲一个故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