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有微光

15.故事的现在

爱有微光 胖虎22爷 3386 2019-08-28 11:04:47

  金瑶的故事讲完了,她的目光闪烁着,睫毛上还沾着泪珠儿。

  众人都被感动了,特别是心软的赵薇,她已经用掉了小半盒的纸巾来擦眼泪。

  “后来,我顺利参加了中考,考进了春风高中,可从此再没有遇见过吴叔叔。我曾经去定福里小区找过他,但没有找到。后来,我考上了帝都大学,又被学校推荐到英国交流学习。今年,我回到帝都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吴师傅。我想见他,非常想再见到他。”金瑶咬着嘴唇,忍住热泪,眸子中充满了期待。

  “如果,没有遇到吴叔叔,我的人生也许会和现在不一样。”金瑶苦笑着,她接过喵喵递过来的咖啡。

  “这样的好人,就在我们定福里二条,真让人激动。姑娘,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帮你找到吴师傅。”赵薇抹了抹眼泪,笃定认真道。

  “我可以帮你写一篇寻人启事,然后我们在网上和小区的公告栏去发布,去寻找这位好心的叔叔。”喵喵拍拍胸脯,信誓旦旦:“寻人,我们很擅长。”

  “你把记得的出租车号告诉我,我会通过高速广播的同事,帮你追查这辆车和司机的下落。”左右淡淡道:“但你要有思想准备,毕竟已经十年了,这辆车又已经报废了。能够找到司机的可能性,并不会太大,但至少会有些线索。”

  “喂,你这是帮人的思路吗?还没开始,就先说风凉话!怎么找不到。”华光燊斜了一眼左右,他昂首挺胸站起身:“小金,对吧?这件事包在我身上。三天之内,我保证你一定会见到吴师傅。”

  “三天?华少你没开玩笑吧。”喵喵大惊失色。

  “对,就三天!”华光燊挑衅地俯视着,正在思忖模样的左右:“左右,敢不敢再跟我打个赌?这样好了,如果我赢了,那我答应你做的两件事就算抹了?能行不!”

  左右打量着兴致勃勃,一心一意要翻牌的男人。

  她也缓缓起身来,在华光燊的期待中,冷笑着:“做梦,我又不是憨货……”

  “喂,难道你怕了不成?”华光燊紧追不舍,打算用激将法围堵对方。

  “幼稚!”左右甩了甩光亮柔顺的长发。

  她巧妙躲开,堵在门口居高临下的男人。激将法,那是对付小屁孩的把戏,她的情商和智商,够大狗子奋起直追一百年呢。

  “你去哪儿?怎么,还有你著名主播害怕的事情不成!”好不容易抓到毒舌女的痛脚,华光燊乐得屁颠颠的。

  “洗手间,怎么……同去?”左右眯着凤眸,犀利的光劈向对方。后者根本接不住,手忙脚乱败下阵来,靠在墙上生着闷气。

  “小金,我们会尽力而为。”艾国欣笑容柔和,他和金瑶握了握手:“等着好消息吧。”

  刚刚送走了金瑶,艾国欣就被一个陌生电话给叫出了办公室。

  “我去,老板见什么人这么神秘啊?居然还要背着我们。华少,你说别有什么大美女看上艾老板了吧?不对啊,如果要看上什么人,也应该看上你这个人模狗样的东西才对啊。”喵喵喝了一口果汁,顺手勾住华光燊肩膀,不放过任何调侃大狼狗的机会。

  “你说……谁是人模狗样的东西?”华光燊剑眉一挑,风驰电掣间,一把扣住了她手腕。因为用了没用过的手段,这次她不够幸运逃脱,被捏得滋哇乱叫。

  “哎呦,好痛啊。不是东西,你不是东西行了吧!放手啊,我要喊人了,救命啊。”喵喵甩着手,深恶痛疾尖叫着。

  “不是东西?你说谁不是东西!”华光燊一呲牙,手中的力量又大了几分:“谁让你不好好学功夫,连这么简单的擒拿都不能挣脱,比猪还笨!”

  “好了,好了。石头,别总欺负喵喵,再怎么说,她也是个小姑娘呢。这细皮嫩肉的,再让你给伤着了,我得多心疼啊。”赵薇实在看不过,上前就拍开了华光燊的手掌。

  “小姑娘,薇姨您看她哪儿有点儿小姑娘样子?我欺负她,您看我这胳膊,都是被这家伙偷袭的。”华光燊虽然松开了手掌,也把自己的胳膊递过去。

  原来,不仔细看看不出来,他麦色肌肤上也被人揪出了红红绿绿的瘀伤,不过因为肤色深被遮挡住了而已。

  “喵喵,你啊你……”薇姨恨铁不成钢地,用手指点了点喵喵的脑门:“你让阿姨说你什么好?猴里猴气的,将来怎么找对象?你看看人家小右,又温柔又有礼貌,才能找到向先生条件这么好的老公。这女孩找老公,就得找这种钻石王老五。”

  “燕女神,我才不稀罕什么钻石王老五,人家早就有喜欢的人……又温柔又细心,还比这头大狗子长得好看多了。”喵喵躲到赵薇背后,对着华光燊不客气地吐着舌头,做着鬼脸。

  华光燊讥笑:“放心吧,除了动物园园长,恐怕贪官也不会看上你这头猴子。”

  “什么烂七八糟的?”赵薇倒吸冷气:“这,钻石王老五跟贪官又有什么关系。”

  “薇姨,您老不懂了吧。现在的有钱人,不是贪官就是奸商,不然怎么可能有钱呢?”华光燊哼了一声,他靠在门口的墙壁上,低声嘀咕着:“网上不经常爆料,什么贪官和奸商啊,最喜欢一掷千金讨好女主播吗?弄不好,咱们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

  “哎呦,华少……原来你想说,小姐姐的小姐夫不是贪官就是奸商呗?”喵喵眼尖,看见遥遥而来的左右,故意大声挑衅着。

  “我不是……那个意思……”华光燊正喝着矿泉水,余光瞟见了面无表情的左右,白无常一般徐徐而来。他莫名紧张,一下子被呛了好几口。他剧烈咳嗽着,因为心虚,不敢直视左右意味深长的目光。

  “在人背后泼脏水,是一个男人的担当吗?”左右当着赵薇和喵喵,故意在华光燊面前站住脚步,提高了音调,虽然声音沙哑,却杀伤力十足:“给我,滚远点儿!”

  喵喵与赵薇背过身去,偷笑不已。华光燊还想反驳,但一张嘴就咳嗽出一口水,弄得自己胸前的衣服狼狈不堪。

  克星啊,华光燊一边咳嗽,一边欲哭无泪,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过,隔三差五就被秒杀一次。这女人难道是上天派来专门折磨他的妖精吗?

  不多时,艾国欣回到了办公室。他召集众人,在会议室里继续开会。

  “石头,你有什么想法?”老人喝着茶,慢悠悠问着华光燊。

  “薇姨,我需要您给我提供咱们定福里二条,十年内一直居住在这里的固定人口的详细资料。6000人筛查后就算我一个一个去找,也总能拿到有用的线索。”华光燊跃跃欲试。

  “这个,比较困难。因为咱们社区的流动人口比较多,除了人口普查时会留下相应的资料。我们居委会是没有这么全面的资料。”赵薇一听,明显觉得为难。

  “大哥,你以为这里是公安局查案啊,还可以比对基因数据库?原来你就这不靠谱的主意,还好没跟小姐姐打赌,我看你会连裤子都输掉。”喵喵倒吸冷气,揶揄着:“我看,我还是赶紧去写寻人启事吧。艾老板,我想好了,金瑶和吴师傅的故事太长,又涉及了太多个人隐私,不如我以漫画形式,做给简单的推文,寻找好心的出租车司机师傅。除了在咱们定福里大社区的公众号发文,我再找同学们在实习的媒体,看看能不能帮忙转发。只要看到的人基数越大,线索也才会多啊,对吧。”

  “好,也是一条思路。”艾国欣点点头,他看了看有些失望的华光燊,安慰道:“其实,石头的方法方向是对的。不过,要因地制宜。赵主任,听说咱们小区的老年艺术团里,有很多退休老人时常参加活动。您给石头介绍几个,平常比较热情,爱聊天的阿姨。石头,你问问她们,看看社区里有没有这样的人。如今应该在47岁到52岁之间,男性,体态偏胖,性格比较内向,平时不太爱说话,独来独往的。十年前,他家里可能有过一些变故。还有,他身体不太好。可能,他并不常住在这个小区里,但应该住得很近。”

  “我去,艾老板,您这就是传说中的心理画像吗?”喵喵双眼冒光,仿佛看到了福尔摩斯再生一般。

  “谈不上心理画像,不过把有效的信息,重新梳理整合。当然,也不一定准确。”艾国欣谦虚地摆摆手:“石头,你还可以和主任的爱人,派出所的张所长聊聊。十几年前他被调到定福里,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里的一草一木。看看他,能不能给你提供些线索。喵喵留在办公室写寻人启事,小右就和石头一起去吧?那边不好停车,你们走路过去,二十分钟就能到。”

  “大爷爷,我自己去,哈士奇……做不了搜救犬,没用!”左右浅浅一笑。

  “你以为,我愿意和你共事啊?”华光燊丝毫不客气,他眉头一紧:“哎,不对啊,你说谁是狗?”

  “人说话,狗搭茬儿。”左右哼了一声,扭过头去叹了口气。

  华光燊自知又说错了话,中了圈套,他狠狠拍了拍自己的嘴巴。

  “还是一起去。都是同事,总要精诚合作,互相帮助,取长补短吗。”艾国欣煞有其事。

  “去吧去吧,两个人都去。我给老张发微信了。他也一直想见见你们两个志愿者。毕竟,现在的年轻人不图钱不图位置,能来这个服务中心帮忙,他对你们啊,也很好奇。”赵薇在一旁煽风点火。

  左右微微蹙眉,翻了个浅浅的白眼。华光燊更像被人,往嘴巴里直接扔了个苍蝇,味道令人久久难忘。

  喵喵已经趴倒在桌子里,快笑岔了气。这两个人,一定天生是冤家,狭路相逢只为了让对方的人生,充满了荆棘与狗屎。彼此腻味,却又根本绕不开对方。

  艾老板,你实在太坏了。

胖虎22爷

左右和华光燊,冤家路窄的一对,有趣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