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有微光

16.好人和坏人

爱有微光 胖虎22爷 4505 2019-08-29 11:41:09

  “艾老板啊,您要制造世界末日吗?”喵喵着急地打转儿,围着正在悠闲写书法的艾国欣:“您让大狼狗和小姐姐一块办案?怎么想的!”

  “您看,这一杯浓硝酸,够毒了吧?再来一杯浓盐酸,更毒了吧?然后,您非要把盐酸咕咚一声,全倒进了硝酸里。然后会怎样?”喵喵形象地比划着:“一阵浓烟,一声巨响,杯子里面再没有盐酸和硝酸,只剩下王水。王水是啥,就是传说中的化尸水,别说骨头了,连钢板都能化没了,渣渣都不剩。让华光燊和左右搭档,您这要让咱们爱有微光喵喵团,尸骨无存吗?”

  “你这孩子,脑洞还真大!”艾国欣放下了毛笔,欣赏着自己的成果,原来是“刚柔并济”四个大字。

  “岂止脑洞啊,恐怕脑袋都大了去啦。小姐姐和大狼狗,那就是天生的冤家对头,彼此看不顺眼。估计这来来去去两个小时,天雷勾地火,一会儿燕女神的老公就得给你打电话求救,还不得把警察叔叔气懵了啊。”喵喵眼角抖动着,不客气地说着风凉话。

  “世间的事从无绝对之说,有利有弊就看你怎么面对。据我所知,这浓硝酸与浓盐酸的混合比例在1:3时,腐蚀黄金的能力最强,这种液体也被成为王水。反过来,把浓硝酸与浓盐酸按3:1的比例混合,王水就变成了逆王水。王水无法腐蚀的白银,但逆王水就可以它溶解。王水和逆王水可谓天生一对双煞,所向披靡。恐怕,世界末日不会到来,反而可以成为爱有微光喵喵团的杀手锏,让他们去啃最费牙的骨头。”艾国欣轻轻吹着宣纸上,未干的墨迹。

  喵喵愣了几秒钟,笑得又佩服又惊讶:“那什么,艾老板,您以前真的教政治吗?确定不是化学老师?”

  “喵喵,那你告诉我,毒药和解药是什么关系?”艾国欣笑吟吟地反问。

  “毒药,用来杀人。解药,用来救人!”喵喵挠挠刺猬般的短发,不明就里。

  “那你有没有听过,凡毒蛇出没之处,七步之内必有解药?讲的就是阴阳平衡,相生相克的道理。”艾国欣笑望着懵懂的少女,淡淡道:“其实,毒药可以用来杀人,却也可以用来救人。而解药虽然可以解毒,本身也可能是至毒之物,瞬间要人性命。那么,成为毒药还是解药,关键在药引子。你往哪里引导它,它就会变为什么样的药。即便都是至毒之物,或许也能成为彼此的解药呢?”

  “药引子?那您说的,可以让华光燊和左右,都能变好的药引子又是什么呢?”喵喵半信半疑。

  “这就要靠你自己去琢磨了。傻孩子,不仅她们,我们每个人都需要一味药引子,才能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好更快乐。”艾国欣循序善诱。

  “这个也太消耗脑细胞了,艾老板。不过,我也知道,虽然王水和逆王水联手,天底下几乎没有它们溶解不了的金属。但它们也不是天下无敌。比如钽、石蜡和玻璃,他们也无能为力得啊。您太信任他们了,其实最靠谱的只有我大喵爷。”喵喵眨眨眼睛,带着点儿小得意:“哲学我不行,化学可及格了啊。光让我写推文,大材小用了吧!”

  “你这丫头啊,哎……”艾国欣哭笑不得,摇了摇头:“放心吧,以后有你忙的。怎么,刚来一周就不想再溜走了?”

  话说这边,华光燊和左右一同前往定福里派出所,和赵薇的爱人张所长,详尽地聊过了金瑶的寻人启事。张所长答应全力配合。两人大功告成,打道回府。可这两个人彼此厌弃,一条马路硬生生各走一边。

  “喂,你为什么总跟我过不去!刚才当着张所长,一个劲儿的怼我,我得罪过你吗?”隔着路,华光燊对着路那边的美丽女人,吼着。

  左右冷冷地瞥了一眼华光燊,旁若无人戴上了小巧的蓝牙耳机。到底谁怼谁啊,这大狼狗心里没点儿数吗?

  “你!天下居然还有这么不讲理的女人,谁娶了谁糟心!”华光燊咬牙切齿地喃喃自语着。

  一群女中学生,背着书包,啃着可爱多冰淇淋,叽叽喳喳聊着天,迎面而来。

  “小哥哥,小哥哥,你长得好帅啊,我能加你微信吗?”其中一个长相漂亮的女孩子,朝着同伴挤挤眼睛,小鸟一样飞向华光燊。她的女伴心领神会打开了手机,录着抖音。

  “小小年纪不学好!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随便加陌生人的微信?有没有安全意识!哪个学校的?老师叫什么?”华光燊站住脚步,蹙着剑眉虎着脸,凶神恶煞般瞪着一双大眼睛,一如发了威的老虎。

  女孩子吓得猝然止步,因为重力速度,她手中的可爱多好大一坨冰淇淋,唰的一下飞到了华光燊的大黄靴上,开出了一朵灿烂的奶油花。女孩吃惊地看了看他的鞋,又抬头望了望眯起眼睛,脸色阴沉的男人。

  她嗷的一嗓子,扔到剩下的冰淇淋,撒腿就跑掉了。同伴们愣了几个呼吸,然后轰的一声鸟兽散状。吓了大狼狗一跳。

  “喂,别跑,看车!”华光燊直着喉咙大吼着,但小姑娘们早就跑得没了踪影。原来,这才不是抖音里那种又好看又好吃的小哥哥,分明是头哥斯拉怪兽,不逃留下来让他吼破耳膜吗?可惜了一副溜光水滑的好皮相。

   PIUS版的宋仲基先生,郁闷地看着自己靴子上的冰淇淋:“喂,左右,有没有纸巾啊?”

  他话音未落,一包纸巾准确无误击中他鼻梁。他郁闷接住纸巾,却发现那冷漠的美女,根本没有等他,依旧缓缓前行。

  “我……我就这么不招人喜欢吗?”华光燊恨了一声,胡乱擦着靴子,却听到前面传来紧急的刹车声,与人群的嘈杂声。

  “左右,你别乱跑,等等我。”他眼见着白衣美女消失在人群中,再也顾不得许多,迈开大长腿直追了过去。

  等华光燊追到看热闹的左右,发现一群人,正围着一个倒在地上的老大爷。不过,只看热闹,并没人愿意上前半步。

  老人的膝盖上有血,衣服也被撕破了口子,他紧闭双目趴在石灰地上,满头灰白的发东倒西歪的,狼狈而凌乱。

  “怎么回事?”华光燊几下分开人群,大声问着。

  “刚才有个骑摩托车的,撞了人就跑了。”旁边站着一个大学生模样的男孩子,怯怯回答。

  “有人受伤了,那怎么不救人?”华光燊弯腰就要去检查老人的伤势,却被一只冰冷的手及时拉住了。

  “华光燊,你傻啊?”左右不知什么时候,从人群中挤了进来,她蹙着眉,一副嫌弃的表情。

  华光燊吃惊地打量着拿着手机,似乎正在录视频的女人,他一把就甩开了她的手:“救人要紧,你还有时间录抖音!一边去,别碍事!”

  华光燊动作利落地检查着老人的伤势,冷静道:“还好,没有骨折,没有明显外伤。左右,打999叫救护车。”

  她并没有搭理他,而继续录着视频。

  他没听见她回答,一转身看着她还悠哉悠哉和旁边人,已经聊起了天,更气不打一处来。这个女人,难道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吗?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吼她,怀中的老人已经悠悠醒转。华光燊问询的话还未开口,老人已经一头撞进了他怀里,呼天抢地嚎哭起来:“撞人了,快来人啊,撞人的要逃逸啊。丧尽天良啊,撞人不管啊,快来人啊。”

  “你说什么?你说……是我撞了你!”华光燊大张着嘴,一副不可思议。

  眼见碰见了活生生的碰瓷事件,看热闹的人呼啦一下,都不由自主往外退了一步。圈子里,只剩下了呆若木鸡的华光燊和似笑非笑的左右。

  “喂,你们看到了,刚才可不是我撞的他。我是救人的人!老大爷,您是不是被撞糊涂了?”华光燊瞠目结舌,他抱着老人松手不是,不松手也不是。

  “胡说,我眼睛又不瞎,我好端端在路上走,就是被你撞倒的。松手,我一松手你就跑了。我不松手,哎呦,我疼啊,腿断了,腰断了,我……我肯定有内伤啊。救命啊……”老头一边哭诉一边哇的一口,还吐出了鲜红的一大滩血。

  华光燊也吓了一跳,但他也明显觉得这老头儿一举一动都不太对劲。戏精转世也没他更敬业的感觉。

  “哎呀,都撞了人了。你打发给他点钱好了。这么躺在大街上也不是事对吧?影响交通。你看大家都因为你们,走不过去,太耽误事儿了。”一个看热闹的小伙子挤进人群,大声建议着。

  华光燊还要分辨,左右却先开了口:“想要多少钱?说吧……”

  “姑娘啊,你是他女朋友吧?你看我被他撞成这个样子,我又没有医保,什么都要自费,没个几万块怎么能看病哦?这样吧,三万块,给我三万块我就放你们走了。我自己去看病。”老头用衣袖擦擦嘴角的鲜血,可怜兮兮道。

  “三万也太夸张了,几千块就可以了。这样吧,五千块。我们大家给这小伙子做个证人。给你五千块,以后就跟人家没关系了啊。做人,不能太贪心。会生癌啊,老人家。”那个小伙子看起来好心好意的。

  此时,也有刚刚挤进来看热闹的围观者,不明就里也为了他的这份热心帮腔着。

  “不管怎么样,我先送你去医院。”华光燊忍无可忍,他一把把老头横抱在胸前:“左右,帮我叫救护车。”

  “哎呦,不行啊,我浑身疼啊。你别动我啊,一动血管就爆掉了,我就死了。哎呦,救命啊……浑身痛啊,疼死了。”老头惊慌失措揪着华光燊的脖领子,鬼哭狼嚎着:“我不跟你走啊,谁知道你是把我送医院,还是直接拉到城外挖坑埋了啊?我不走,我哪儿也不去。”

  “小伙子,算了吧,如果只花点钱就能了事,何必真把警察闹过来。你看他这把年纪,到医院检查恐怕可不止几千块,不如息事宁人。哎,我说你别拍我行不行啊?”说和的小伙子,看见左右举着手机,耐心拍着画面,赶紧躲闪开。

  “没关系,我取证。放心,不止录了你说的话,刚才看到了事件全程的围观者,我都录了视频。看,那边的私家车主,他的车一直停在路边,行车记录仪也有记录?当然,我已经报警了,警察和救护车马上就到。等真相大白,该赔多少钱他就赔多少。”左右的话轻飘飘的,却又掷地有声。

  那小伙子完全没想到,左右竟然如此冷静而笃定。他眼看情势不对,挥手驱赶着看热闹的人:“好了,散了散了,没热闹看了啊。散了吧……误会,都是误会,看什么看啊。”

  然后,他突然趁人不备,一下子就从缝隙中钻了出去,眨眼间就跑进了新的人群中,不见了踪影。

  被华光燊公主抱的老头儿,眼见不妙。他朝着大狼狗的胳膊就是一口,后者毫无准备,闷声嚎叫了一声。那怀中的老头趁机麻利地挣脱,一溜烟儿似落地,也跑掉了。哪里还有受伤老人的半分狼狈与快死之迹?

  华光燊捂着胳膊,眼睁睁看着,见无热闹可看的人群也终于散去。他心头涌上万马齐喑的悲伤,欲哭无泪。

  一个中年妇女,临走时还摇摇头:“小伙子,你也长点儿心吧。这多明显的碰瓷啊,多亏你女朋友比你有心眼儿多了。哎……傻人有傻福。”

  “阿姨,您误会了。他是我的病人,我在安定上班。”左右涂了豆沙红唇膏的双唇,微微一旋,杀伤力十足。

  “原来,是个傻子。可惜了,长得这么帅。”老阿姨叹息着,一副扼腕与惋惜。

  “走吧,回家吃药去。”左右挑眉,意犹未尽。

  “左右,你也太毒了吧?”华光燊深深吸了口气,像极了一头落败的大狗子,嘴上却还不肯认输:“你不是说报了警吗?我们得等警察和救护车。”

  “白痴!”左右微微蹙眉:“你以为我能未卜先知,真能提前打报警电话,还偏好录了所有视频?”

  “左右,你到底是不是妖精变的?”他哀叹着:“什么人,你都敢骗啊!”

  “华光燊,你的脑袋里长的,真的是人脑,还是猪脑花!”她倒吸冷气:“好人和坏人,你这么大人没半点判断力?”

  “我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梗着脖子,还想反驳。

  “你眼瞎!走,去医院。”她不屑一顾,嫌弃地扯着他的衣袖,往外拉着。

  “我又不是精神病,去什么安定?你再诋毁我,我……我还手了啊?”他心惊胆战,往后躲着。

  “你傻啊?去社区医院,看看你的胳膊。”她斜了他一眼,不耐烦的。

  “不用,皮外伤。又不是被狗咬伤,不用打狂犬疫苗。”他低下了头,气势不敢再嚣张。

  “你知道那老头儿有没有AIDS?”她斜了他一眼,他越发心虚。

  “也对,他吐了血……还咬了我……”他咽了咽口水。

  “那是玉米糖浆做的血液道具!淘宝上十块钱一大瓶。”她摇摇头,无奈地扔下大狼狗,自己先行一步。

  华光燊歪着头,凝视着白衣美女,惊艳一撇的苗条背影,心里滋味五味杂陈。

胖虎22爷

毒舌女与大狼狗的互怼,有趣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