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有微光

17.越来越靠近

爱有微光 胖虎22爷 3448 2019-08-30 13:49:57

  傍晚,19号楼的顶楼。

  如今的顶楼,在华光燊和喵喵的辛勤耕耘下,已经和一周前大不相同了。

  不但有桌椅,有储藏柜,有遮阳伞,有小冰箱,还有工业电扇,可谓五脏俱全,面面俱到。

  最令人耳目一新的,却是用各种废弃物品做成的花盆,种着蔬菜和花草。旧轮胎里种了不知名的紫蓝色野花,破了口的鱼缸里开着睡莲,还有小鲫鱼游来游去。看来喵喵从园丁老胡,淘汰下来的花草里面,赚了不少便宜。

  甚至,华光燊还搭了竹架子,上面爬着乱七八糟的绿叶子。不知道是葡萄、葫芦还是丝瓜之类的,反正一定是小区居民不要的,让他给捡回来了。两个年轻人一通乱七八糟的淘换,倒让原本灰突突的顶楼犹如田园小院一般,绿色盎然,养眼怡人。

  对了,还有一对被遗弃的老八哥。11号楼的白大爷住进了医院。他养了好几年的老八哥,放在家里没人照顾,子女们又嫌弃它们拉屎太臭,便给扔了出来。结果被华光燊给捡回来。虽然长得不好看,还有点儿秃毛,但接人话茬儿倒挺利落的。

  此刻,艾国欣、左右、喵喵都围坐在桌几前,喝着冰镇的北冰洋,吃着自制烤串。当然,左右依旧不吃,不过她面前,也放了一筐洗干净的玫瑰香葡萄,倒也晶莹剔透,看着挺讨喜的。

  华光燊蹲在电烤炉前,烤着羊肉串和玉米,他用大蒲扇扇着风,一股股喷香的味道随风而来,令人食指大动。

  “我说华少啊,您的英雄事迹整个小区都快传遍了。下半辈子,差点儿多了个碰瓷儿的干爹呗!多亏了小姐姐力挽狂澜。我说你屁颠屁颠去买葡萄呢,是得感谢一下人家。”喵喵吃着羊肉串,也不忘揶揄华光燊。

  “吃你的羊肉串,这么多肉还堵不住你的嘴!没事儿干是吧,滚过来帮我扇扇子。”华光燊微微泛红了脸,好在天色已晚,看不太清楚。

  “给你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呗?这下可得仰视小姐姐了吧。”喵喵从座位上跳起来,故意站在左右背后:“你不知道吧,小姐姐的成名之战,就是单枪匹马,舍身饲虎,用打入敌人内部的方式,帮助警察叔叔抓住了一个碰瓷集团。至今,我还记得那篇令人热血沸腾的纪实报道。”

  “少来。”左右不动声色,神情淡漠。

  “是啊,小右算得上足智多谋,巾帼精英,是个好主播。”艾国欣拿起了一串葡萄,故意调侃:“借花献佛,我也沾光了。”

  “大爷爷,您也喜欢捉弄人了?”左右浅浅一笑,态度不冷不热:“这是常识,如果您和喵喵在,自然也会看出来,对方肯定是碰瓷的。”

  “对啊,也就大狼狗智商低,还被老狐狸给咬了胳膊。”喵喵打开一瓶冰镇饮料,递给满头大汗、辛苦烤肉的华光燊:“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侠客转世啊,路见不平一声吼,打遍天下无敌手?救人,也要先保护好自己啊。憨货!”

  “憨货,憨货,憨货!”在鸟笼里蹦跳着的老八哥,抽不冷子学会一句顺口的话,便一刻不停地嚷嚷着。

  华光燊的脸都绿了,他拿起半截玉米棒子扔过去,正中鸟笼。八哥受了惊,一阵羽毛纷飞,鸟屎和鸟食同时掉落。

  左右皱着眉,嫌弃地往外闪开,寒声威胁:“华光燊!”

  “我不是故意的!”华光燊立刻解释。

  老八哥却恰到好处的,扑闪着翅膀,粗嘎叫着:“白骨精,白骨精,白骨精!”

  华光燊与喵喵对视一眼,同时甩锅:“是他(她)教的。”

  左右长眉一挑,凤眸中寒光一现。一颗苹果正中华光燊的额角,他闷哼一声,却破天荒没反驳,没反抗,老老实实低下头,揉着脑袋又去烤玉米了。

  喵喵吃惊地拿起苹果,在衣服上滚了滚,咬了一口:“我去,难道小姐姐是二郎神转世!嘿,小狗狗,如今听话得很啊。不过,你也长点儿心吧。救人救出一个老无赖来。”

  “既然是救人,还想那么多做什么?”华光燊嘀咕着:“救死扶伤,扶危济贫,难道有错?”

  “但你也要能分辨,好人和坏人啊。难道老人里面就没有坏人吗?坏人也会变老啊。再说,你也不能用自己的价值标准,去衡量所有的人。”喵喵振振有词:“你就是个钢铁直男,一根肠子直到底,让你转弯儿,比见鬼还难!”

  华光燊威胁地指指喵喵:“明天早上,十公里!”

  “喵喵说得有道理,石头,你过于耿直。其实,这世间并非绝对的黑与白,对与错。不仅要用眼睛观察世界,更要用心去感受身边的人,身边的事。真相,往往都藏在浮华之后。”艾国欣笑眯眯地说。

  坐在他身边的左右闻言,不由微微一愣,若有所思的样子。

  “对了,小姐姐。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离开高速广播?你已经是主播一姐了,大红大紫之际,却激流勇退?难道,是为了爱情牺牲吗?你老公,不支持你做主播?”喵喵好奇不已。连一旁的华光燊都停止了动作,狐疑地打量着她。

  “嗓子坏了,不能再做主播。”左右淡淡一笑,轻描淡写。

  但这消息简直石破天惊,让喵喵和华光燊都不由变容。难怪,她不爱讲话,难怪,她说话的声音,和广播里不太一样了。

  “其实,不做主播也挺好啊。可以做……幕后……不用出声的。”华光燊有点儿结结巴巴的,毕竟安慰人对他来说,实在不擅长。

  喵喵倒吸冷气,她暗中踢了一脚华光燊:“小姐姐,其实休息一段时间就会好,这都是小问题。对了,我爷爷是老中医,他有专门保护嗓子的药膳秘方。用梨啊,川贝和百合熬汤。我明天就给你煲汤,你喝一段时间肯定见效。”

  “老中医?”左右轻轻蹙眉,多少有些质疑。

  “是真的老中医,不治吹牛……牛皮那种。我爷爷的医术很厉害的,真的!”喵喵信誓旦旦,拍着胸脯。

  左右细细打量着跃跃欲试的假小子,眉目之间波澜着浅浅笑意。

  “我说你怎么不喝饮料,还那么挑食呢,原来是有病。”华光燊自言自语的嘀咕着。

  他察觉,众人一愣,很多道目光都直直瞪住了他。

  他方觉失言,咽了咽口水,费力解释着:“喂,我不是那个意思啊,左右。我不是说你真的有病!也不对,你肯定是真病了不是装的,哎……也不对。”

  “滚!”左右眸光凛然,斩钉截铁。

  “好。”这次华光燊并没反驳,老老实实走回电烤炉边上,垂头丧气地继续摇着扇子。

  “这他么是嘴吗?怎么一紧张就发瓢呢。”他哀怨地叹了叹气,暗自慨叹。

  艾国欣把一幕幕都看在眼中,只有他察觉到。如今,这几个充满了个性的年轻人,他们之间的隔阂,在慢慢变少。或者,他们因为骨子里相似的东西,都在不知不觉中慢慢靠近对方。或者,他们也都在被对方心里藏着的感情与情愫,莫名地彼此吸引着。

  缘分,从来妙不可言。

  “哎呀,小姐姐喝的矿泉水没有了。”喵喵眼尖,惊叫了一声。

  她拉开简陋的小冰箱,嚷嚷着:“华光燊,怎么只有北冰洋和啤酒啊?”

  “小姐姐,我去楼下进口超市,给你买水哈。”喵喵自告奋勇。

  “不用了,我不渴。”左右赶紧拦住喵喵。

  “让她去,最近她可喜欢逛那家超市了,啥也不买也经常去逛。”华光燊撇撇嘴,忍不住爆料。

  “你管我?我喜欢怎么了!”喵喵不甘示弱。

  “向一鹄马上回来了。我让他顺路带上来就行。正好,你们还没见过他。大爷爷,我让他给您带了礼物。”左右歪着头,笑望着艾国欣。

  “怎么能让小姐夫破费呢。华少,今天可是小姐姐救了你,难道你不该破费破费,孝敬人家一瓶矿泉水吗?”喵喵趁机挑拨着华光燊。

  后者哼了一声,头也没抬:“我钱包在哪儿,你还不知道,自己拿,少废话。”

  “不用!”左右蹙眉,还想阻拦,却被喵喵挽住胳膊,说着悄悄话:“行了,小姐姐。你别看大狗子平日里穿得邋里邋遢,他挺有钱的,简直是个土地主。劫富济贫,这种事情我来做,你和艾老板等着分享劳动成果吧。走了啊……”

  “喵喵,你给我听着,扛一箱上来啊,我不认识这牌子。”华光燊吼了一嗓子,依旧颐指气使的威风凛凛。

  左右叹了口气,用手指撑住额头。满头乌发滑下来,遮住了光洁的脸颊和清浅的情绪。

  “大爷爷,您的怪物学校,要开到什么时候啊……”她讥笑着。

  “我怎么觉得,你挺享受呢?”他大言不惭,笑容可掬:“我听说,这些东西是石头和喵喵淘换来的,修好的。可这桌布、花瓶、靠垫都是小右偷偷准备的……”

  左右吃惊地看了一眼艾国欣,忍不住冷哼一声。恰时,一根烤得香喷喷的玉米,出现在她眼前。

  还有一张被烟火熏黑了脸颊帅哥的脸,鼻尖子上正滑下汗珠子。

  “趁热吃,你不吃肉,玉米总行吧?看你瘦不拉几的样儿,免疫力能好吗?这嘴不壮,身体肯定不好。这样吧,不如从明天开始,你跟我们一起早晚训练。我保准……”华光燊两眼放光,喋喋不休着。

  左右隐忍地往后退了退,以防他的汗珠子砸在她手臂上,然后气沉丹田,用沙哑而铿锵的声音,以及忍无可忍地一踢,果断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滚远点!”

  “哎呦。”华光燊被踢中了膝盖,哀嚎着退了几步:“你这女人,简直不识好歹。不但毒舌,还暴躁。你也就是个女人,我不跟你计较。你要是男的,看我怎么收拾你。哎……哎……”

  华光燊眼看着左右冷笑着,抓起烤玉米的签子,还以为对方被自己说服了,可惜第二秒那滚烫的玉米,就朝着自己脑门扔过来。他双手接住,却被烫得手忙脚乱,可又舍不得扔掉,只好左右手扔来扔去交替着,甚为狼狈可笑。

  这回,艾国欣和左右,都忍不住哈哈大笑。19层顶楼上,充满了欢乐的笑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