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有微光

19.我记得你的

爱有微光 胖虎22爷 3009 2019-09-01 23:21:36

  在高速调频的帮助下,源源不断的线索被汇集到了爱有微光喵喵团。年轻人们立刻马不停蹄开始了走访与问询。

  就在第三天中午,派出所的张所长终于带了激动人心的消息。那位有爱心的出租车司机吴师傅,已经找到了。

  艾国欣带着华光燊亲自登门拜访。吴浩云最终答应,第二天上午,他会去社区服务中心和金瑶相见。

  吴浩云今年51岁,曾经是位职业司机,后来因为身体原因提前退了休,现在一个人租房独居。

  如今,这个老司机头发已经快掉光了,还戴上了老花眼镜,似乎是一个很普通的老人。甚至看上去,还要比同龄人更苍老一些。他不善言辞,语速缓慢,有时候还会有点儿结巴。反正,华光燊真没看出来,他有着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

  上午九点钟,吴浩云准时来到了社区服务中心的会议室。除了金瑶和喵喵,其他人都等在房间里。

  左右请吴浩云坐到看上去很舒服的摇椅上,还为他准备了热的茉莉花茶。他的背后悬挂着宽幅的芦苇帘子,金灿灿的挺好看。而且,屋子里的栀子花开了,淡淡的清香容易令人舒缓。

  “老吴,听说你身体不太好,今天辛苦你又跑一趟过来。”艾国欣静静喝着茶,慢悠悠和吴浩云聊着家常:“听说,你以前也在这个小区里住,几年前搬到了四条去了。怎么,住得不习惯了?”

  “以前,一直听说二条有个大爷爷,可惜没见过您本人。听说,您能看病,还特别灵,呵呵……”吴浩云搓着手,多少有些紧张:“五年前,我爱人去世了,我就把这边房子租出去了。又在四条那边租了个一居室。我就一个人,房子太大住不惯了。冷清是冷清点,不过这么多年……我也习惯了。您看,还让这小伙子专门去接我……让我怪不落忍的。“

  “石头主动提出要去接你,老吴,你可算咱们小区的名人了。为了找到你,这几个年轻人都快把整个二条都翻过来了。”艾国欣笑望着吴浩云:“平常不住在这边啊,你不知道,最近咱们定福里二条成立了老年艺术团。我爱人在里面教画画。这艺术团里面儿啊,还有书法、朗诵、合唱、种花和舞蹈队和模特走秀,平常组织的活动还挺有意思。你不如时常过来玩一玩。这朋友多了,心情好,身体也会更好的。”

  “呵呵,找我……找我一个孤老头,我能有什么用?”吴浩云自嘲地笑了笑,有些不自然的。

  “吴师傅,您别谦虚了。”华光燊直截了当,神情充满了钦佩:“我听四条居委会的孙阿姨说,您自己的生活过得很简朴,却捐助了四个山区的孩子,从他们初中坚持到他们上大学。每年春节前,这几个孩子都要赶过来看您呢。你这做好人好事,坚持了这么久,就是咱们年轻人的榜样啊。”

  “这算什么?哪有你说的那么悬乎。我就是一个普通的退休司机。没什么亲人,也没什么朋友。退休金花不完,就干点儿有意义的事儿……也不值当说啥。我小时候没读过太多书,但也知道……上学对娃娃们很重要的……我女儿,以前学习很好的。”说着说着,吴浩云干核桃一般的脸颊上,不由自主泛现出了一丝光亮与得意。

  “您有女儿啊,昨天怎么没看到……”华光燊愣愣地发问。桌子下的脚丫子却被左右的高跟鞋,狠狠跺了一下。他倒吸着冷气。

  “吴师傅,你曾经参加过高速调频组织的高考爱心送考车队吧?”左右表情宁静,自然打断了华光燊。

  吴浩云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左右,忽然兴奋起来:“你是左右吧?我说怎么看着这么眼熟,只是你突然出现在服务中心,我还有点儿不太相信。你真是主持人左右啊。我记得你,我参加了三年送考车队,每年你都会带着记者去现场做直播。你……还给我们送了矿泉水和巧克力。”

  吴浩云激动地站起来,执着地走过去,和左右握了握手:“听我们队长说,你出国了?现在听不见你主持节目了,还真不适应。以前,我们开车的时候,最喜欢听你的节目。那……那你是回帝都了?什么时候,再开始做节目啊。我……我可得告诉那几个老哥们呢。他们还惦记,做你的节目嘉宾呢。”

  “吴师傅,我暂时不会回到高速调频。现在,我在社区服务中心做志愿者。不过,如果,您和司机师傅们,遇到什么问题,还可以随时来这里找我。”左右点点头,耐心地回答着。

  华光燊一边活动着脚腕,一边吃惊地望着,对听众和对自己,简直判若两人的毒舌主播。

  他心想,这家伙不会去四川学过变脸吧?不过,此时此刻,她光洁的脸颊上,似乎氤氲着一层温柔的光彩,看上去很美啊。至于自己被高跟鞋,已经踩青了的脚指头,似乎也没那么痛了。

  左右的寒暄,让吴浩云紧张的情绪,一下子就放松下来。

  他们聊起以前爱心司机们到电台做节目的往事。艾国欣都耐心地听着,他用一种近乎慈父般的目光,欣赏着侃侃而谈的左右。后者与他的目光交错,他赞许和鼓励的点点头。左右也知道,终于到了可以切入主题的合适时机。

  “吴师傅,十年前,您帮过一个叫金瑶的中学生吧?”左右为吴浩云添了热茶,轻轻问道:“有半年的时间,您一直接她放学,送她回家,对吗?”

  一时间,吴浩云似乎陷入了回忆中。他尽力地在脑海中,搜索着曾经的过往。一种莫名的情绪,在他有些浑浊的眼眸中,蔓延开来。

  “就是这个小姑娘找我吗?十年了,我还以为,不会再见到她了。”吴浩云苦涩地笑了,却难掩关心与在意:“帮?她跟你们说,我帮了她?这孩子啊……现在过得还好吗?”

  “看来,您确实还记得金瑶。”左右浅浅一笑:“她考上了春风高中,又上了帝都大学,还被学校送到英国交流学习。今年夏天,她刚刚回来。”

  “她终于考上了春风高中。还上了名牌大学……好啊,好啊……”吴浩云百感交集,眸光复杂,似乎有浅浅的泪光,若隐若现。

  “是啊,学成归国,第一件事就是寻找帮过她的吴叔叔。她说,在帝都最想见的人,就是你。当年,中考后她突然和你失去了联系,也一直牵挂着你。吴师傅,你对金瑶来说,很重要。”艾国欣缓缓道,他的话震动了吴浩云。

  “我不知道她姓金,只知道她叫瑶瑶。中考前一天,送她回家后,我就病了,后来住院一个多月。再后来,我也找过她,可我不知道,她考上了春风高中。我在光明中学校门口,就没再遇见过她。我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这孩子,那天下雪了,雪特别大。我都不接活了,只想歇口气就回家去,可这孩子不知为啥,一脑袋就钻进了我的车,吓了我一跳。”吴浩云叹了口气:“缘分吧……”

  “金瑶的父亲也是一位出租车司机,只不过十年前因为车祸过世了。他生前开的出租车,和您当时开的出租车,车牌号就差一个数字。”左右犹豫再三,终于还是讲了出来。

  “啊?还有这事!”这回,轮到吴浩云震惊住了。

  他嗫喏着嘴唇,手指都有些颤抖:“瑶瑶,瑶瑶从没有……跟我说过。我一直以为,她爸爸……在外地工作。这孩子,心里这么苦……我真不知道。我……”

  “没有找到你,金瑶心里一直很忐忑。”艾国欣继续道:“她不知道为什么,像父亲一样陪伴自己,半年之久的吴叔叔,怎么会突然不告而别。就像,当年……爸爸的突然离开。她甚至担心,会不会自己做错了什么,让吴叔叔讨厌她,才会突然消失。所以,后来她就不再找你。也一直带着这个疑问,去英国读书。”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讨厌瑶瑶!”吴浩云蓦然起身,激动地摇着双手,结结巴巴解释:“我……喜欢,喜欢瑶瑶。她跟,跟,跟晓晨那么像。我怎么……可能讨厌她。这是个误会,误会。瑶瑶什么时候过来,我,我给她解释。”

  华光燊手疾眼快,赶紧扶住吴浩云的手臂,又把他稳稳地送回了座椅。

  “别激动,老吴。一会儿,你就能见到金瑶了。不过,你能先告诉我们,当年发生了什么事情吗?”艾国欣不经意地看了一眼吴浩云身后的芦苇屏风。

  “你们说,是我帮了瑶瑶。其实……”吴浩云喝了几口茶,稳定了自己的情绪,长长叹了口气:“还不如说,这孩子是老天爷看我可怜,给我扔了根救命的稻草啊。如果没有遇到瑶瑶,我的人生也早就结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