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有微光

21.第贰号事件

爱有微光 胖虎22爷 3233 2019-09-03 11:11:12

  吴浩云与金瑶相见,两人百感交集。

  从上午一直聊到了下午,他们都给对方讲着,分别后各自的生活与变化。他们滔滔不绝,似乎有着说不完的话。纵然没有血缘,但骨子里不可知的亲近,同样令人心生温暖。

  喵喵认真地听着,她发现善良的人果然运气都不差。无论是吴浩云,或者金瑶,他们日子都还不错,虽然离大富大贵还有距离,但至少生活无忧,平安快乐。

  不知不觉,天色已晚。一起吃过了午餐和晚餐的众人,虽然依依不舍,但也终归到了分别的时刻。吴浩云与金瑶各自留了联系方式,反正以后的日子还久着呢,所谓来日方长,还好自此之后他们都在帝都。回家了。

  华光燊负责把吴浩云送回家。艾国欣却将金瑶和喵喵单独留了下来。左右不知什么时候,悄悄离开了还没回来。

  艾国欣开门见山:“小金,你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安排吗?本来,可以直接让你和吴师傅见面,却大费周折弄出了这么一处有悬念的戏?”

  金瑶困惑地摇摇头。

  “你在英国是不是有个男朋友?他叫陈希,古都人。他和你是同学,你们都是学生物科学的。”艾国欣慢悠悠道。

  金瑶愣住了,她低下头,神情有些纠结而郁闷。

  “你决定回帝都,但他却想留在纽卡斯尔。因为意见分歧,你和他吵了架,不欢而散,所以独自回国。”艾国欣淡淡一笑:“陈希从你的电子邮件里,找到了我的联系方式。他给我打了电话。”

  “抱歉,艾老师。陈希做事一向独断专行,从不考虑旁人的感受,如果他打扰了您,我很抱歉。”金瑶抬起头,微蹙着眉,眸光里却充满了歉意。

  “姑娘,我想让你听一段电话留言。”艾国欣从容地取出手机,按了免提键。一个男人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出来。

  “艾教授,我知道,我这样做……瑶瑶会很不高兴。她会觉得,我过于干涉她私人的事情,或者,觉得我很自私。其实,我希望她跟我一起留在英国,是不想她回到帝都,再想起以前不开心的事。我不希望,我爱的人不开心……”

  “瑶瑶是个聪明的女孩,学习很努力,她在纽卡斯尔也有很多朋友。但……其实,她并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坚强。十年前,瑶瑶爸爸的意外离世对她来说,一直是难以解开的心结。或者,潜意识里,瑶瑶一直认为,爸爸是因为保护她才离开的。对于一个十五岁的孩子来说,这种怀疑与纠结,几乎可以毁了她的以后的人生。”

  “但瑶瑶很幸运,她遇到了那位好心的吴叔叔。不仅因为,他开的出租车和她爸爸以前开的车,车牌号只差一个数字。还有吴叔叔对她的关心和爱护,让瑶瑶重新感受到了父爱,帮助她走过了最黑暗的岁月。可是,就在她中考结束,这个吴叔叔再次消失了。这对瑶瑶来说,无疑又是一次打击。”

  随着陈希的叙述,金瑶的头低得更深了。默默的,长串的眼泪滴落在她的胳膊上。喵喵心疼地扶住她的肩,用餐巾纸轻轻为她擦拭着泪水。

  喵喵不忍心,她求助地望向艾国欣,希望他能尽快结束这个残忍的话题。但他并没有回应。电话里的录音也一直在继续着。

  “瑶瑶觉得,一定是自己做错了什么,才会让吴叔叔也突然消失了。她看上去很自信,很开朗,爱笑。但其实,她害怕黑暗,害怕独处,害怕别人的拒绝。精神紧张时,瑶瑶会整宿整宿的失眠,脱发,甚至厌食。她严重的自我怀疑,甚至还会导致情绪失控,突然的爆发。我很担心她,希望陪她去看心理医生,但每次都被她拒绝了。我不理解,她害怕什么……”

  “所以,毕业后我不希望她回帝都。因为,这里是她的伤心地。大不了,我们可以把瑶瑶的妈妈也接过来,我相信自己有能力照顾她们母女。而且,万一那个吴叔叔找不到呢,就算找到了,他会理解自己在瑶瑶心目中的重要吗?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未知数。我不希望,我的瑶瑶再遭受一次新的打击。所以,我才会用分手的方式,迫使她留在英国。但是,倔强如她,骄傲如她,竟然不告而别。”

  “艾教授,我反思了很久。也许,是我错了。我不该把自己的想法强加给瑶瑶,即便我觉得自己,我是最爱她的人。然而,爱不应该自私,不应该是束缚。哎……我由衷地恳求您,帮帮瑶瑶,不是要帮瑶瑶找到吴叔叔,而是帮她找回自己的初心。她还年轻,未来的路很长,我希望她的余生,不管有没有我的陪伴,都能快乐和幸福。所以,由衷感谢……希望您能体谅一个男人对心爱的女人,毫无保留的爱护与真心。”

  听到最后,金瑶的眼泪更加汹涌了。她咬着嘴唇,控制着让自己不会痛哭出声。

  “小金姐姐,我觉得你误会了你男朋友。他是个很好的男孩子,真的。”喵喵轻轻道,忍不住地,她也在抹着自己泛红的眼眶。

  金瑶缓缓抬起头,凝视着平静的艾国欣:“艾老师,是我错怪了陈希,也错怪了吴叔叔。自私的人是我,不信任他们的人也是我。对不起……”

  “傻姑娘,从头到尾,你都没有错。没有人该说这句……对不起。”

  “你只是个曾经受了伤的孩子。你的爸爸,因为爱你,无怨无悔用生命保护你。他希望你平安快乐,他的父爱是伟大的。你的男朋友,他也很爱你,只不过你们的沟通出了问题。不过,经历过这一次分开,他也意识到了,过度的保护,并不是真的爱,而是一种束缚。”

  “你的吴叔叔,更是个善良的人。也许,命运之初,对你们都不够公平,但你们却用自己的善良,成就了彼此的幸运。你们用真心,拯救了对方的脆弱与困顿。这一切,都缘因善良。好了,回家了,孩子……你平安回家了。一切都会好起来!”艾国欣缓缓道,他的话掷地有声。

  金瑶的眼泪慢慢止住了,她紧紧盯住艾国欣的眼眸。老人的眼睛宁静无澜,仿若晴空万里,温暖而明亮。她看到了信念与慈悲。她深深地吸着气,终于觉得胸口不再压抑,她看到了一抹灯光,照亮了前路。回家了,终于回家了,真好。

  “我明白了,艾老师。我会好起来的。”她一字一顿回答着。

  “当然会,你在帝都不会孤单。你有家人,有朋友,还有一个勇敢的护花使者啊。”艾国欣爽朗大笑着:“婚礼一定要请我们参加啊!”

  恰在此时,门声一响。左右引着一个陌生人,走了进来。那人风尘仆仆,身后拖着两个大箱子。一头一脸的汗水,眼睛里却充满了焦灼与期待。

  “瑶瑶……”

  “陈希……”

  “我去,艾老板,真有你的。”喵喵眼睁睁看着激动的男女,不约而同扑向对方,紧紧拥抱,喜极而泣。

  她带着哭泣的余音,哽咽着:“这样也行啊?左右,原来你早就知道……你们都瞒着我啊。”

  “还有那头哈士奇。”左右挑挑眉,粉红的唇瓣泛现一丝浅笑,却不再那么寒冷了。

  “行了,别当电灯泡了。”艾国欣眨眨眼,挥挥手,带头轻手轻脚走出了房间。

  夜色阑珊,星空璀璨,心情畅快的人们都深深舒气。

  “大爷爷,您真厉害。”喵喵突然朝着艾国欣双手点赞,钦佩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他们无论男女老幼,都喊您大爷爷。确实牛!”

  艾国欣还没来得及回答,他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喂?赵主任啊。怎么,有人需要帮忙找您了?好,我知道了,好……那明天一早,会议室见。”

  “不会吧,这爱有微光喵喵团生意兴隆啊。我们还没准备,这第贰号事件就上门了?”喵喵眨着眼睛,大叫着。

  “大爷爷,需要我们准备什么?”左右依旧很冷静。

  “罗奶奶和杨爷爷,他们要闹离婚。他们的儿女,想请咱们做调解员。”艾国欣微笑道。

  “啥?两个人加起来都快一百四十岁了,还闹离婚?劈……劈腿的是哪一方?”喵喵吃惊道。

  “亏你想得出来,劈腿。当心杨爷爷听见,先劈了你!”左右冷嘲热讽。

  “一时半会说不清楚,这么晚了,又累了一天,都回去休息吧。”艾国欣摇摇手。

  “左右,下班了?”众人身后,传来悦耳的男中音。

  大家回身,看到星光之下,站着玉身长立的向一鹄。他穿着运动衫,用荧光黄的发带扎住头发,似乎刚刚锻炼回来。比之平日的优雅与绅士,此时更多几分活泼与生动,更帅得平易近人以及一塌糊涂。

  “大爷爷,我买了鲜切水果,一起回去吃吧?”向一鹄拎了拎手中的透明袋子,果然有鲜艳欲滴的果子。

  他看了看笑容凝固的喵喵,浅笑着:“小猫儿,还有意大利手工冰淇淋。来不来?”

  喵喵盯着向一鹄,只觉得鼻子又开始酸涩起来,她耸耸鼻尖儿,苦着脸:“我肚子疼,先回去休息,再见。”

  然后,少女就像敏捷的小野猫一般,不等众人回应,已经逃回了巢穴。

  “不带这么虐狗吧?刚撒的狗粮还不够吗?这又要再撒一把限量版的。弄死我算了,不要活了!失恋了,失恋了!”喵喵脑海之中,向一鹄的桃花眸,依旧波光闪烁。她只觉自己的心肝脾肺肾,都要伤心碎成渣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