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有微光

22.就爱捡垃圾

爱有微光 胖虎22爷 3767 2019-09-04 15:50:51

  第二天,社区服务中心的会议室里。

  众人目瞪口呆,望着坐在桌对面,互相谁也不理谁的两个老人。就像,两个正在斗气的两个老小孩。

  杨爷爷73岁,罗奶奶66岁。两位老人都已经退休多年了,有一儿一女,儿女们早已成家立业,工作顺利,生活无忧。还有,孙子6岁半外孙女6岁,一个刚上小学一个即将幼儿园毕业,孩子们聪明伶俐,人见人爱。

  老人跟着儿子过日子,女儿住得也不远。每个周末,大家庭都要聚会一次。要么在家里打牌自己做饭吃,要么就去附近的饭馆搓一顿。看上去,这绝对是一个传统美满的大家庭啊。

  可今天,老两口居然气呼呼来到这里,为了……闹离婚!?

  杨爷爷一看就是老帝都人,穿着一身灰色的半截袖唐装,又凉快又素净。满头银发,手腕子上戴着盘了多年的蜜蜡手串,掌心藏着两个文玩核桃,骨碌碌转着,油亮油亮的。若在街心公园碰见这位老爷子,他老人家铁定拎着心爱的画眉鸟,提笼架鸟在遛弯儿,就是老帝都人喜欢的范儿。

  罗奶奶没有老伴儿那么讲究,但齐耳短发也整整齐齐用黑发卡别在后面。她穿着花色的七分裤,和画着笑脸儿的圆领文化衫,还斜挎着与年纪不相符的漫画帆布包。喵喵眼尖,一眼就发现罗奶奶发旧的猫头帆布包,和自己挂在椅背上的包,一模一样。

  完,和老奶奶撞包了!

  趁人不备,喵喵手疾眼快把自己的包包扔进了桌子底下。

  华光燊给气鼓鼓的两位老人分别沏了茶,可惜他们谁都不喝,都气势汹汹盯着对方,恨不能用自己犀利的目光,好好给对面的人来个彻彻底底的鄙视与怒目。

  “这个……”面对犟劲儿中的老夫妻,纵然是艾国欣,也有些棘手呢,不知该从何说起。

  “老艾,你可是咱们二条有名的大爷爷,简直就是包青天在世。那今天你就给咱们断断这个理。是我这老头儿不讲道理,还是她这个老太婆无理取闹!反正这日子,没法过了!”杨爷爷气哼哼地一拍桌子,连茶杯都震颤了几下,吓得华光燊赶紧去扶。

  “爱过不过,你以为别人能受得了你的暴脾气?看看没有我管你,你自己能不能活得了?”罗奶奶不甘示弱。

  “有话好好讲,大热天的吵架会肝气上涨,上火……”艾国欣站在两个斗气的老人中间,慢条斯理道。

  “上火?我都要被她活活气死了!上什么火,我看都要给我烧纸了!”杨爷爷生气地狠狠指了指罗奶奶:“我就不信了,没有胡屠夫还不吃混毛猪了!你走,走吧……带着你那堆破玩意赶紧滚,滚得远远的。我眼不见为净。”

  “你……你这个老东西。我伺候你几十年,现在红口白牙让我走?凭什么!我不走,这是我的家,要走也是你走!你滚!”罗奶奶被气得眼泪都掉下来。她一边抹眼睛,一边愤愤不平。

  “哎,我说这个老爷爷,您看您胡子都白了,都这么大年纪了,不懂男人要让着女人吗?”喵喵打着哈哈,试图拉架。

  “一个毛头小伙子,懂个屁!”杨爷爷耳朵不太好使,他瞪了一眼短发的少女,多少有些不屑一顾。

  “小伙子?我去!您老脾气不好,眼神也不济啊。看来在家绝对是称王称霸的主儿。您知道语言暴力吗?您对奶奶大呼小叫的,可以让警察叔叔来抓您了啊。”喵喵呲了呲牙,故意吓唬对方。

  “听声音,又是个丫头啊。一个姑娘家家的,弄得男不男女不女,你家大人怎么教你?大人说话小孩儿少搭茬儿!”杨爷爷这回听明白了,他吹着胡子瞪着眼睛,气势还真嚣张。

  “您这么说,可就过分了!”喵喵皱着眉,刚要说话,却被华光燊给呼噜一边去了,他朝着她挤挤眼睛,故意道:“老爷爷说得对,这种事情小屁孩处理不好,后面罚站去。”

  “爷爷,您听我说啊,好男不跟女斗……”华光燊俯身,在杨爷爷耳畔说着悄悄话:“这女人呢,脾气都任性,特别是那种不依不饶的,嘴皮子厉害的,您就别跟对方一般见识了,哎呦!”

  他话音未落,小腿就被人用高跟鞋尖狠狠顶了下。差点儿没跪倒在老人面前,吓了老爷子一跳,本能地躲了一下:“哎呦,我说,还没过年呢,这礼有点儿大,爷爷没准备红包啊。”

  华光燊扭头,瞪着站在一旁,靠着墙壁,抱着双肩的左右。后者神情淡漠,眸光犀利。

  “我这工作呢,别闹!”他没敢出声,用唇语朝着她,嘀咕着。

  但她慢悠悠从桌子上拿起一颗苹果,和一杆水果刀。动作优美地削着苹果皮。看得华光燊心虚不已。他盯着她手中银灿灿的的小刀,哂笑着直起身子,不再继续自己的话题。

  左右削好了一颗苹果,把果子递给罗奶奶:“奶奶,消消气,先吃个苹果,慢慢说。”

  她又慢悠悠地削着下一颗,动作娴熟而优美,果皮薄而不断。不多时一颗圆滚滚的果子便出现在掌中。

  杨爷爷伸手去接。但左右手腕轻松一旋,这颗苹果被放入了艾国欣手中。杨爷爷愣了几秒钟,有些尴尬,艾国欣浅浅一笑,也不客气地啃起了苹果。

  左右拿起第三颗,她眸光一闪,语调又轻又缓:“奶奶,家里的房子写的谁名字啊?”

  “姑娘,你说房本吗?是我的……这边的房子是我老爹老娘的祖业产,后来拆迁了,给了个三居室,我们一家就搬新房子了。”罗奶奶突然恍然大悟:“对啊,这房子是我的,要滚也是你滚,老东西。回家收拾东西,滚!”

  “爷爷,奶奶正在气头上,说话自然不客气……不过,这房子确实算婚前财产,如果您非要闹离婚,恐怕还真得计划搬家呢?那头大狗子,身强力壮,有他帮您扛东西,能省一个搬家公司呢。”左右削好第三颗苹果,依旧没有递给杨爷爷,而朝着华光燊招招手。

  后者狐疑之中,也多了几分兴奋,他伸手要去接苹果,却被左右瞪了一眼:“去,扔皮,洗刀!”

  左右把苹果一分为二,一半递给偷笑的喵喵,自己优雅地啃了一小口苹果,斜着眼睛瞄着目瞪口呆的华光燊,冷冷道:“今天的茶杯没刷干净,重新洗!”

  “我们……你们……”华光燊气急败坏地指指自己和杨爷爷,又指指开心吃苹果的喵喵:“你这没良心的猴子,等我腾出手来治你!”

  “该!谁让你看不起女人……活该!”喵喵吐了吐舌头,落井下石:“小姐姐,大狗子经常在背后说你坏话,欠收拾!”

  “孩子啊,那个姑娘是你女朋友吧?”杨爷爷叹了口气,拍了拍华光燊的胳膊肘,趁机低声挑拨:“脾气可真够大的!这以后过日子可不行啊。男人,就得有男人的样子。帝都的男人,那可是爷们儿,什么是爷们儿?那至少得是个爷啊!你这地位,都快成孙子了。”

  “爷爷,您误会了。她不是……”华光燊面红耳赤,刚要解释。

  “华光燊,你是男人吗?今天早上,我还没听到你给我请安吧?”左右坐到罗奶奶身边的椅子上,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

  华光燊的剑眉跳动了几下,他在左右犀利凝视中,莫名其妙败下阵来,叹了口气低着头搓起来果皮和水果刀,瓮声瓮气郁闷道:“老大……早上好!”

  然后,他丧眉耷眼的,灰溜溜去倒垃圾洗水果刀了。

  看得杨爷爷唉声叹气:“哎,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这还是爷们儿吗,丢人……丢到姥姥家去了。”

  “奶奶,现在是新时代了,男女平等,婚姻自由。如果在家庭生活中,女性得不到应有的尊重和理解,我们赞成女方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困扰,离婚是其中一种方式。放心吧,我的朋友里有专打离婚案的大律师。他一直旨在维护女性利益,定会让自高自大,自私自利的老封建老顽固净身出户,自作自受去!”左右话中有话,字字珠心。

  “你……你这个丫头说话太损了。人家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你……你居然怂恿我们两个老的离婚!太过分了,老艾,老艾啊,亏你还是二条的大爷爷,怎么带出来的人,这么不着调呢?”杨爷爷被气得不清,他霍然起身,指着左右咆哮着。

  “爷爷,我家小姐姐可没说您是那种老顽固老封建啊,难道……您老人家自己都认了,是那种自高自大,自私自利的……老……”喵喵小心翼翼看着杨爷爷,故意调侃着。

  “你……你们……气死我了!”杨爷爷一屁股又坐回座位,连花白胡子都抖动着,貌似心情激愤不已。

  这回,坐在一边的罗奶奶可坐不住了,指着生闷气的老爷子:“老东西,你生什么气?人家又没指名道姓说你,你就做贼心虚了。降压药带着呢吧,该吃了。”

  “行了,你们开玩笑也有个度,别真气着杨爷爷。那罗奶奶可会心疼的。”艾国欣朝左右和喵喵微微蹙眉,笑中带着几分责备。

  他给杨爷爷又到了一杯温白开,递到面前:“杨师傅,您爱人还是心疼您的,赶紧吃药吧。”

  “爷爷啊,您看还是奶奶心疼您吧,您还想和人家离婚啊?难不成还想找个小姑娘呗……小姑娘说话可都不饶人!您就不怕被气……得烧纸?”喵喵笑着调侃,却被老人立刻打断。

  “我呸……老头儿我一把年纪了,找什么小姑娘。如今这丫头片子嘴子皮,跟小刀子一样。也就那样的小子能受着。我一天,不!一刻也受不了!我还不想得脑梗呢!离婚,离婚,如果不是她先跟我闹着说离婚,我能提吗?”杨爷爷从口袋里拿出降压药,吃了一片,委委屈屈道。

  “谁让你说我是捡破烂的?谁让你不许我捡垃圾?谁让你不支持我的环保事业?”罗奶奶盯着杨爷爷吃药,嘴里却嘟嘟囔囔着,显然更委屈的样子。

  “你们听听,你们听听啊。你说你一天到晚往家里捡人家不要的东西,把家里堆得那是乱七八糟的。人家扔的垃圾,你却当个宝,不是捡破烂的是啥?还环保事业,这捡垃圾还捡出功臣了不行。我看你都快成破烂王了!看看,你拿的包,捡的!脚上的凉鞋,捡的!咱们家又不是没钱,你这不是活生生丢我的人吗?”杨爷爷指着罗奶奶,恨铁不成钢地嚷嚷着。

  “爷爷,您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怎么捡人家不要的东西就是破烂王呢?这废物利用,再次回收,它就是助力公益环保啊,奶奶这么做她没毛病!”华光燊捧着洗干净的茶杯和水果刀,刚好进门,他态度明确,立场坚定。

  “小伙子,你这叛徒当得可够快啊!”杨爷爷瞪大了眼睛,戳了戳华光燊的胳膊。

  “哼哼,这老爷子一定不知道。这大狼狗才是二条最名副其实的……破烂王吧!”喵喵皮笑肉不笑,在左右耳畔低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