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爱有微光

25.剧情有反转

爱有微光 胖虎22爷 2559 2019-09-07 12:39:47

  向一鹄一语惊人,餐厅里的人,议论纷纷,交头接耳的。

  “我去!”喵喵愤怒惊呼,还想反驳。可惜后面的话,被向一鹄恰好勒得吐着舌头,又尽数咽回了肚子。看上去,倒也有几分心有灵犀的打情骂俏。

  “向一鹄,你混蛋!”红衣女人看着面前两人亲密无间、卿卿我我,毫无违和感。

  “你居然喜欢男人……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她对向一鹄的话也信以为真,突然就暴跳如雷了。

  这也太伤自尊了,怎么着自己也是有才有貌的美女一枚啊。这混蛋信誓旦旦说喜欢眼前的少年。这什么狗血奇葩的剧情啊?

  “我……暗示过你,可你……执意要和我在一起。我也不想伤你的,miss胡,抱歉,真心的。”向一鹄一边紧紧抓住喵喵,一边游刃有余保持着优雅腔调。

  红衣女听闻此言,更加怒火中烧。她左右环顾,拿起他面前的柠檬水,就要泼向相拥的两个人。

  但向一鹄与喵喵,几乎动作一致同时闪开,两人幸运躲过。但不知为何,莫名其妙的,本来被喵喵手中抓着的一整杯柠檬水,也一股脑全泼到了红衣女子的身上,她尖叫一声,满头满脸淋淋漓漓,满目狼狈。

  “亲爱的,你太激动了。”向一鹄故作声势,朝着喵喵眨眨右眼。后者郁闷得五内俱焚,心说还不是被你陷害。可惜一时气急,无法解释。这锅,也只能先接下来。

  “你!”女人抖着身上的水,和长发上沾着的柠檬片。尖叫的声音,响彻了整个餐厅。

  “嗯,我会替她买单,赔偿miss胡的损失!”向一鹄无辜地朝着喵喵的方向,努了努嘴,笑得那简直颠倒众生。

  “不是我!我不是!”喵喵叫苦连天。

  可惜,女人无心恋战,也实在忍不了浑身湿漉漉的狼狈样,再有涵养的女神此刻也要爆炸了。她咬着牙,气急败坏冲向门口的方向。

  向一鹄满眸笑意,他轻松放手,喵喵吐着舌头,脸色铁青跳着脚,四处寻找趁手的兵器。两杯柠檬水都用完了,只剩下红酒瓶了。她不假思索一把薅起,架势十足就要轮向长身玉立的男人。

  向一鹄挑眉,他看得出她不过狐假虎威,想吓人而已。但一道红色身影去而复返,手里还高举着自己亮闪闪的铆钉限量版包包。这个兵器,看起来威力可不小。

  “向一鹄,想分手,行!那我也要先砸花这个小三的脸!”盛怒中的女人,在喵喵身后狠狠挥动着皮包。眼看就要,一击即中。

  显然,此情此景出乎向一鹄的预料。情急之下,他便顾不了许多,一把拽住喵喵的肩膀,用力拉向自己。

  少女成功躲过了包包的袭击,和男人一起跌进了座位。但听闷哼一声,原来,她手中的红酒瓶不偏不倚,意外砸中了保护她的骑士鼻梁,顿时鲜血长流。

  “流血了!”邻桌的五岁小男孩,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红衣女人和喵喵都愣住,完全出乎意料这场流血事件。经理、保安和服务生乌泱泱就冲了过来。经理焦灼地喊着,找医生找警察。向一鹄是VIP,在自己店里被打出了鼻血,这件事传出去餐厅的招牌都要碎八瓣。

  向一鹄叹了口气,自认倒霉。他推开喵喵,随便抓了几张纸巾,捂住自己受伤的鼻梁。

  “没事儿,都散了吧。”他不得不昂着头,有些鼻音未了。

  “是他打的,与我无关!”红衣女人首先醒悟过来,她紧张地抓住自己的包包,退后几步,嗫喏着:“两清了!向一鹄,我原谅你,再见!”

  眼看女人就要落荒而逃,喵喵跳起来还想去追:“你敢偷袭劳资!这事儿没完!”

  “回来!”身后一声经理的厉喝,吓得她果断停住脚步,又老老实实低着头走回来。保安们严阵以待,就差直接叉住凶手。

  “我不是故意的!”喵喵不忍看向一鹄,正用染血的纸巾,勉强堵住伤口的狼狈相。

  “她是我朋友,这是意外,我也并无大碍。”即便此时尴尬,向一鹄唇角依旧弧度微旋。虽然他的笑容没刚才好看了,不过带着孩子气的调皮,看上去老可爱了,令人无法拒绝。

  “薛经理,给我拿些冰块。还有,冰淇淋可以上了。”他温言细语,丝毫看不出怒气。

  餐厅经理微微颔首,示意保安放过肇事的喵喵。众人散去,啵啵本来执意要陪喵喵善后,被向一鹄婉言劝回了家。

  “看我干什么?过来善后啊!”向一鹄朝着冰桶挑了挑眉,言语之间,不见喜怒。

  垂头丧气的少女,只好嘀嘀咕咕走过来。她用毛巾装了冰袋,轻轻放在他鼻梁上镇痛。又用更柔软的药棉,换了那些弄脏的纸巾,堵住他的鼻孔。然后,又用湿纸巾,小心翼翼擦着他脸颊上的血渍。

  他坐着,她站着,第一次,他们之间的距离,近得可以在对方瞳孔里,看到自己小而清晰的倒影。

  即便受了伤,这个男人还是好看得让人不敢直视。喵喵的心跳又一次加快起来。

  向一鹄也发现,其实这假小子模样周正,算得上个俏妞,只不过打扮太中性,言语举止太英气。

  尤其,她有一双黑黝黝的大眼睛,像极了涉世不深的幼鹿,水汪汪的,清澈见底。可见,足足的俊秀胚子,长大了或许,还是自己喜欢的那一款美女。

  可不知为何,他就想逗逗她,仿佛她像自己每天去喂的流浪小奶猫一般,不揉两下毛绒绒的脑袋,听两声奶凶奶凶的抗议,生活便会太过无趣。

  他忍住哂笑,把自己的双手递到她面前,骨节秀美的一双颀长的手,也沾染了些许血渍。

  “光擦脸了,还有手呢……”他带着点委屈:“很痛的,知道吗?”

  “如果不是你泼她一脸水,她也不会跑回来偷袭我啊?如果你没拉我,最多我就是脑袋挨她包包一下子,我后脑勺肯定,比你这不堪一击的鼻子顶事吧!”喵喵撇着嘴,不满道。可依旧老老实实,用新的湿纸巾,擦着他的手指。

  “你威胁我,犯错会告诉左右,我害怕啊!”向一鹄故弄玄虚:“再说,你是脑袋硬吗?我看你是死鸭子嘴硬吧!“

  “你不说这是意外吗!”她像一头颓废的小猫头鹰,一下子泄了气嘟囔着:“我没想真砸你的头,不过吓唬你。谁让你……谁让你……说我是男的,你这是诋毁!伤人自尊!”

  “好吧,抱歉,小姑娘,是我思虑不周,但有效,对吧?咱们是朋友,你就当助人为乐!”向一鹄浅笑,目光狡黠,他把冰淇淋推到她面前:“吃吧,吃完我送你回家。”

  “那……我赔你医药费!”她看了一眼他青肿的鼻梁,实在于心不忍。

  “小傻妞儿,想什么呢?”他忍不住笑,却牵动了伤口,吸了吸气,又故意问:“那……你还会告诉左右吗?”

  她咽了咽口水,似乎在做强烈的思想斗争:“那,你保证不会再约会别的女孩子?”

  他故作认真,思忖了片刻:“好像……不能!”

  “你!那我就告诉左右,你是个渣男!等你鼻子好了,如果你对不起小姐姐,我还会打你!”喵喵皱着眉,义愤填膺状。

  “好啊,你就告诉左右吧,我送你去见她……”向一鹄眨眨右眼,眸光淋漓:“快吃冰淇淋,要化掉了。”

  哎,如果坏蛋长得好看,坏起来的样子都够迷人的。喵喵的眉梢跳着,貌似正上演着激烈的心理斗争。

  “虽然我是个吃货,虽然你长得好看,但我也有原则。不许你欺负小姐姐!”她狠狠挖了一勺百香果冰淇淋,郑重宣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